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彭明敏撰 1992年3月20日寫於美國西岸 「告白」 錄自《自由的滋味 彭明敏回憶錄》1992年10月15日返鄉紀念版 卷頭


1964年,我眼見國民黨以「代表中國」和「反攻大陸」為藉口,行軍政強權、壓榨台灣人民之實,悲痛難忍,如鯁在喉,遂與謝聰敏、魏廷朝共同起草「台灣人民自救宣言」,想於困境中指出台灣應走的大方向,提倡台灣政治的大改革。如此想法不為當局所容。我們受到懲罰,失去自由。在經過五年日夜監禁後,我拋棄一切,於1970年冒死脫出台灣。當我終於脫離台灣當局掌握時,曾經寫道:

『海島的最後一絲微光,在後面漸漸地消失了。我差不多已經到達了公海,擺脫了國民黨特務的掌握,在我一生中,從未感受到這樣「真正」自由的感覺……自由的 感覺是那麼強烈,幾乎使心身承受不住。……我冒著生命危險逃離台灣這個事實,就已完全否定了那個政權和它想毀滅我的各種宣傳。

當我瞻望未來時,忽然領悟到,命運注定要我為著同胞的權利和期望而公開發言。過去,我一直自認是一個純粹的學人。可是現在,一個新的命運將要劇烈地改革我的全部生活。 一種深沉的宿命和幻妙的感覺,貫穿了全身。

我尖銳地意識到,我的經驗正象徵著整個我們這一代的台灣人──他們的生涯和他們的悲劇。』(《自由的滋味》第1章)

我得到瑞典政府的政治庇護,輾轉來到美國。

廿二年了。其間,我接受了這個「宿命」,不斷尋求機會,為台灣的民主自由,為台灣人民當家作主的想望,為台灣人民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而呼籲奔走。曾經家破人散、顛沛流離,曾經走投無路、備受中傷。種種遭遇所以未能使我心神崩潰,就在於我對人權、民主、自由的信仰始終不渝,對台灣前途與人民良知更未曾絕望。這層信念與信心,在多年逆境中支持著我,使我堅強不倒,勇往直前。而在台灣、英國、加拿 大、日本、歐洲、巴西、阿根廷等地的許多真摯的朋友們,個別或集體地、公開或默默不炫耀地,在心靈和物質上,不曾間斷地給我莫大的鼓勵和援助,使我得以生 存至今。對這種大公無私的慷慨和仁義,衷心的感激實在無法表達。為了報答,更是每時��心自問:所做所言,有��辜負同胞對台灣的熱誠關懷和對我的盛情期許?

幾年來,故鄉激變了。

好的,壞的………都相對變得極端厲害。而這些���化,也正在印證我們三十年前所提出的理想與主張。流亡多年,現在總算可以公開回去 了。我願為我始終服膺的理想和主張獻出餘生,與大家繼續努力,只盼望一本��追求台灣人民的福祉和尊嚴」的原則,大家捐棄成見,攜手同心。���能������此,即是台灣子民之福矣。

如今回顧,無怨無悔。當初「命運」���我帶離台灣,現在它又將我帶回台灣。這在個人命運的小史上,是一個時空的滿圓 (full circle )���

夢寐難忘、不能割捨的故鄉──此刻,我正向它回航。

彭明敏 1992年3月20日於美國西岸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