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惠二非洲宣教工作報告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郭惠二撰 「在逆境中服事上帝──非洲宣教工作報告」《台灣教會公報》 3136期 2012年4月2-8 日 p.23


今日的非洲,像是慢了台灣150~200年的世界;如同當時馬雅各醫師來到高雄旗津、馬偕博士來到淡水時的台灣。非洲是一個貧富差距非常嚴重的世界,政權財富都集中在有錢人手中,而外國的援助都需要經過當地政府,也因此大部分物資被有錢人污走,真正留給窮人的幾乎微乎其微。

推廣食用黃豆 困難重重

大約40年前,我到西非的奈及利亞(Nigeria)擔任醫學院的生物化學講師,當時我大約37歲;後來我也在當地教過8年的公共衛生。從我開始到非洲服務,經過40年至今仍持續在推動的,就是黃豆的推廣。我研究改善非洲營養不良的方法,發現非洲西部每天吃的東西都一樣,就是早上吃太白粉,中午吃山薯條,晚上吃炒過的樹薯纖維攪熱水;而東部非洲3餐都吃同樣的東西,歐洲化的菜攤只有富翁才能享受到,而黃豆是高品質的蛋白質,若非洲人喜歡吃黃豆,營養不良症就自然會消失。因此我研究將黃豆做成當地人可以接受的食品,黃豆煮出的食物都比較甜,合乎他們的喜好。

非洲的土地可以裝下3個美國之大,但非洲的沙漠大小比美國大一些,周邊無法種植黃豆,剩下的一半可以生產黃豆,當中2/5的土地已經開始知道如何食 用黃豆,但仍有3/5的土地還需要迫切代禱。這些地方主要以法文與葡萄牙文為官話。非洲土語將近4000種,推廣工作若遇上不同語言的鄉村,就會停滯不 前。

其實,整個撒哈拉沙漠以南,種植玉米的地方大多能種植黃豆,連吃的方法都差不多。但很不幸的,黃豆一直是非洲政府賺外匯的經濟農作物,他們政府官員故意不讓非洲人知道黃豆可以成為他們的食物,因此我的工作一直不受當地政府和我們國家大使館的歡迎。

大多數非洲的貧窮人沒有金屬鍋子,因他們的收入都非常低,一天工資才新台幣20元,根本沒錢購買金屬鍋子和金屬磨豆機。所以許多當地人是用泥土製成廚具。製作黃豆粉時,需將黃豆先浸泡一個晚上,再用泥土做的鍋子將它煮開,之後再經過一、兩天曬乾,之後再搗碎。當然,若有金屬的器具來製作會更好,可惜 當地政府並不關心他們,也不理會他們的需要。台灣有很多人覺得我太傻,為什麼不用電器來做就好呢?但他們卻沒想過,想從國外引進器具到非洲,往往難以成功,並且在政府禁止的情況下,成了雪上加霜的困境。

配合宣教佈道 尊主旨意

我目前的黃豆推廣工作是訓練當地傳道人到處去講道或佈道,同時有組織的介紹黃豆食品。自願來執行推廣工作的傳道人,以五旬節教會牧者最多,而我只是提供旅費給當中負責的領袖(coordinator)。台灣的大使館認為,我的工作會使當地握有權力的人減少收入,進而影響國民外交,因此我到非洲時,是使用加拿大護照。

非洲的基督徒數目在33年前就已經超過非洲人口的一半了,目前達到多少比例我還沒有確切資料,白種人的宣教師越來越少見,而非洲來的宣教師,連台灣都看得見。2011年我曾經在高雄得到報告,已經有9位從烏干達出來的非洲海外宣教師(靈糧堂提供住宿),高雄市有幾個長老教會曾邀請他們講道。

從海外進入非洲的海外宣教師,通常是在做非洲人看不見、做不到的工作。佈道會和領人歸主的基本工作,還是由本地非洲基督徒來做,成效會比海外宣教師來得更好。從非洲出來的海外宣教師是做最基本的海外傳福音工作,今天全世界海外宣教工作,是不分膚色的,也不是從有錢的國家到貧窮國家。過去到現在被認為 最艱難的,是向伊斯蘭教徒傳福音,前幾年有幾位韓籍宣教師到阿富汗被殺害。全世界最反對基督教的勢力,不是共產主義國家,而是伊斯蘭教勢力,因此向穆斯林傳福音的工作,往往要相當低調地進行。在逆境中事奉上帝的海外宣教師,每天向上帝祈求的項目當中,以「下一步該如何走?」為最多的禱告。宣教師的成就,關 鍵在於是否遵守上帝的指示,而不是向上司或撥經費的單位負責。

海外宣教困境 單單倚靠主

我不敢向教會要求補助費,因為教會裡幾乎沒有人到過非洲,特別是長老教會,因此無法了解非洲鄉村當地狀況的問題,只能用台灣觀點了解非洲。如果有 捐獻者,他們一定要我採納他們的建議。但事實上,那些建議在非洲是行不通的。沒親臨非洲而寫出關於非洲的報告或是介紹文章的人,往往一聽到非洲就有非洲恐懼症。

曾經有人向我要報告,且為非洲募款,但我未曾收到任何款項。那他們的募款去哪了?他們募到的錢全部寄給在尼泊爾行醫的台灣女婿。我離開非洲幾年後, 在機緣巧合下,從這位醫師口中得知募款的後續結果,我懷疑這樣子的募捐方式,神會賜福嗎?得不到神賜福的錢會成為受益者的災禍,成為工作上的阻礙。

我也曾受邀加入長老教會的宣教團體,另外有些人則因為我沒有神學院的學歷,而拒絕接受我加入宣教團體。我後來選擇不加入教會的宣教體系,因為我認為許多長老教會的上層幾乎都沒有海外宣教的經驗,他們要求我先補修神學院學分、募到款之後要寫出令募款人滿意的報告;受限於募款人的眼界來服事,還可能影響 我黃豆推廣的事工。因此,為了省下不必要的麻煩,我還倒不如自掏腰包了。

即使遇到很多挑戰也好,被家人潑冷水也好,但我相信上帝的帶領。我沒有要求所有的人都支持我,但我要讓大家知道,就算面臨挑戰、被潑冷水,我們都要 相信上帝的帶領一定能勝過這些。就算沒有神學院學歷,但我們仍可以利用自己領受的聖經知識和才幹,謙卑屈膝地來服事上帝。宣教不是什麼特別偉大的人才能做 的,我相信上帝會給不同人不同的異象來服事。

今後,如果台灣教會有興趣或深感對窮人世界有責任,想對世界有貢獻的,必須謹記:第一,多祈求上帝讓我們知道祂要我個人在哪工作?第二,最好去實地 參觀了解。雖然我的工作沒人援助也不被了解,許多時候瀕臨破產的邊緣(特別是在單身時期),但我能夠做到今日,是因為上帝非常疼愛我,常常使我經歷到許多 轟轟烈烈的大突破成績,我相信只要有心服事,人的盡頭,是上帝的開頭。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