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思另類的校友-林肇興先生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郭榮敏撰 《南神通訊》16期1998年11月

為甚麼將他稱為另類的校友,早在[台南神學院]1962學年度他擔任學生會的會長,但是那年度之畢業生的名單中沒有他的名字,他沒有作牧師,因此給他此稱謂。
他的侄兒輩為這位慈祥很會關心他(她)們的大伯又屬於高收入族為甚麼獨身?是他(她)們一直不解的謎底。他的弟妹為了他受過神學教育為甚麼不作牧師也無法了解,一直到他的告別式才由他的老同學一一交代清楚。   
他是徹頭徹尾的人道主義者又充滿愛主的心,關心至微細的一個,南神時曾擔任會長的他和總幹事施仁春兄到宿舍關心學弟妹,尤其那些退伍後學的,幫助他們早日適應學生生活。1962學年是新生最多的一年,有從遠途如台北、花蓮和台東等地來的新生,當時因為有梅姑娘和德姑娘都在南神形成音樂系的黃金時代,吸引全國各地愛學音樂的同學,學生會就組織成新生服務隊,僱用手推車到台南火車站設臨時服務台迎接新生為他們搬行李。每次的學生會後書記就整理議決事 項或報告院方的消息,而後由會長帶去找黃彰輝院長;若不是報告就是請求。每次回來常看見他眼眶紅紅地,因他會和院長據理力爭或報告學生會的消息據實直報,不作報喜不報憂讓上司喜愛的事。眼見今日有些人為了私利而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行徑相較之下,更令我們尊敬肇興兄。   
肇興兄小學時代讀日本人辦的小學校,而後進入台中一中,由台中一中的高中部畢業,又入淡水英專二年級蒙召而後來南神。他的日文和英文造詣很深,當時南神的教授陣容以劍橋大學母會的神學院出身的教授為主,可是包辦不了所有神學院的課。肇興兄認為收獲很少的課他就不修,包括些必修科。因此身為學生會的會長卻無法畢業。他求真理,到這樣子,實在令人無法接受,可是卻敢這樣子活下去。   
在南神的時代他也遇過些談得來的女同學,其中有一位和他很要好,好到山盟海誓,論婚嫁的程度,畢業後他應聘到衛理公會在高雄設立的福音新村服務,實踐向窮人傳福音的使命,他專情所愛的人離開他,他痛心之餘就決心終身獨身!而後他冒然進入工商界,沒有資本(父親事業受挫)也沒有學歷,其困境不必贅述。後來日本的跨國公司秉松商社來台設支店,招考職員,他用在東海大學進修的證書去報考,居然靠實力考上了。他認真,又有強烈的台灣意識不忍在日本人面前認輸或被輕視,職位高昇到副支店長,帶領屬下,發揮人道主義和愛主的心,業績顯著。他也關心台灣的民主運動,聽黨外人士的演講,傳佈所聽的訊息,通過總會 的助理總幹慷慨支助需要的人。   
肇興兄的英文名為亞伯拉罕,他確實成為林家的信仰之父亞伯拉罕,為要幫助小弟學好英文而把日文的英文法全書翻譯給小弟讀,他的愛感召他的眾小弟妹,例如老二紹興兄在他臥病8年多的期間扶上扶下高樓到長庚醫院就醫,老三嘉興兄事業在高雄,但每個週末夫婦相偕坐飛機回台北參加全日禮拜,看看臥病的大哥,8年如一日從不間斷,盡安慰關懷大哥之情和教會堛囍悛爾q務。肇興兄沒有子女,可是有比子女更孝順他的弟妹服事他,供應他所需要的任何食物、藥物、健身器材;還有一位高齡但是很健康的母親陪他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這是別人無法獲得的幸福。   
肇興兄雖然沒有作牧師,可是他不因此有內咎不安,相反地他用行動來傳福音;牧師用口傳,他用行動實踐牧師所傳的,因此我相信他比牧師更加牧師,他的愛與真永遠活在人間,因為這些是上帝的本質,這叫做永活。肇興兄我們懷念您,因為您勇敢活出愛與真。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