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台灣的服事經驗-- 台北原住民大專學生中心

 我在台灣的服事經驗-- 台北原住民大專學生中心

 

頁Home /本土信徒 / 日人列傳 /宣教師 / 洋神父 / 原住民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J / K /  L /  M  / N-O / P-Q / R / S / /  V / W  

黎培德 (Hanspeter Rissi) 寫作於2005年7月10日。 按:台北原住民大專中心,1973年成立,關心的對像是北區原住民的大專學生,服務的項目有提供住宿、推動原住民團契、關心學生的信仰造就與生活的學習、協助原住民大專社團領袖的訓練及有關大專學生資源之整合、包含獎學金及教會與部落之資源網絡...  

黎培德 (Hanspeter Rissi) 寫作於2005710日。

按:台北原住民大專中心1973年成立,關心的對像是北區原住民的大專學生,服務的項目有提供住宿、推動原住民團契、關心學生的信仰造就與生活的學習、協助原住民大專社團領袖的訓練及有關大專學生資源之整合、包含獎學金及教會與部落之資源網絡...

黎培德,瑞士籍,自20019月起任職於此,至20056月合約期滿,即返回瑞士。

他的同工黃梅惠,女,生於花蓮縣卓溪鄉古風村;布農族名Huhum Nahaisulan,乎乎姆.哪海抒嵐, 今通稱乎乎姆牧師。

天主教會與基督教會之間的合作

  白冷差會(隸屬於天主教會)與巴色差會(Basel Evangelical Missionary Society, 2001年起改名為Mission 21;隸屬於基督教會)皆是我在瑞士的直屬上司。這兩個教會間的合作既符合經濟效益也始終發揮最大的效益,這可說是天主教會與基督教會合作的良好示範。 但此一符合經濟效益的合作模式在台灣尚未有成形的模式出現,使我當初來到台灣時頗感訝異。特別是在各個原住民村落中的基督教會和天主教會之間仍存在著許多的分歧。深切期盼未來雙方能在彼此瞭解上多加努力。特別是有關牧者的神學訓練方面,長老教會與天主教會都需要多多接觸。

宿舍與辦公室的改變

  當我於20019月初次來到原住民大專學生中心時,許多事物都混亂不明。辦 公室的設備、電腦以及其他東西也都極為老舊,仍待同工黃梅惠與我一起進行大幅改善。為此我們節省許多的開支以便為辦公室添購新的桌椅、書櫃和一部電腦。現在辦公室內的運作已井然有序,既明確、簡便也便於做事。

  在過去四年內,我們將所有的房間、廚房、樓梯間以及客廳重新粉刷,還在許多房間內做了書架。這些工作有許多是與學生一同親手完成的。如此一來,學生們可以學到一些新的東西,而我們也只需支付材料費,使得成本便宜許多。兩年前也為宿舍的浴室與廁所做了一次大翻修。

  宿舍每月會進行一次從上到下徹底的大掃除,學生們必須協助這項工作。我們在宿舍也很確實做到垃圾的分類與清理。這麼做完全是出於意識到上帝是地球的創造者,因此我們也要小心翼翼地維護地球。

青年學生的改變

  在過去四年中,改變的不僅僅是原住民大專學生中心的外在事物,住在當中的每一個人也或多或少地改變了。 我們每年會與住在這兒的每一位學生進行兩次輔導約談,為的是要藉此多瞭解這些 學生在大學中的情形,如:他們的課業、與老師和同學之間的關係或是他們住在這裡與其他學生之間的關係。我們也會進一步談到他們的父母和兄弟姊妹的情形。經過幾次這類的約談之後,使我們能夠在學生們遇到困難時,知道如何幫助他們面對並解決這些困難。也使得彼此間信任度增強,並從中發掘出非常美好的事物。當我對某個學生表示不認同時,是由於我覺得他沒有顧好學校的課業、或是把太多錢浪費在不必要的東西上及時間管理不當,我就會為此指正他們。 讓學生們在這個宿舍裡感到舒適也是相當重要的一件事。應該要讓他們覺得這裡像是一個家。由於中心增購第二台電腦,學生們能夠在這裡完成他們的作業以及透過 網路與他們的朋友進行討論,對他們來說非常的方便。 我也總是不斷試著在寒、暑假時拜訪這些學生們的家長。認識學生們的家長和村莊,也讓我能夠更瞭解這些學生們。

台灣原住民的未來

  儘管台灣的原住民青年擁有的生活條件和經濟狀況不是那麼好,但卻比以前的人擁 有更多的機會學習(如:接受教育、物質環境較以前好)。許多原住民學生不擅於處理下列三方面的問題:如何掌握時間、如何安排學校課業以及如何對他們僅有的 金錢做好妥善的開支規劃。能夠處理好這三方面問題的人,在未來也將有機會學習有規律的生活,提升生活的品質。學生們應當要有耐性,一旦開始一份新的工作就應該持續下去,而不是僅在六個月後又換一份工作。

  大多數來到台北的原住民學生都無法適應新環境。其中部分的原因是由於父母太少讓孩子們獨立負責自己的事情。讓他們在來到台北前先學會獨立、不依賴他人是相當重要的。

  目前原住民的小孩必須重新學習他們的母語,這的確是一個好主意。但另一方面, 當他們求職時,外面的公司又期望原住民學生們會說英語。倘若在小學一年級就必須學習中文、母語和英文,那對孩子們而言負擔實在是太多了,而且到最後會連這 三種語言的任何一種都學不好,也會使他們很早就喪失學習和閱讀的樂趣。

  但我也認為,若25年後這些孩子們不再懂得如何說原住民的語言是相當可惜的一件事。在擁有四種官方語言的瑞士也有相同的問題。

  我與這些學生一同住在宿舍裡,這對大家來說是一個很好的經驗。藉此,使我能更 快地學會中文,而這些學生也能看見,我的行事風格之所以與他們截然不同,是由於我來自瑞士且文化習慣完全的不同。我們也必須學習,儘管我們的思維邏輯是不一樣的,卻可以從對方身上學到許多重要的事情。

  我認為,這個宿舍須要一位有社會經驗的人在這裡工作,以便幫助學生解決每天會 碰到的問題,這是相當重要的。而這個人也必須是一位基督徒,才能和學生們一起讀聖經、陪同他們做禮拜以及籌備其他活動。這個人也應當知道如何維護管理一棟宿舍。由於我們能自己動手維修物品,而不需總是花錢請外面的公司進行維修,我們才得以在過去幾年中省下不少錢。

台灣基督教長老教會的未來

  未來對長老教會將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台灣老一輩的人—60歲以上曾受到國民黨的極力打壓,甚至有些人還被捕入獄,當中有許多人都是因為表態支持一個獨立且自由的台灣而被捕。對於一個獨立且自由的台灣,我也深表支持。

  中間世代的人年齡在3060歲之間一同經歷了台灣經濟起飛的整個過程。他們是在政府戒嚴的情形下長大,他們的父母通常都是貧窮人家,無法支出任何消費、旅遊的經濟,更何況是出國旅遊。

  而年輕一代的人年齡小於30都是在一個很富裕的環境中長大的。可以在眾多百貨公司中買到所有的東西。如今他們可以按照自己意願自由的發表言論和思想,而不像早期那樣會因此而被捕入獄。他們的飲食不虞匱乏,也不需為裹腹的問題煩惱。許多這樣的年輕人多半已經遺忘他們的祖父母所經歷過的艱苦歲月,而這是相當令人憂心且嚴重的事。他們也很難理解,為何有些人是如此強烈地支持台灣的獨立自主。

  若長老教會讓年輕一輩的人多參與教會服事,並盡量信任他們、多放手讓他們承擔責任重大的任務(例如:長老、執事),將是很有意義的事。

  長老教會也需要多多關心自己教會內的問題,而非投擲太多金錢和精力在支持台灣獨立這件事上面。 此外,我相信,如果有一天台灣獨立的話,對原住民的教育、原住民的生活,不一定會更好,反而會使現在已經富有且強勢的人,更強勢。 有所謂:富者越富、貧者越貧。

我的未來

  我將於今年(2005) 6月底或7月初離開台灣回到瑞士,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想要在瑞士繼續進修有關心理學和牧靈關懷的訓練。為的是如果將來有機會再度回到台灣時(若瑞士的教會主管同意的話),能夠更知道如何與原住民一起來改善他們生活和教育條件共同努力。

致謝

  在此我要特別向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表達誠摯感謝,他們讓我能有機會在台灣服事。 我也要感謝我的同工黃梅惠牧師,我很高興能夠和她一同服事,她總是很有耐心地理解我的思考模式。我也要在此感謝台北原住民大專學生中心的所有青年學生們。我永遠不會忘記他們,與他們共有的許多美好回憶將長存於我的心中。 願上帝祝福我們,今日、明日、直到永遠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