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虔良長老口述 許朝長老的陳年美事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蔡虔良長老口述 盧恩惠整理 錄自 《盡忠傳家──許朝長老生命故事館》盧恩惠、盧錫金編著 盧恩惠發行 2015年6月16日初版 380面 亞洲地區總經銷 天恩出版社 p.309-315 親友會心齊 第8話。

來!認識一下蔡長老
2009年8月中旬,蔡虔良長老和長老娘盧安貞姊誠心誠意地應編者弟弟盧全獻的邀請,到全獻家來,把許朝長老的幾項人格特徵告訴編者。特別感謝安貞姊,靠著樓梯扶手,一步一步上到三樓。下樓時,編者更不忍看到她一步一步移動那不自由的腳步下樓。
他們的誠心誠意,表示他們對許朝長老的尊敬和敬仰,同時表露他們一生也學習許長老盡忠事主,履行上主所喜悅的道路。
盧安貞長老是盧牧童長老的女兒。至於蔡虔良長老如何幫助岳父的事業和如何事奉主,同時建立自己的信仰、見識、膽量、事奉方式,編者不能在此詳盡記載,只能簡述一二。
1943年4月,看西街成立堂會時,蔡皆得(幼名)十五歲,因接觸到盧賞牧師、許朝長老的敬虔和親切待人,就信主歸於基督名下。五年後的10月青年團契成立時,他已是幹部之一,擔任會計。1949年12月11日,21歲的蔡皆得被選為執事,代表年輕輩的先入教會行政團隊,在老一輩的許朝、盧牧童、盧昆山、陳錦璇(女)、王月釵(女)之中發揮潛力。二年後1951年12月,23歲的他續任時,適遇看西街建新堂之議成熟。
蔡皆得執事結婚後,幫忙岳父的事業,把所賺的錢全數奉獻為建築新堂基金,又改名為蔡虔良,應該是這個時期。蔡虔良執事在建堂時,和他岳父盧牧童還有同工關係。
長老�����出陳年謎
「當太平境張池執事的夫人張嬌執事(移籍當看西街教會執事)被水仙宮���管理委員喊『搬家』事件發生後,當長老的許朝公開口了。」
許朝長老說:「我們作基��徒的平時要節省,但對外奉獻時,要好好捐贈。不是意思意思的,乃是大筆大筆捐出。廟會來勸募��也是一樣。往往他們是做善事而來募捐的。但蓋廟時可以拒絕,說:「這一項我不出,因我們是基督徒。」這樣有理的、智慧的『接受』或『拒絕』法,他們會認同而接受。我們不要單純地一概拒絕��」
「那一次許朝長老聯絡我當廟爵的父親,出面擺平那局面,所以『沒搬家』了事���但我對這事件的印象很深,許朝長老的一席話也留給我深思。」蔡長老補充說。
編者挖掘陳年史
幫忙岳父盧牧童長老,把大筆大筆的錢搬到看西街蓋新堂的蔡虔良,第一次發言,就說這種「費解」的話,編者回家後,翻查張池執事的事蹟,才明白了這費解的話題。
張池是1909年4月11日由高金聲牧師設立為執事,至1937年5月蒙召,擔任28年執事。他年輕得病,到二老口得醫治後信主,習醫,經日政府許可在水仙宮後街開診所兼藥房。因富裕,在教會當司庫並為太平境、看西街奉獻很多。許朝1912年當宣道師至1936年退休,「謝禮」都經由張池的手。
蔡長老說的「搬家」事件,應該發生在1950年,廟會到家募捐時發生的。當時張池已蒙召很久,1939年當看西街執事的張蕭勸,在經濟上、觀念上或信仰上拒絕廟會的捐款所致。
那麼許朝長老為何有這樣的想法呢?至少不是批評寡婦張蕭勸執事的做法,乃是說出自己的看法或做法。第一代信徒所承受的社會壓力,我們這第三代信徒不能了解,也說不準。許朝母方謝黃意的親戚都當廟會的要職不說,許朝娶魏饌搬進的「舊魚港」,就是保安宮的廟庭附近。以前在謝許朝家後庭的「石龜」,2009年的現在被搬入保安宮內。8月中旬編者親自前往證實。許朝
信主前的年輕許朝,廟方看重他,想必他也因魏家的緣故,大大奉獻給了廟會。那麼信主後呢?
推測甚至1904年斗六梅山的七級地震,許朝也可能大大捐款給廟會。當時魏饌父親剛過世不久,許朝夫婦在經濟還屬富裕,又因入臺已40年的臺灣基督教會,特別是漢人的教會,除太平境以外還是搖搖欲墜,比不上廟會的救災有力。1902年太平境建新堂也都看英國人的臉,籌算英鎊的補助多寡。1904年許朝剛認識主,但因母親的關係未受洗禮(1908年10月4日受洗)。信主後,許朝對廟會募捐的反應是,救災,要大大捐出; 蓋廟,一文不出。
不敵擋我們的,就是幫助我們的。(馬可福音九章40節;參考路加福音九章50節)
1955年看西街蓋紀念性的新堂,許朝長老手中沒有奉獻的錢。那一年也是許朝長老結束養蜜蜂的一年。他就把處理(蜜蜂、採蜜工具)掉的錢統統為「建堂」奉獻,如同路加福音二十一章投兩個小錢的寡婦,這空博士黃俊哲說的。
有時排解人家事
蔡長老繼續說— 「當教會中一位姊妹血官的女兒想要投河自殺時,許朝長老每天到她家去安慰她,血官完全崩潰。因女兒硬要嫁給那位帥哥時,曾經有吵過架,那時,說出氣話:妳硬得要嫁給他,有問題時就不要回家!」
「結婚只三個月,嚴重問題真來了。對方完全是騙子又騙婚。女兒就按照所說的,不回家!」
「許長老每天去,坐在血官旁邊,一言不發。一天又一天,陪伴她。大約七天。」
「終於,血官開口說:許長老!明天你不必來了,我心已敞開了!被釋放了!」
「隔天,許朝長老『真的』沒有去血官家。您做得到最後這一招,『真不再去』嗎?」
「許長老以『行動』安慰人、以『信任』交往人、以『交託』面對上主。他是這樣的長者。」
有時調節議會事
「許朝長老在會議桌上很少說意見。不過在結束時會說一兩句,表達他的想法。卻不一定是斷定人家的是否,或是推翻議決事項。」
「他常用的兩句是:一、大家的意見都很好。二、不過⋯⋯第一句話會讓你當他說『不過』時不會覺得『又來了』的反感。因他的口氣是溫和的。」
「許老長老常常說:『沒有對不對』等問題,只有『好和比較好』而已。」
節儉習性成自然
「在難得的機會聚集下,長執會後,大家通常都會留下來閒談。」蔡長老繼續發言。
「等一會兒,許長老會站起來,到開關的地方,說:不寫字啦,能否只留一燈。他就只留一燈,把其他燈都關掉。掃興嗎?不!很自然!因那個timing,那種口氣,很自然。是他節儉的德行所致啊!」
陳年心事苦中甘
「『Hu-ah、Hoa』的事情你知道嗎?」蔡長老突然面對面問編者。
編者一時聽不懂,至少問三次,才知道他提起我們的舅舅「富仔」的名字。剛好前一天,我們七、八個人前往市郊的養老院拜訪91歲的舅媽「白壳」,今能聽到謝富的消息也不錯。高興一時,卻也聽到從來不知道的許朝深沉的心聲。
「許朝有一次用沉重的口氣對我(蔡長老)說,生養六個女孩已經用太多精神、太辛苦啦!卻『莫代莫志』(臺語,無事找事)地抱進一位棄嬰來受苦。首先還自喜『有愛心』,後來才知道,心底是在順應世俗的意識下『想要一男』,是出於己意,竟違背了上帝的旨意。」
聽命勝於獻祭,順從勝於公羊的脂油。(撒母耳記上十五章22節)
許朝長老雖然有點後悔收養義子,但還是把全部不動產遺留給謝富,讓他還債。
這就是許朝長老向義子表達愛的方式。
編者回憶:蔡虔良長老直接從許朝本人聽到這句話,應該是1955年中,就是那一次,謝富無意中向老爹罵出「臺灣髒話」,激得許長老生涯中只那麼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怒髮衝冠」。
不管怎樣,能夠這樣聽到許長老對「富仔」的辛酸,後來又見這位父親對待這位義子是那麼具體的關心,可以想見在苦悶的心中所流露出的愛是多麼甜美,這是許長老將一生的信仰真摯地活出來。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