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宗要牧師憶亡妻謝素鳳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十五歲少女的奇蹟
謝素鳳牧師娘生於1926年3月3日彰化縣芳苑鄉的路上厝的小康家庭,幼少時因乖巧聰慧,頗受父母親人的厚愛,有美好的童年的回憶;於十五歲時,因其兄長的婚禮、以歡悅的心情分發喜餅給厝邊隔璧時,突然感覺身體不適,經驗查後得知是當時極其可怕的急性腦膜炎,尤其是住在醫藥無發達的鄉下,罹患此病者往往無救,但是感謝主的恩典及憐憫,以及鄰近教會的牧長,主內的兄姊的迫切代禱,更重要的是「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根本,識彼位聖者就是聰明。」(箴9:10)的信仰所帶來之智慧,互父母及照顧的人明白、罹患此病的人,必須保持頭部的冷靜及正常,因此以冰枕及冰敷頭部以免頭部過熱,這種由信仰的智慧所帶來的祝福,就是牧師娘痊癒以後各方面都正常的主要原因。
確實當時的狀況相當危險,全家人都有心理上的準備。此時刻,牧師娘的母親(路上厝四村里唯一的一粒福音的種子)曾迫切地向上帝訴求,求主憐憫,顯示大權能來醫 治其女兒,因為此乃上帝之道在路上厝存亡的關鍵時刻,假使其女兒若無痊癒時,以後伊不知要如何向村民介紹全能的主上帝及基督的福音,為了這鄉村的人民的靈魂的得救,求主醫治其女兒素鳳的病症,互伊成為一個完全的人,以便作主美好的見証,上主有聽伊的祈禱。同時另一位信仰的長輩發言:「此時刻乃是猪母開金嘴的時刻。」(牧師娘之父親名叫謝猪母)照牧師娘言,幼少時其父特別疼愛伊。其父曰:「我不會祈禱。」那位長輩說:「用誠實的心跟著我念就好。」為了伊所疼愛的愛女,伊開嘴認罪求主赦免伊的罪及敵對基督,也求主醫治 其愛女,若得醫治,伊願悔改敬拜上帝。祈禱后牧師娘的身體開始退熱,漸漸恢復正常,不久成為一位完全康復的人。
該村同時期罹患此病的有五、六人,有人死亡;有人雖有康復,但是卻變成殘障;只有牧師娘一人完全康復,成為正常的人。可以說是由死復活,而感動硬心的老爸信主,這豈不是發生在十五歲少女身上的神蹟嗎?感謝主的大能的醫治及恩典,因為祂在這位少女身上有上主之計劃及安排,祂欲繼續使用這位少女去見證主的榮光及偉大的作為。
婚後在家鄉理家教育協助家務(1945-1952)
牧師娘康復以後成為一位完全健康的人,於1946年6月及其表兄弟林宗要結婚;於1947年3月長男元生出世,不久夫君往臺灣神學院就學,伊就在鄉下協助父母處理家務及田野的工作。 對一位少婦而言,這是極其重大的擔子,況且又有幼子,同時夫君又不在身邊(只有寒暑假才會回來),這種情形對一位少婦而言確實是很沉重的負擔,其內心的苦悶是無人能了解的。聽牧師娘提起牧師在神學院深造期間,其心情非常之憂苦不安,其母及兄長常常會勉勵她「吃得苦中 苦,方為人上人」,並以聖經人物勉之。確實當時的牧師娘,心、身的負擔頗重,但是為了未來,伊必須忍受一切、克服困境,同時面對未來伊所欲承擔的牧師娘角色,伊必須用心認真去調整及適應,因為伊明白自己是一位無學問的平常人,所以在夫君在神學院期間,伊用心認真利用農閒期去追求學習知識的充實,以備將來做為一位稱職的牧師娘。伊深知牧師娘要具備各方面的智識及待人接物的技巧,因為伊看到的牧師娘在教會的事奉中是具有重要不可欠少的角色,尤其是司琴。因為在鄉下所看到的牧師娘必須要負責司琴的工作,因此伊認為司琴是牧師娘的乙件重要的事奉,欲成為一位稱職的牧師娘,必須學會司琴。然而對於一位五線譜都不會的她,欲怎樣去司琴?這確實是件大代誌。但是伊為了要承擔牧師娘的職責,伊認真用心以無比的意志力去突破種種的困難。承蒙當時芳苑教會的 謝慶裕牧師娘指導伊看五線譜及琴健的位置,然後開始學習彈簡單的聖詩。三、四年後當伊擔任牧師娘角色時,伊已能擔任司琴的工作!因初創期的新屋教會沒有司琴的人才,在此她負責司琴帶領全體會友在敬拜中吟詩謳咾上帝。這是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我曾問伊甚麼力量互伊有這種氣魄?伊講為要成為一位稱職的牧師娘,這是伊的願望。因為有這種期待及盼望,是這段期間的伊的生活的動力。期待夫君的神學教育的完成。派駐教會時,以便回應上主的恩愛,互一位無學問的平常人,認真用心去報答主拯救之恩,所以伊必須認真用心去學習,以便達成願望。
用喜樂及感恩的心承擔牧師娘的角色(1952-1984)
夫君欲去考神學院時,二人就有談論過,萬一若考不中,就是上帝不要使用咱;若萬一考中,就表示上帝欲用咱二個「卑微無學問的平常人」。因此,考中時牧師娘就認為上主欲使用伊。所以伊的確著用心認真去經營做為一位稱職的牧師娘應有的各種裝備。伊認為用信心、愛心、耐心去面對煩雜的牧會事工,最重要的乃是心態的建立,在正確的心態上去做上主所歡喜的事工,應該是牧師娘最重要的本份。
1952年牧師受派至桃園縣新屋教會(多數為客家人),是初創設的教會。部份經濟由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青年團契(T.K.C.)的五角銀運動協助開設的教會。因為是初創期各方面的設備簡陋,人材欠乏,教會的所有事工幾乎全由傳教者家庭負擔之。牧師娘要負責司琴,又要關懷弱勢的會友,家中又有兩位幼子,夫婦參加聚會,或出去探訪時,通常都會交待大兄照顧弟弟(在家中不可出門)。因此,生活上的負擔相當重,但並無影響到伊承擔牧師娘的決志,同時伊還必須用心認真去追求知識的長進、靈性生活的穩定。在新屋教會時,伊的重點放在關心至微細者及探訪的工作。通常都是騎自轉車在石頭路上(尚未有柏油路),上午八時多出發,中午在會友家便餐、交誼,下午四時回到教會。其探訪的工作,協助牧師的牧會不少,四、五○年代的台灣經濟不太理想,傳教者的謝禮也不多,可用清苦的生活形容傳教師的家庭生活。但是牧師娘善於理家,在困苦的生活中,尚能維持不錯 的生活水準。當然伊的副業(飼養雞鴨)以補貼家用,尤其是伊所飼的閹雞是雞販爭購的對象,曾有一次飼養十隻閹雞,可以互二位學子的註冊費。 雖然生活清苦,但是伊還是拿錢互需要的會友,除當事人以外,很少有人知道。在新屋期間是最辛苦的時,因為教會初創設,子女又幼小,又要學習客語,又要參與教會的事奉。教會於1952年設立,1957年就成為獨立的堂會。1958年就開始建堂(完全由教會的會友負擔,無向外募捐),教會的廖長老奉獻一塊田地為建堂用地約有三百多坪,用地比路面略低約一二尺,為要填土,教會發動青年於農閒期開始填土工作(由教會用地的後面的田地,擔土來填高教會的用地),每日有十多名可敬的青年由上午八點到下午的五點,負責填土工作。中餐由牧師娘一人負責,顧及這群可敬的教會青年的勞動以及體力的付出,必須考慮到他們的營養,自買菜及預備中餐都是牧師娘一人包辦,約有二個月才完成填土的工作,四十年後想這件事時,曾問伊那時的力量從那裡來的? 因為確實是乙件不簡單的事情,伊講當時不會感覺艱苦亦無怨言,乃是甘心樂意報答主的呼召,是欲用感恩的心來承擔做為一個稱職的牧師娘所帶來的感動的力量吧!
1966年的六月第二主日,虎尾教會五名長老突然來參加新屋教會的主日禮拜,剛好是風颱後氣候不佳,然而禮拜的人數仍有五十多名,互五名長老頗感動,他們從不同的角度去觀察牧師的講道、牧師娘的司琴以及牧師子女的教養,以及參觀宿舍。回虎尾後,每人將觀察的結果向會眾報告,阮亦認為阮在新屋教會的事奉,自開設以至於經濟的獨立,並且建堂亦完成。認為在新屋教會的階段性任務已完成;可以換一個新的牧會環境,因此向教會題出辭呈。 於七月底結束在新屋十四年久的牧會工作。雖然大家依依不捨,但此乃牧會生活的過程,於8月2日前往虎尾教會。
虎尾教會及新屋教會是完全不同型態的教會,牧師娘的重點仍放在探訪以及弱勢者的關懷事工。同時亦參與主日學的教學,少年團契禮拜的司琴、聖歌隊、以及帶領姊妹會分區探訪,工作量非常的重,教會顧及牧師娘的狀況有聘一位姊妹負責牧師家庭的內務及教會環境的整理,因此牧師娘有更多的時間投入於教會事奉。因關心貧苦者的生活,向較富裕的會友幕捐,購買白米放置於米廠,於探訪時帶領米單互需要的人,他們自己去米廠提米,解決他們生活上的基本問題, 在四十年前實屬有意義。她也曾向姊妹捐出他們閒置的衣物,可以設法分發互需要者, 姊妹會也頗肯定,因此有募集許多的衣物,按實際狀況分給需用者。有一次去探訪一位孤苦的老婦人,看見伊在病苦中無人照顧,並且病得很重,牧師娘即時連絡一位長老,亦是醫生說明狀況後,他很願意幫忙,牧師娘即刻連絡一位計程車行的兄弟,說明原委後,該兄弟也無條件參與事奉,因而解決了孤苦老人的暫時危機。以後該長老一直叫藥局生到老人家住處服務,持續幾個月。
另外有一日下午一位單親姊妹,因肚子疼來教會要挖金鳳草的根部回去煮水服用,聽說有效,牧師娘聽詳情後,叫她不可!妳要快到醫院驗查,因為牧師娘認為可能是盲腸,該姊妹說無錢無法度,牧師娘說:「我來設法。」即時向一位長老提出此狀況,即時叫牧師娘帶那位婦人到病院,驗查的結果是盲腸炎,再拖一二小時就麻煩,一禮拜後該婦人出院,向牧師娘說她的生命是牧師娘救的!伊的關懷事工得到許多會友的肯定,雖然工作繁重,但是內心卻充滿著喜樂及滿足感!不久,元生學業完成也找到理想的工作,因此,阮就考慮到可以在較弱小的教會事奉,而得到同學的介紹轉任到台中東勢教會,五年久,後來因為牧師娘的過敏體質,不得不離開東勢,回到牧師娘的故鄉路上教會,因為家庭環境之故,必須結束路上教會的牧會來台北及元生相及生活。
退休後在台北的生活(1984-2008)
A.受木柵門諾教會的禮聘
於1985年3月正式受木柵門諾教會聘請,擔任主日講道,以及會友的關懷,一直到現在,這段期間是牧師娘沒有負擔,沒有牧會壓力的牧會生活,同時得到全體會友的敬愛,在會友的心目中牧師娘是他們的屬靈的老母!
B. 經歷的大代誌
牧師娘一生經歷的大代誌,最大的問題是伊的特殊的過敏體質,自30多歲開始,一直是困擾著她,造成許多生活上的不便,但是感謝主的恩典及憐憫,互伊在這種狀況中仍能按時盡本份,去完成該做的事情,並無因其特殊過敏而影響到家庭生活及牧會的事工,這是主的憐憫及恩典。
1990年6月因身體驗查而發現脾臟有問題,再進一步驗查證實必須切除,即刻辦住院,7月1日入院,8月1日退院,取掉脾臟全部及部份的肝臟共2.4KG,同時也有做六次的化療,在化療中伊都沒有不良的反應,反而對身體狀況有良好的反應。住院中因為子女都不在身邊,全由木柵教會的姊妹及親人輪流看顧,這件事互牧師娘於住院中有很大的感動,一直在感謝上主的恩愛,及主內的情誼。手術後按時照超音波於第四次超音波,一切正常的;翌日1991年10月29日忽然發現腹部有帶狀疱疹的現象,次日擴大,即時連絡月妹後來經醫師介紹乙種特效藥ZOVIRAX 一日抹五次,也有注射到11月2日下午才暫暫消退,最疼苦的是10月31日,她曾因此而大聲疼哭,我及伊結婚63年,第一次看到伊為了皮蛇而大聲啼哭過,伊是一位相當會忍受疼苦的人,前年的大手術都未曾有任何疼苦的表情,可見皮蛇所造成的疼是非常的激疼,我當時亦及伊同哭,將伊抱在胸懷中,流不忍的眼淚是婚姻生活中唯一的一次。哄伊再服藥,然後就開始漸漸消退,這是我及伊生活中第一次看到伊因皮蛇所引起的疼苦的哭狀,雖然以後還有陸續疼的感覺,但是沒有那麼激烈,漸漸回復到完全無疼的感覺是一、二年後的事情。
C. 晚境的生活(1984-2008年)
1984年夏天正式結束長老會的牧會工作,來台北及元生共同生活是牧師娘的人生晚境。可用滿足、喜樂、幸福的人生晚境來形容之。雖然伊的過敏體質無變,但是已有四五十年的感受,對伊的人生生活不會造成困擾或負擔,另方面因為沒有牧會上的負擔及壓力,會友個個都敬重伊,所以會照伊的心意去做伊所欲做的代誌,伊心中所存的只有感恩及幸福的感受,幾乎每天都存感恩的心情去面對生活,因為伊確實體會到上主的恩愛豐豐富富施落在伊的家庭及子孫的身上,常常向我提起上主的恩典怎能許大,互咱有完美的家庭及孝順的子孫(特別是二位媳婦)尤其是廿世紀末的四、五年,每年的暑假都在美國及子孫相及生活,以及2000年的七月參加長孫的結婚是伊人生中最滿足最幸福的人生體驗。於金婚時去遊迪士奈以及紐約、華盛頓的名勝,是伊人生中最特別的體驗,在生活中常常提起這些往事。
伊在台北的生活相當有規律,是阮二人相依為命的生活,每日的生活都按照既定的事情,生活的重心是: 1.是聖經; 2. 是PIANO; 3.是電話; 4. 是收音機。每日的讀經是伊生活的最重要部份,然後聽些為銀髮族設計的有益的節目,下午的時間就是彈Piano全部是聖詩,有時亦彈亦唱,也會流感動的眼淚(因為彈Piano 時常常會想到上主無限的恩典及帶領,而流感動的眼淚)。然後就是以電話問安及關懷親人、朋友,以及困苦中的會友。這些乃是牧師娘晚境,頗充實的生活內容。雖然,過敏體質仍然不改變,但伊的晚境卻是生活於非常有幸福感的日子。特別是曾孫承恩的出生,剛剛學會說話的曾孫常常為阿祖的生活及健康祈禱。這是伊的人生中體驗到上主無限的恩典及祝福!承恩的首次的祈禱詞是:「感謝上帝賞賜阿祖互阮食,靠主阿們!」(因為承恩當時唯一的祈禱詞就是飯前的祈禱),後來教伊要替阿祖的生活及健康祈禱以後,每次的代禱就是求上帝互阿祖勇健平安。牧師娘在承恩身上更加體會到上主無限的恩典及祝福佇伊的家及子孫身上,互伊感受到清寒的牧師家庭,竟然有這麼豐盛的上主的恩典及祝福,伊每日都會替伊的子孫代禱,求上主賜能力互伊的子孫個個能生活於合主旨意的世界。
阮的生活雖然在40歲時就有思考規劃60歲退休的生活狀況(佇40想60)。阮在虎尾教會時開始思考,子女的成長以及家庭結構的變化,家庭功能的重建。 如何迎接媳婦以及孫子的來臨,以及主權的轉移,都是阮二人用心去思考的問題,因為阮認為有準備的所在,在生活上的互動會比較理想。退休以後,搬來台北及元生相及生活,阮的人生的思考再進一步放在人生的終結的日子。牧師娘常引用(王上2:2)大衛王所講的話,我「口的欲行世間眾人所著行的路」是阮的人生晚年常思考、討論的問題,在言談中,牧師娘強調二項:1.她的確著代先我回歸天家(我亦認為伊先榮歸天家較理想);2.上帝若欲召伊回歸天家時,毋通互伊抵著肉身的艱苦事(我有建議伊將這兩件事向主求討),伊甚至說若先歸天家時,你就會很疼苦孤獨無伴,伊說不要緊,咱有主可依靠,也有真孝順的子孫,總是內心悲慟在所難免,伊說,伊若回歸天家時叫我務必堅強起來,因為一直在悲慟中對身體無利益,轉向心態,用較多的時間去報答上主在咱中間的恩典,木柵的會友喜歡你的講道,不妨多講一些,以報答神恩在咱的家庭!伊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日後我的懷念、思慕的心情,伊說哀慟反應的時間不可過久,希望我在半年內就結束心內悲慟的生活。我有答應伊,盡量會照約定在短期間內就有正常的生活,懷念思慕總是不可有艱苦心!我的內心也有這種心理準備,看起來親像很簡單的款式,但當實實在在面對牧師娘回歸天家時,在現實的情感上是我的人生不可承受的悲慟,前三個月的早餐,是每餐都流淚的早餐,因為過去的日子的早餐都是我為她準備的二人的早餐,忽然間只剩我一人,那種心情的悲慟,實在無人能了解,同時在表面上我又要表現出堅強的生活,去面對現實,以免增加子孫的焦煩,但是內心的悲慟是我一生中未曾體會的事實。但是感謝主,互咱有信仰的力量去承擔這種人看為無法承受的悲慟,同時亦想起及伊的約定,我就在信仰的世界學習到將萬事交托主,以及順服主的安排,因此照約定,我的感情的世界在半年過後就有相當程度的穩定,是從人生的悲慟中進入於上主為我所安排的生活内容。
上帝預備的時間( 2008年6月16日 上午1點30分 )
牧師娘的過敏體質確實造成生活上許多的不便及困擾,但因她用平常的心去面對,注意生活,盡量注意會刺激的物件以外,其他並無任何妙法。於1993年的門診時被醫師診斷有老化所引起的心衰竭的現象,請教醫師有何辦法無?醫師說無辦法,就一直服用醫師所開的心臟藥,十多年來都未曾有症狀的出現。因此家人所注意的乃是老化所引起的骨質問題。2008年元月曾有一次暗時跌倒的影響,行動上較不方便,當時是住在無電梯的所在,上下樓較不方便,是她生活上的負擔。但後來元生一直強迫阮要搬到松平路相及生活,於2月1日搬入松平路。經過乙段調理後,五月中旬行動就較順利,阮所關心的是伊的骨質的問題,因有改善所以逐人內心喜悅,但是這次牧師娘的離開阮,是心衰竭的發作(過去15年來都未曾發作),於2008年6月16日上午1時10分離開阮榮歸天家,阮認為這是上主安排的時間,互子孫攏在身邊,本來元生及淑琴於6月16日晚上的班機要往美國,牧師娘卻於是日上午1時10分榮歸天家。皙陽原本予定於6月15日封牧,我及元生決定會去參加!後來因故而取消,假使如期封牧那豈不是造成極大的遺憾嗎? 麗真每禮拜六會回來探視父母,禮拜早起就回去,但是6月15晚她卻在此過夜(從來未曾有的唯一一次),牧師娘6月開始已能參加禮拜,6月15日禮拜後及會友有很好的交誼,並且唱日本民謠,一切生活如常。回家後晚餐亦正常,甚至有食她所喜愛的鳳梨酥以及冰淇淋,可以用生活正常形容之 。6月15晚間10點多醒起來向我提起「心胸艱苦艱苦」我問伊那媮}苦,伊説伊勿會曉講,而將手放在心胸上,我就一直給伊按摩、搔掠,伊的身體開始氣喘及盜汗,伊要我叫子孫來,大家為伊祈禱、按摩、同齊吟詩(吟錯伊還會糾正)並為伊按摩,看情形不對開始叫救護車,感謝主的安排互救護車相當時間的延誤,牧師娘才有這麼完美的人生結局。伊可能明白伊榮歸天家的時間到了,伊坐在床頭邊,我站在伊的面前,伊講在世時的最後一句話,叫我「給我攬一下」,我就將伊攬在我的胸前,用手一直給伊按摩,約略二三分鐘久,看伊很安靜,就將伊放開,伊的頭即時垂下去,此時我才明白伊的頭伏在丈夫的胸前時已經安詳地互天父接回天家了。雖然阮內心不捨悲慟,但是想到上主為伊安排的這種人生的結局,正是人人所希求的善終。伊能在丈夫的心胸前結束伊的一生,並且照伊內心的願望,無抵著肉體的艱苦事,伊享受到上主為伊所安排非常完美的人生結局,感謝主的安排及聽伊的祈禱!
時間過得很快,伊離開阮已經近一年了,這一年中我是活在懷念及思慕的世界。
一、懷念妳堅持以基督信仰起造咱的家庭,並以此培育咱的子女長大成人。
二、懷念妳及我生活63年,在初期困的境況中,妳以信仰及智慧理家教育,互咱的家庭生活中無感受到困苦的現實。
三、懷念妳56年久在咱的牧會生活中及我同苦同甜去關愛貧弱的會友。雖然在牧會過程中,會抵著批評,有時受委屈,但是卻未曾聽見妳發出怨言或是評斷人的是非,講人的閒仔話,只有在祈禱中求主賜你能力,可以面對一切的挑戰成做主盡忠的女婢。你的作為在牧會上成做得力的幫助及正面價值的效果,如果在牧會生活中若有受肯定時,正如妳所講的,一半是妳的功勞。有人說思慕是乙種幸福,因此我欲持守這個幸福,直到那一天。阿們!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