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八舅林澄輝長老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何薛悅悅撰 「懷念我的八舅」 《林澄輝名譽長老 告別.感恩》2011年4月10日 撰者是林澄輝長老四姐林盛蕊的小女兒。按:林澄輝長老,1923年8月29日生,1961年1月31日和鄧璐德姑娘(Ruth Duncan)結婚,2011年3月23日在台去世。

上週二,波士頓(美東時間3月22日)半夜12點,大姐(薛惠惠)打電話來,問我要不要和舅舅講幾句話?因為要把點滴停了。我雖然心中有準備,但卻只說了:“舅舅:耶穌愛您,我也愛您,很想念您,上帝與您同在,我們為您禱告!”
對我而言,說再見是如此的困難。那夜和先生明治禱告後,我無法入眠,想到 我最愛的舅舅,心中滿了不捨,難忘過去的點點滴滴……
何薛悅悅撰 「懷念我的八舅」 《林澄輝名譽長老 告別.感恩》2011年4月10日 撰者是林澄輝長老四姐林盛蕊的小女兒。按:林澄輝長老,1923年8月29日生,1961年1月31日和鄧璐德姑娘(Ruth Duncan)結婚,2011年3月23日在台去世。
小時候,每次到台南, 舅舅 一定買月台票到火車站堥荓筆畯怴C只要一下火車,一定能看到他,他會馬上接過我們手中的行李,然後坐著“鄧姑娘”開的車到舅舅家。當車子停在氣味濃重又污黑的大水溝邊,我總是好怕掉到水溝堙A但有舅舅在旁邊,我就不用怕, 他總給我好大的安全感!
他很注重鍛練身體,或跳繩或割草,他的自律和勤儉,給我們很好的榜樣。每天早餐後,他總唸一段聖光日引,然後和舅媽為林家的大大小小提名禱告。這讓我從小至今,總有很大的信心,知道就是天塌下來我都不怕,因為神愛我,也聽禱告!這也成為我們“何家”的寶藏,使我們也成為很愛禱告的家庭。記得,女兒常問我,“Mommy, Did you pray for me?” “I could sense that someone was praying for me!”兒子也總會把禱告事項告訴我們,或問我們有沒有需要代禱的事。
我十八歲那年,在台南橄欖山營地的冬令會清楚重生得救!有誰有我這種福氣?在外婆及舅舅奉獻的營地,同時是祖墳所在的地方,在神面前立約?營會後,我回到八舅家,舅舅在客廳彈著風琴,先是“領我到髑髏地”,又彈著“必有恩惠與慈愛”……聖靈大大的動工,讓我唱得滿腔熱血,願意一生來跟隨主!感謝主!藉著此營地,讓多人蒙福!
記得20年前,他們曾到Cleveland, Ohio 來看我們,我們把主臥房的床給他們睡,第二天早上,他們好興奮的告訴我們, 我家當時兩歲的兒子,半夜堙A不知床上睡的不是爸爸媽媽,半夜跳上床,睡在他們兩人中間,讓他們享受了有小孩的一晚。我們雖很不好意思,但他們卻一點都沒有為難的意思,而且好開心!那次,他們回台後,又寄了一百本聖經給來美留學的學生!
幾年前,當我們知道他們即將把林家五百多坪的舊宅拆除,又把幾棵五、六十年的老樹捐贈時, 我們雖不捨,但他們的決定是如此的有智慧。他們說:“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現在的「徳輝苑」能住70位老人,是比住兩個人來得更有意義,不是嗎?”真是讓我們看到神的愛及恩典完全的流露!
2008年的5月, 舅舅、舅媽希望我能回台,在「德輝苑」落成時獻詩。我早一天到了台南,我以為他們會非常的忙碌,沒空陪我,但舅舅和舅媽一如往常,開車帶我去最好的餐廳吃飯。這次最不同的是: 沒有其他的人同行 ,我覺得我好像他們唯一的小孩 。他們兩人滔滔不絕的把林家的歷史及他們的戀愛史講給我聽。先說到我的五舅帶了吳勇長老信主,又是宋尚節博士來台佈道時的翻譯,而六舅是佈道時的領詩,還將詩歌錄成小唱片送給會眾。我問八舅,那你做些什麽?他卻沒作聲,但我相信他一定是位代禱者。他也提到他如何處理及買賣土地,幫助已故親人的小孩,完成他們醫學院的學業。當他們提到他們的戀愛史,兩人講得淚流滿面,並告訴我,那是沒人聽過的故事!十二年的戀愛史,真是神大能的手在扶持及他們的順服。因為這絕不是人的手能做的事,看到神的賜福,我們在主堛漱H,真是滿有盼望!他們的婚姻真是個神蹟!
那天中午,我們去的餐廳,好像是為我們特別開張的,居然沒有其他的客人。吃完飯,正要出門,餐廳的小姐說:你們的消費超過三千,可以免費為我們照相,沒想到那埵陳u的攝影棚,我就這樣榮幸的擁有了一張永遠留念的正式照片!更妙的是,當她為我們照相時,她問我說:這對夫妻是否是電視上報導的那對夫婦,我說是的!結果又為我們多照了幾張免費的照片,還寄到美國來給我!每次和他們在一起,總是特別蒙福!
去年 (2010年) 10月,雖然舅舅已不太記得我,但他如此的透明開放,讓我們抱他親他,他都完全接納,他也和我們唱詩讚美主。他的話不多,但在我臨走時,請我為他禱告、祝福。他是如此的謙卑、順服!我含著淚,拖著行李,頭也不敢回的離開了醫院……。
主阿!謝謝祢給我這麽好的八舅,他有祢給他的眼光,有從祢而來的智慧,把祢所賜給他的一切獻給祢,祢更賜他一位賢妻,處處幫助他,為他禱告。他對親人無微不至,對他兄姐的照顧,對他們的小孩,更像從己而出。我的腦海堙A會永遠存著他們兩人各拿著拐杖,而仍然手牽著手走路的背影,他們對話中的honey也會一直留在我心,他們的榜樣,讓我們也盼望我們的婚姻、我們的後代,都尊主為大!“至於我,和我一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約書亞記24:15b)
舅媽告訴我,舅舅緊緊的握著她的手,一直清醒到最後一刻鬆開手,帶著微笑去見主!雖然很想念他,但相信有一天會再見面!舅舅,我愛您!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