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惠二 : 多做國際事務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郭惠二撰 「多做國際事務」《台灣教會公報》 3193期 2013年5月6-12日 p. 21

20幾年前,當中國基督教協會(CCC)準備加入普世教會協會(WCC)的時候,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投下贊成票,但是CCC代表卻在WCC中發起排斥PCT會籍的提案,意圖將PCT趕出WCC。會議當場有好幾位PCT青年代表四處請各國代表主持公道,當時各國代表的反應是請PCT多參與國際事務,但台灣PCT代表好像不懂國際事務真正的含意。
跨文化的宣教
國際事務主要是特別對於第三世界國家的付出,要PCT多到各貧窮國家從事跨文化海外宣教,並使各國能多認識台灣的存在與貢獻,但是跨文化海外宣教這件事,我們PCT似乎是一直都不願意去了解,更不願意從事的工作,只有由一些不懂WCC的台灣原住民或一些原住民小教會去做平地教會不願意做的工作。
大約在14年前,美國長老教會(PC(USA))派代表到新竹聖經學院與PCT開研討會,PC(USA)的代表問:「為什麼不派跨文化海外宣教師到台灣以外國家,特別是第三世界國家去幫忙宣教工作?」那時PCT對海外宣教師的定義是:「到國外的台灣教會,如果有總會差派的話,就稱為海外宣教師,倘若沒有總會差派,自行前往的就稱為海外傳教師。」
然而一般在國際上所承認的跨文化海外宣教師定義通常是:「從富有的國家到不同文化的貧窮國家服務。並且向窮苦人傳福音和解決窮苦人的問題。」所以,當PC(USA)代表聽到台灣教會對海外宣教師的定義後,可說是目瞪口呆。研討會當下,PC(USA)代表所講的話大概除了台神院長謝穎男牧師與我聽得懂之外,其他代表都聽不懂,可惜那一次開會就這樣草草結束。
我從非洲回來台灣後到彰化師範大學教書,開始提倡跨文化海外宣教的需要。它的意義是到不同文化國家(特別是貧窮國家),外國人可以從不同的角度看當地人看不見的盲點,或是可以從事當地人做不到的事。一位宣教師在同一個國家超過7、8年以上,回來台灣時,也可以從宣教地的文化角度來看我們台灣的問題。但是PCT對跨文化海外宣教好像還停留在100多年前馬雅各醫師及馬偕牧師的形象,以為要花相當大量的資金。以我為例,我自己是自立自傳自養的平信徒工作者,在非洲常被列為最有成績的跨文化海外宣教師之一。我家裡沒有什麼錢,41年來完全靠我自己走過來(當然也有零星的捐款收入),當時我在大學裡擔任生物化學講師,很少教會主動奉獻。
向當地人學習
近年來,開始聽到台灣的海外服務,失敗的例子遠多於成功的例子。這個理由很簡單,台灣的海外服務(或稱短宣)都是先在台灣做好節目,然後到國外去表演。然而規劃工作節目的時候,規劃人從來沒有到對方的國家去了解對方的文化習俗,或是只從電視中了解對方,電視中出現的東西只不過是一個小片段而已。在台灣電視所看到的非洲,通常都是非洲富有人的世界,在台灣看到的非洲人也是從有錢人家庭出來的,親臨非洲所看到的非洲人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我們到工作現場好幾年也無法足夠了解對方的文化習俗,最好的方法是向當地人學習,並和他們一起規劃。如同早期的宣教師來台灣,請當地秀才林燕臣先生教新來的宣教師台灣話,還進而使林燕臣成為PCT的牧師。
海外醫療研習
致力於提倡海外宣教的我,在努力了10多年卻沒有太多效果的情況下,曾經一度放棄提倡跨文化海外宣教,改辦台灣大專生海外醫療及衛生服務研習會。起先是在馬偕醫院,第2年起在台北醫學大學,因為當時的校長剛好是舊知,因此他邀請我使用北醫大的場地,由他們提供行政資源及相關協助,還有幾位立法委員幫忙籌措經費,每逢寒、暑假各辦1場,為期7~10天。
這個研習會的報名門檻不限任何背景,第1年只有大約60位學員參加,從第2年起約100~200位的青年人參加。前5年,我們從澳大利亞邀請世界聞名的公共衛生專家主講及主持,之後也曾請到在台灣跨文化宣教的加拿大海外宣教師史邁克牧師,他是牧師兼文化人類學家,那時他在台東的原住民社區發展中心服務。
研習會從1998年一直辦到2010年就暫停了,因為各大學醫學院開始自己辦類似的研習會,並派學生到世界各地,主要是去非洲和南太平洋地區,因此北醫大主辦的研習會學員漸漸遞減。至今,台灣45歲以下的年輕人已經沒有非洲恐懼症的問題。但是超過45歲以上的教友仍有嚴重的非洲恐懼症問題,因為深受史懷哲醫師的影響,把非洲形容為可怕的野生動物園,然而他們是教會的上層,多是決定年輕人行動的關鍵人。
平信徒為主體
最近聽到WCC規定:「如果不被當地教會邀請時,台灣無法差派跨文化海外宣教師出去。」以此作為不想辦跨文化海外宣教師訓練課程的理由有點牽強,因為不是所有的基督教會都是WCC會員。跨文化海外宣教師所從事的事情及項目通常鎖定醫療、農業、教育(高中或專科以上的教師)、會計與經濟顧問等技術性的工作,不會與當地教會工作重複,而且帶職事奉的特別受歡迎,許多國家,特別是伊斯蘭教國家,不歡迎神學院畢業的傳道人。因此跨文化海外宣教工作應該是以平信徒為主體,當然教會應提供訓練裝備。
跨文化海外宣教工作的人選不需要是PCT認可的優秀人物。以我自己為例,我還沒有到過非洲之前,在學校一直被認為是飯桶,沒有博士學位,也曾在加拿大被退學2次,曾面臨多次的失敗經驗,我的媽媽常常說我是最沒有希望的孩子;在一般人眼中,更是如此。但是神在我心中動工,給我壓力,我只好去參加加拿大大學海外服務團。到了非洲下飛機的時候,心中壓力開始解放,直到那時我才了解是神要我在這裡工作。這就證明了哥林多前書1章,神特別挑選別人認為愚拙的。因此開辦跨文化海外宣教,不應該是教會認為最優秀的人才可以擔任或差派。
謙虛吸收經驗
我回來台灣超過30年,PCT從來沒有請我去擔任什麼職務,在台灣社會裡也常常被忽略,因此無法影響PCT目前努力的方向。然而,PCT或許多教會常常是該懂的不懂,不需要懂得懂很多。舉例來說,聖經裡頭特別告訴我們,不應該選初信的基督徒為長老執事,但在PCT中常看得到。
還有其他矛盾我在這裡不便說明,如果要開辦海外服務團也不是很難的工作,我們PCT和不少國外教會有合作關係,只要PCT願意謙虛,對跨文化海外宣教富有經驗的國外教會都很樂意協助。在台灣,不少牧師以為讀過神學的都是有權威的萬事通。我在彰化師大教書期間,曾經志願幫忙大專事工,但是被拒絕,理由是我沒念過神學。不久,這位拒絕我的牧師轉到美國台灣教會牧會,這才有機會參與大專事工。我們的問題應該是過分的驕傲,而無法謙虛吧!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