黃能傑牧師與元配楊儼寒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錄自張瑞雄著《台灣人的先覺-黃彰輝》:望春風,2004年,p.50-66

第一代宗教家黃能傑牧師與元配夫人楊儼寒」。分二:1.黃能傑牧師自述的履歷、2.一位法師歸基督的故事。

按:關於黃能傑(誌誠)牧師(1853-1927),得參見《教會史話》175, 455 456, 457, 458, 459。關於黃能傑的元配楊儼請參見《教會史話》458黃能傑牧師娘小傳關於黃能傑的裔,參見《教會史話》 470, 471


黃彰輝的祖父,名能傑,字誌誠,生於1853年。他的出生地是延平郡王國延長的清帝國統治下,台灣南部的東港龜怡庄。黃家祖先從金門移民到台灣,到黃能傑已經過了七代,最少都有200年光陰,從1600年代就定居於台灣。如此,黃家是早一代的移住者,算是己經『台灣族羣化』,也在文化社會上『本土化』了。當地人認識他是做道士的,以東隆宮(註一)為中心,服務一些心神不安、身體欠佳的人。因為,這些人通常被認為需要宗教治療。他自認為比別人聰明,有能力吸引群眾的注意,進而使他們相信,他這位道士的神明更厲害,更有能力。他習得種種的法術,最得意且獨特的,就是『雞蛋登竹竿』的神術。不過,後來,他坦言那技巧是事先準備蜘蛛絲於竹竿上,然後將蜘蛛放進蛋殼裡,讓牠做出奇蹟一般的表演。黃能傑所建立的『法術』,尚有以『醫術』輔助的治水牛疾病的藥草。

由於他有專長,也有實績,他的家庭經濟尚佳。不過,在他的內心,一直有說不出的空虛;一方面他志願做個能幫助人的導師,他的良心不斷地要求自己,講話要誠實,做事要認真。他持守一個原則,每次的收費,都是依照他自己所開出的處方以及勸導,是否對於顧客有所幫助;另一方面,他與夫人遭遇子女夭折的痛苦,因而心存追求某一種真實、可靠的幫助。

英人宣教師馬雅各醫師來台是1865年,當時能傑才12歲,從他做道士,且已經結了婚,期望能生兒育女的情形來看,他接觸基督教的信息,大約是在他將近30歲的時候。按照記載,他是在1885年(當時32歲)入學台南福音書院(今日的台南神學院),同年,馬雅各來台也已過了20年。黃能傑本就是宗教家,在倫理、道德、生活指導的判斷上,已經有不少心得,再加上在文字與學問方面,也有相當的基礎與水準。

當初馬雅各在台灣傳道設教,是以台南為啟始中心點,不久,在台南遭遇困難,行醫傳道受阻,他轉移到高雄的旗後。旗後的對岸,在打狗的崗上,設有當時英國駐台灣的領事館。後來,台南人對外國醫生的態度漸轉和善,馬雅各就回府城行醫、傳道。按照東港長老教會的歷史,馬雅各於來台三年後的1867年,就與李庥牧師(Rev. Hugh Ritchie1867年來到台灣,1879年死於台灣)到東港行醫傳道。後來李庥牧師經常到東港主持禮拜,得到了當地的信徒協助傳道,租用茅屋舉行禮拜並建立禮拜佈道場所。接著於1871年,來了一個牧師,名叫甘為霖(Rev. Wm. Campbell),他在台灣南部一帶與台灣人交往、傳道。有一次於1878年,在台灣南部甯K縣(東港之南)的沿岸,台灣人發現有兩艘美國人的船,船長意圖將其中之一擊沈。他們就去請英人甘為霖宣教師來觀看。當時歐美對亞洲各國施行治外法權,不肯讓歐美人士受台灣的官吏審判,那船長向駐在打狗的英國在台領事館申訴,謊報該船是遭台灣人擊沈,船長應當可以領取保險金。為這一次的審判,甘為霖與當時的甯K縣縣知和台灣人合作,他替台灣人翻譯兼作證,結果是美國船長敗訴。當時,黃能傑是否已經跟甘牧師、李庥牧師或其他的宣教師有聯絡,那樁事對他有無衝擊,沒有記錄可資追循。但那樁事發生當時,他的年齡約25歲,且居住在離事件不遠的東港,當時的青年知識分子,應當是有接觸新聞的機會。不過,依此事件可證實,在日本佔據台灣的20年前,台灣人社會就是這樣,沿著海岸線就已經頻繁地跟歐美與世界各國,有了事物與人際的交往與接觸。

1887年,黃能傑從台南福音書院畢業後,一直到他離世,足足傳道40年。福音書院在學中(註二),他接受宣教師會(甘為霖牧師為代表人)差派去澎湖傳道,在任職澎湖期間,他喪失獨子約西(Iok-se)(註三)於海難。派遣到澎湖3年後的1890年,次子俟命在東港龜怡庄出生。黃能傑先後受差派在澎湖、竹仔腳、鳳山、楠梓,及旗後各教會傳道與牧會。他被封立為牧師,是在19031228日於楠仔坑(楠梓)舉行。那日所照的記念相片,現在保存於總會長老教會的資料館裡。楠仔坑的教會是他、師母與兒子俟命所開設的,很感人的是,當時俟命還只是13歲的孩子而已。

黃彰輝在《回憶錄》提起自己的祖母-儼寒,在家族裡她是位很重要的長輩。根據彰輝的母親的口傳,祖父黃能傑改信基督教的決心,背後有妻子儼寒的善導與力勸,並且她對兒子的教育也相當獨到。

當丈夫於福音書院在學時,1887年與獨子三人赴任澎湖,在一次渡海過海峽途中遭大暴風襲撃,幼小的獨子在海浪中喪生,在將被溺死的瞬間,不但不怕死迫在眼前,還安慰周圍的同難者說,主要來接他去了。剛巧儼寒女士遭喪子之痛的時候,她肚子裡有妊,正是次子俟命─彰輝的父親(註四)。在台灣聖徒的傳記裡記載,約13年後(1903年),能傑、俟命父子在楠仔坑(今日的高雄市楠梓區)開設教會。俟命雖僅是小學生,他的活動表現,已經被認定將會是有成就的宗教家,不幸儼寒女士就在楠仔坑開設的最盛時期逝世。

儼寒女士除做『師母』、『女傳道』以外,也是一位受庄民愛戴的助產士。她不推不辭地為有喜的家庭服務,也為有病的婦女伸出幫助的手。當儼寒女士逝世的時候,依據黃彰輝牧師傳述他母親所告訴他的話說:『整個楠仔坑的庄民,無論基督徒或非基督徒,都為她的死哀悼了一個月之久,他們也在墓地建立一個碑,高十米,向著庄的中心大道,來記念她。』(p.24)黃能傑牧師的講道影響很多的楠仔坑庄民,但以生活體現出道的師母,更得感化了整個庄,她真是道道地地的宗教家。

黃能傑在財政上有能力,辭去了楠仔坑教會牧會之職,移去旗後,他是做『非全職的』自由傳道。這是因為他在財政上有優裕,不必依靠教會的謝儀來糊口或養育子女。依據他的三子黃祺昌(於2002年時已93歲)所說,黃能傑(父親)在高雄市街上有棟房子出租,有租金的收入。又依據他的孫子黃澄輝(黃俟命的五子)所說,黃能傑(祖父)的家庭有甚多的農田財產,在大戰以前,設有佃農耕作管理。

回溯100年前的台灣,優秀的年經人,若沒有地主或官吏的背景,除走宗教家一途以外,就沒有其他出路。因為當時的宗教家,可兼任教育、醫療、冠婚葬祭、心理分析、占卜、氣象地理、講述、俳演等等於一身。擁有相當長的海岸線的台灣海島,對於有學習心得的黃能傑,這正是形成他內心的台灣精神的土地,自從他接受基督教成為一個西式的宗教家,就大大地開啟他的眼界,使得他能發揮思考與學問、事奉社會、參與社會改進等等的志趣。

在《回憶錄》裡,黃彰輝提起他的第一位神學教師,就是祖父─黃能傑。他回憶在1011歲時,祖父黃能傑約70歲,在高雄的旗後任牧師,按照每年的慣例,父親黃俟命牧師的一家在那裡渡一個月暑假,那兩個夏天,孫子彰輝是獨一的學生。旗後半島尾的山上有一座燈台,那裡有300石階可登上去。登上大約半路,在左邊有一個古廟,廟的右邊對面就是祖父黃能傑以前牧會的教會,可容納80100人做禮拜。與禮拜堂連在一起的建築物就是牧師館。教會的旁邊有一座兩層樓的洋房,是以往英籍宣教師使用為避暑的地方。那座樓上有寬闊的陽台,向高雄港看去的景緻真是天壤之別,尤其是港的對岸點起燈的時候,當涼風吹來,正是世上最好的教室了。祖父是講故事的高手,吸引是孫子又是學生的彰輝的注意力。故事的內容常常是這樣開頭:有一個青年本來是胡作非為、遊蕩,到他遇到一個人,叫做耶穌,然後他的生活改變了。聽起來像是位很單調的人,其實不然,這位青年花樣很多,因為他本來就是魔術師,會變魔術,像使雞蛋爬上竹竿,每每使聽者入神。然後,又有新的魔術故事,又引他入神。提到耶穌,有反高潮(Anti-climax)的感覺。但是,以耶穌為中心的宗教家,像黃能傑富有創意的過來人的經歷,到底不會單調無味的,反而是很精彩、生動,富有啟發效果的。

祖父黃能傑對『小神學生』所要強調的,就是以前他當道教的宗教家的時候,他是以『學問與神術』為貴。到遇見基督以後,他不標榜他的『學與術』,而全心、全情、全意追究宇宙的真道與創造主的奧妙,也真心誠意地事奉人群。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