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永祥長老史料庫 Elder John Lai's Archives

寫出「新」 眼光 (王子豪)

王子豪撰 《新使者雜誌》122期 2011年2月10日 p.14-15

從一開始新眼光讀經就是一個「運動」,這運動也必然地不斷往前走。


※初次接觸新眼光

記得在讀研究所的時候,那時新眼光讀經剛開始推動不久,當時有固定閱讀新眼光讀經本的人並不多。對我而言,當時最大的感覺就是長老教會終於有自己的讀經靈修本,除此之外,對於新眼光讀經並沒有進一步的瞭解與認識。一直到了進入神學院之後,學長發起晨更讀經運動,那時就把新眼光讀經做為大家主要參考的讀本,漸漸地才開始有看新眼光讀經的習慣。當時因為進入神學院,也對長老教會三所神學院的老師比較認識,才知道初期撰寫新眼光讀經的作者群原來就是神學院的老師們,因此也對新眼光讀經產生崇高的敬意,畢竟這是神學院老師寫的,解讀聖經的功力一定不一樣,當然有時就會覺得讀起來還滿不容易的。過了幾年之後,就在我封立牧師沒多久,竟然被邀請撰寫新眼光讀經本,當時的感覺真的是既興奮又害怕,興奮的是沒想到一個資歷那麼淺的牧師也有這榮幸可以寫新眼光讀經,害怕的當然是我有能力可以寫嗎?我寫的東西有人要看嗎?人家看了會感動嗎?就在這樣的心情之下,最後我還是接受了,從此也就從新眼光讀經的讀者變成作者了。

※如此的「新」眼光

而一切的困難就從當作者開始,過去當讀者,需要的只是耐心跟恆心把每日該讀的新眼光進度讀完,但成為作者之後完全不一樣,我開始思考,到底要如何寫?新眼光之所以成為新眼光,絕對有它獨特的地方,坊間那麼多研經讀本,那麼多的每日讀經,到底做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官方讀經本,應該如何書寫,光是這個問題就困擾我好久。當我仔細去研究才發現,原來新眼光讀經是亞洲教會所發起的運動,是鼓勵亞洲教會能從自身處境去思考聖經的話語,特別在亞洲許多國家曾經是殖民地,曾經被列強豪奪,曾經處於專制統治之下,在這樣的處境之下,我們可以怎樣看聖經呢?這樣的看聖經也絕對跟歐洲、美洲的基督徒看聖經會有不同之處,而新眼光讀經就是強調從處境出發來讀聖經,從聖經中反省出與時代對話的意義。當然這個觀點也就成為新眼光最大的特色和傳統,所以當我們在看新眼光讀經的時候就會發現,經文的安排常常是針對節日或是周遭發生的事情以及過去的歷史來做信仰反省

※經文安排的兩難

因此,近年來新眼光讀經為了能夠配合教會節期和本土節日或歷史事件,所以採用普世經課表,一週當中有四天是經課表的經文,因為經課表的安排原本就照著教會節期走,所以遇到受難、復活、聖誕節等節日,經課表的經文一定是配合這些節日。另外一個禮拜的其他三天則是配合本土節日、台灣教會歷史或台灣本土歷史。在這樣的安排之下,讀者會感受到每日的讀經大都會跟周遭生活環境有關,特別今天遇到什麼節日也都會有相關的經文反省,另外有些台灣教會歷史事件也會在這樣的安排中,讓讀者瞭解跟反省。當然「有一好,就沒兩好」,這樣的經文安排,通常會比較零散,無法逐章逐節閱讀,而早期新眼光讀經所採取的就是逐章的經文安排,這對讀者而言,當然是可以一章一節往下讀,讀起來也比較有系統,但缺點就是在任何節期中,所安排的經文並不一定可以反應這些節期生活。這是一種兩難的抉擇,或許在幾年後,新眼光讀經又會回到逐章的撰寫方式,但重點仍是我們該如何讀?如何反省。

※讀者的差異性

另外,在寫新眼光的過程中,遇到的另一個難題就是不同的讀者群。我們知道閱讀新眼光的讀者主要是長老教會的會友,這些會友的年齡層橫跨少年到老年,居住地方也遍及台灣各地,從都市到鄉村都有,另外族群上也包含台灣各大族群,因此要如何撰寫當然是一個難題。要寫給年輕人看的有趣,可能老人家就看不懂其中的梗,要寫給知識份子閱讀,可能學歷不高的阿公阿嬤們就會覺得艱深難讀,所以這也是寫作者一個困境。畢竟一本書要寫給所有人讀得懂,真的很難,或許在這點上,未來新眼光讀經也可以出一個青少年版讀經,讓長老教會上上下下都能喜歡讀聖經。

※讀者的回應

曾經在幾次新眼光讀經的作者會議中,看到讀者的回應,其中有不少人反應可否少談一點政治、減少個人立場以及有關原住民和婦女的篇幅似乎太多了一點等回應。其實讀者會有這些反應也不足為奇,畢竟以新眼光讀經和其他的教派出版的研經讀本最大的差異就是對於「本土」的關懷,而本土必然牽涉政治、原住民族以及較弱勢的婦女,甚至在台灣許多弱勢族群以及環保生態都是新眼光讀經關懷的對象。而這樣的精神也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信仰告白中說談到的「教會是上帝子民的團契,蒙召來宣揚耶穌基督的拯救,���和解��使者,是普世的,且根植於本地,認同所有的住民,通過愛與受苦,而成為盼望的記號」。在這樣的信仰告白中,新眼光讀經就是第一層的實踐,是將我們日常生活中所看到、所���見的事進行信仰反省,若是我們無法在讀經的過程中,反省我們在這塊土地所做的事,反省我們對身旁這些同胞們所做的事,那麼我們的信仰不就成了一種束之高閣的信仰,只能讓我們個人在讀經中得到溫暖,卻無法做出對身旁有益的事。我相信新眼光讀經絕對有需要改進和調整的地方,新眼光讀經也需要去瞭解讀者的需要,以及讀者切身的感受,但不可否認的,身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一份子,是否也該用新眼光的精神去反省以及實踐我們的信仰?

不管新眼光讀經未來要如何走如何寫,我想另一個重要的議題是「長老教會要推動怎樣的讀經運動」。畢竟聖經是基督徒的靈糧,不讀經信仰就不可能扎根,信徒不讀經永遠就等於吃奶的一樣,所以推動讀經是教會的責任,而這樣的精神也才是改革中信仰的態度—回歸聖經,如果說連聖經都不讀,又如何回歸聖經呢?所以如何推動讀經運動,以及推動「何種」的讀經運動必然是長老教會需要不斷去面對的議題。總會目前正在推動「一領一‧新倍加」運動,期待到2015年長老教會信徒數能達到30萬人,但這當中是否有配合的讀經運動,否則只有人數增長,會不會成為量增質差的現象呢?從一開始新眼光讀經就是一個「運動」,這運動也必然地不斷往前走,而新眼光該怎麼走,除了作者們的撰寫之外,讀者的實踐也將成為新眼光之所以成為「新眼光」最重要的關鍵。朋友,今天你「新」眼光了嗎?

此網站由李秀卿女士撰寫程式建置並義務作維護。如果您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指正之處,請 聯絡我們。謝謝!

Copyright (C) 2007 年1月 [賴永祥長老史料庫 ]
修訂日期: 2015 年 08 月 16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