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阿公林朝乾醫師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珍格 「我的阿公」《聖恩台美長老教會季刊》7期 2005年2月 p.9-11
按:「我的阿公」(原文並無寫明其名)就是林朝乾醫師(1901-1966),1939-1941年擔任彰化基督教醫院第六任院長。請參見 林朝乾長老(醫師)小傳。LES 記

上回回台灣,大哥交給我一個金屬盒子,四分之一個手掌大,裡面放著一片泛黃的消毒紗布,和心型的切藥瓶器,這是阿公以前看病人時,隨身攜帶的東西之一。回到美國,每次,只要握著這個盒子,就熱淚盈眶。一個溫暖的人,是多麼令人懷念啊!

阿公出生在嘉義,從小聰明過人,又喜愛唸書,可惜,父親(林守義)早逝,由母親(李太夫人月)辛苦扶養長大。因此,比別人更加勤奮,所以,從小學到醫學院,一直成績優異。母親是一位敬畏上帝的基督徒。由於母親愛心的教導,阿公從小就有非常堅定的信仰。

阿公年輕時,長得瘦高俊美,個性開朗風趣,喜愛打網球,所以和許多英國來的宣教士成為好朋友。其背影常被誤認為英國教授,這可能跟祖先有荷蘭血統有關。他的字跡工整,思路清晰有條理,他在1940年完成紀錄彰化基督教醫院沿革的重要文獻,成為研究台灣早年日據時代醫療環境的寶貴資料,現仍保存在彰基醫院的院史館中。

1939年由於日本反英情緒高漲,外國宣教師的生命受到嚴重的威脅,因此英國宣道會要求所有的外籍宣教師儘速的離開台灣。外國差會對彰基的支助也全部停止,須自立經營。此時,阿公39歲臨危受命,接任彰基醫院第六任院長。他承襲彰基的傳統,每天清晨上班之前,與員工一起為這一天的醫務禱告。而後,和院牧蔡兩全牧師帶領大家做禮拜、傳福音,並且為病人祈禱。阿公認為一個生病的人,不僅要肉體得到醫治,也要心靈得醫治,才能成為健康的人。他一生致力於醫療傳道,鼓勵病人親近上帝,讓心靈得醫治。他的為人言行合一,以身作則,感動許多人,加入醫療傳道的事工。在完全自給艱困經營情況下,阿公對貧窮無依的病人,乃給予妥善的照顧及免費的治療。他真誠的效法耶穌基督,用愛心來服務人群,因此,當他離開彰基醫院後,大家仍很想念他。

阿公卸任院長多年之後,一天下午,英國醫生蘭大弼(Dr. David Landsborough IV)來拜訪,和阿公提到重建彰基醫院的需要和負擔,阿公聽了,毫不猶豫的打開家裡的保險箱,將裡面所有的現金,用布包好,交在蘭醫生的手中。此一舉動,使蘭醫生大受感動,因為蘭醫生本來很灰心,其他人都豪無反應,而今重新點燃他的信心,再來推動重建彰基醫院的事工。這件事聽說也記在蘭醫生的自傳中。當彰基醫院院史館的陳美玲館長到英國訪問蘭醫生時,他仍親口回憶述說此事。

阿公是我的最好玩伴和朋友,除了大哥是長孫外,阿公就屬最疼愛我了。爸媽忙上班,哥哥姊姊忙上學,阿媽及佣人忙料理家務,我最閒,整天樓上樓下遊走,看誰有空陪我玩。阿公的診所在樓下,祇要有病人一來,阿公馬上吩咐佣人黑毛帶我到樓上去。等病人一走,就是我和阿公的時間了。他會把我抱在膝上搖,問我要去哪兒?我總是說:「台北」,有時他太累了,他就說:「今天到台中就好,台北太遠了。」他也會邊搖邊吟詩。許多台語的兒詩,我迄今仍能琅琅上口。診所外面小販推來賣的甜點,阿公最喜歡粉圓削冰和熱花生湯加油條。阿公也愛下圍棋,每天黃昏吃晚飯前,總有人來和阿公較量。有時觀戰的人多,診所就會很熱鬧。有一次,阿媽要我叫阿公吃飯,我連叫了三次,阿公都說好,但沒有起身。阿媽又一次催促我,不知從哪裡來的想法,我用一雙小手把棋子全盤弄亂了,客人們一臉驚訝的看阿公怎麼修理我,祇見阿公用大手輕輕把我抱起來說:「好吧!我們吃飯去。」我被阿公肯定、接納及勝利的感覺真棒!可惜,以後下棋時間一到,黑毛就一直守著我,不准我下樓去了。

阿公一生最黑暗恐怖的時期,發生在1947年。當時有一群被囚禁在嘉義公會堂的外省人,發高燒生病了,阿公心地善良,想法單純,拿了醫務包,就去看顧他們。有人勸阻他:「外省人的事,不要管。」他沒有省籍的觀念,只知病人需要醫生。結果這群人得勢後,不但沒有記念阿公在他們最軟弱、需要時幫助他們,竟然誣告他,把阿公抓起來,下在監獄堙C一大群人被關在小囚室堙A每天來拖一個人出去槍斃。想到囚室裡一大群人,像動物似的死命擁擠、踐踏,以便逃生。及被拖到的人,求命的哀嚎,若被拖出去槍斃的人,是自己的親人或朋友,其傷痛、恐懼更是筆墨難以形容。經歷這些,深信“人”很難再是人了。阿媽日夜不眠不休的四處奔走,懇請三個人聯名保證阿公是好人,並且送進了無數的金條,終於把阿公救了回來。人是贖回來了,但是,阿公從此沉默,更加的沉默了。家人知道他歷劫歸來,身心俱灰,愁苦無比,都儘量的不打擾他。有些舊日的醫生朋友、圍棋伴從此失蹤,不再出現。

事件過後,有些親戚對這樣的政府很失望,紛紛離開台灣,到海外重新建立他們的家園。臨行前,來和阿公辭行,總是鼓勵他離開台灣。但是阿公很愛台灣,總覺得這裡是他的家,他要守著這個地方。

我不知道其他二二八事件的受難家屬,如何走出這樣的苦難,但我知道聖經上說:「因為人所做的事,連一切隱藏的事,無論是善、是惡,上帝都必審問。」傳道書12:14

至於我的阿公,他曾告訴我說:「珍格,一切都過去了,我現在在主的樂園中,這埵n得無比。不要為我不平,因為上帝已經擦去我一切的眼淚,並且用祂的帳幕覆庇我,沒有任何事能再傷害我。孩子!要信靠上帝,因為上帝是值得信靠的,直到我們在天上再相見。」

我要把這篇文章獻給我的大哥──林醫生。他不喜歡出名,默默的為台灣盡上心力,幫助有需要的人。更每星期一次開車上阿里山,到山區診所幫忙。我來美國20多年了,最懷念台灣的,還是像大哥這樣的古意人。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