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舟已過萬重山!?

~美麗島事件卅周年反省文~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許天賢撰 2009年4月26日完稿於新樓醫院!

【撰者:許天賢牧師,1979年6月畢業於台南神學院道學碩士。1999年擔任長老教會總會議長。現任新樓醫院院牧部主任。】


序言
李白《早發白帝城》:『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詩人李白遭人誣陷流放夜郎(今貴州省西部),行至白帝城時突然獲得赦免,在歸途中寫下這首千古名篇。這是一首歷盡磨難、飽經滄桑後,駕馭了自己命運之舟,歡欣愉悅的人生交響曲,曲音曲意氣勢磅礡,把兩岸的猿叫聲拋在腦後,瀟灑飄撇的經過萬重山。
今年二二八事件62週年在高雄舉行,我被邀請去當國殤紀念會的主持人。當時馬英九總統也出席在場,我記���我跟他講了一些話,其中有一段是這樣說的:『1979年美麗島事件發生後,我在那年12月2��日主持林子內教會聖誕節讚美禮拜時,從講台上被捕,隨後關了三年。但是,馬總統,我告訴你�����到現在我的心中沒有恨,只有祈禱,祈禱台灣能夠享有真正公義與和平,民主與自由!』
時光荏苒,已過30年,回想當時被蠻橫的國民黨特務在沒有拘捕令之下被捕入獄至今���現在的心情,有點像當時李白所寫的這首詩──輕舟已過萬重山!
啟蒙的年代
小時候看布袋戲時,常常聽到:『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關心。』後來才知道這是知識份子的本份。
從出生到高中畢業,一直是在國民黨掌控的教育制度下被教育,甚至當兵時也因所謂的『家世清白』而被選為服二年憲兵役���到進入台南神學院後,學術風氣自由開放,圖書館採開架式的,因此讀了許多「不該讀的禁書」,許多���在那時候開竅,加以經過老師彌迪理牧師、郭榮敏老師及謝秀雄老師的啟蒙,知道認識聖經中以前從����讀過的許多經文:
阿摩司書五章24節:「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滔滔。」
彌迦書六章8節:「世人啊,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祂向你所要求���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
路加福音四:13-19『魔鬼已經盡逐項的試,就暫時離開伊。耶穌佇聖神�������能,倒轉去加利利;伊的名聲遍傳佇四圍的地方。伊佇in的會堂教示,互眾人謳咾伊。耶穌到���撒勒,就是伊長成的所在。佇安息日,照伊平常的法度入會堂,就徛teh欲讀。有人將先知以賽亞的冊互伊,伊就掀開,尋著彼所在記講:「主的神臨到我,因為伊用油抹我,互我傳福音互喪鄉人;伊有差我給受掠的人講:In會得解放,給睛暝的講,In會得著閣光,來解放受壓制的人,宣傳主歡喜的年。」』
腓立比書二:4-5『恁逐人莫得顧家己的事,也著顧別人的事。5 恁著有基督耶穌的心做心。』
說被這些經文啟發或被感動也好,才漸漸知道要成為一個基督徒,甚至將來要當傳道人,必須除了本身的靈魂得救問題以外,尚需關懷社會、鄉土、國家甚至世界!
依據聖經的教訓,來落實信仰,實踐關懷社會國家的教導,在戒嚴的時代,這是很大的禁忌。但既然將來要走傳道人這條路,若不盡該盡的責任,就不如不要選這條路,才不會有辱主名。因有這種心境,在當時才會繼續完成神學院的學業,也因此『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一步一步走入『監獄』的界線,至今無怨無悔!
這也讓我想到『給無名的傳道者』的文章:
當天昲光的時候,世間路越來越艱難、…。秋風和秋雨打碎了你的眠夢;越頭看所行過的路途攏是坎坷不平,有失敗,有得勝,更有心灰意冷;但是,你卻安呢對自己講:是自己的手甘心放下世上的享受;是自己的腳甘願來到苦難的道路奔走!「選中」這條無自由的道路並非出於無奈,反倒轉是大膽使用了自己的「自由」!所以,寧苦互目屎一滴一滴流向內心,遙望各各他的山頂,就是至死也絕對無退後!
真善美學術社
在南神當學生的時候,我們這一班在學生會之下組織一個「真善美學術社」。真善美學術社以我們這班為主體,受到學校老師同學非常「熱烈的迴響」,此一迴響卻是褒貶參半。透過真善美學術社,我們在那時便曾天真而單純的邀請當時要競選台南市市長的候選人蘇南成(代表黨外)與張麗堂(代表國民黨)到校公開演講、對話、辯論(蘇南成出席,張麗堂缺席)。此一舉動受到當時校方蔡虔良總務主任(他是看西街教會的長老,也是當時張麗堂先生的機要秘書)『好意』的『阻擋』,他告訴我們若舉辦的這些活動,校方反對,且政府也會抓人。由此可見當時舉辦活動的困難度。但我們堅持校方的職員無權干涉學生會的活動,所以照常舉行。
記得當時成大的學生很羨慕南神的學生能夠突破障礙辦這些活動;因為每個學校都設有訓育組與教官,控制學生思想言論,是絕對不允許學生舉辦這種『反動思想』的活動的。
真善美學術社曾多次邀請當時稱為「黨外人士」像黃信介、施明德、姚嘉文、張俊宏、許信良、楊青矗、陳映真等人前來演講,學生方面有許多人相當贊同與支持,也有些學生相當懼怕。但也有人會受情治單位之交待或收買而偷偷錄音(當時價碼為新台幣800元,相當於學生兩個月的伙食費,因此我們給這些人一個綽號叫「水晶800」)。
緊張中的輕鬆對話──假會友真特務
當時的國民黨政府也派了臥底人士在校監視,校方也認為我們這班是麻煩製造者──(當時蕭清芬院長送我們這班的封號)。在那時我們所辦活動中並未對校外公開,我因擔任真善美學術社總務之職而負責門禁的工作。
每次我都會發現有很多陌生的臉孔想混入活動中。他們無外乎是政府派來的特務或情治單位的人員。那些無法提出正當的身份證明而被我拒於門外的人士(後來知道他們是台南市警察局保防室的特務),在美麗島事件發生後,便是逮捕我入獄的特務。我負責門禁的工作,那些情治單位的人想要進入會場來監聽,被我阻擋在第九教室門口時,曾發生如下的對話:
「對不起,你不是學校的學生,不能進去?」
『喔,但我是教會的會友,可以進去旁聽吧?』
「哪一間教會啊?」
『太平境教會。』
「你們的牧師是誰啊?」
『-------- (答不出來)』。後來他們也學乖了,而去打聽牧師的名字,因而有承繼上面接著如下的對話:「那你們的牧師叫什麼名字啊!」
『喔,他叫王南傑牧師。』
「那你會不會唸主的祈禱文啊?!」『---------- (又答不出來)』。
現在回想起來還覺莞爾呢!
一簍歹柑?TROUBLE MAKER?
組織真善美學術社,我們這一群校方認為Trouble Maker的學生,總是帶給學校相當大的困擾。因為每次辦活動,都會有八大情治系統的人來找蕭院長、龔書森老師、總務處兵先生等,而且校園中就會突然出現一些陌生的臉孔,使氣氛變得很詭異。
直到畢業典禮那一天,蔡有全代表畢業生致詞說,我們像是『一簍歹柑』在校中滾來滾去沒人要。當時沒有一位老師願意擔任我們的導師,最後由鄭兒玉牧師與Dr.Gelzer來擔任。幸而鄭兒玉牧師娘,以無限的愛心來關懷我們,直至今日我們仍非常感謝她。我個人在猜想,也許當我們畢業的那一天,最高興的該是蕭清芬院長,一定如釋重負,心中很高興我們這一簍「歹柑仔」終於送出門了!
被褻瀆的宗教信仰──從講台到黑牢
1979年6月畢業,受總會傳道委員會分派至嘉義中會林子內教會牧會。當年12月10日晚上,基於信仰與人權自由的立場來關心台灣的民主運動,我前往高雄參加人權日的紀念遊行。卻陷入國民黨政府設下的陷阱,引發警民衝突的「美麗島事件」。因已有許多人寫文章出書詳述此事件,於此不再贅述。事件發生後,國民黨政府於12月13開始大肆逮捕黨外人士。
12月23日,我正在教會主持聖誕節讚美禮拜,四位情治單位人員,也就是學生時代曾被我拒於門外的那幾位特務,無任何拘捕令便將我從講台上架走。他們出現在林子內教會側門時,我心中便有數。當他們上講台要拉我下去時,我告訴他們:我在主持聖誕讚美禮拜,請等一下,禮拜完後,我會跟你們走。他們並不聽,就強行將我帶走。於是我就要求出示拘捕令。他們說:這種事還用拘捕令?我們就是拘捕令。在這種情形下,林子內教會的會友「目啁金金人傷重」的看他們的傳道人被逮捕,一去就是三年。
被捕那天是我大女兒雅茹周歲生日;二女兒雅婷已在媽媽的子宮中孕育三個月。頓時,教會與我的家庭陷入愁雲慘霧中。猶記得出獄後我的二女兒長達半年不認我,因在她童稚的記憶裡,眼前的這位陌生人不是爸爸,她告訴媽媽說:『這不是爸爸,爸爸在警察那裡。』因為自她出生後,看到爸爸都是在龜山監獄面會時,沒想到爸爸會突然出現在家裡。至今想到此都還會心酸酸的。
被逮捕後,隔年1980年1月6日第1453期教會公報以頭版頭條新聞方式報導: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嘉義中會所屬林子內教會傳道師許天賢於主後1979年12月23日(禮拜日),上午11時20分,在主持禮拜中,被便衣警察非法強行挾持。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接獲此項消息後,表示深切關心,決定將向警政當局,提出最嚴重抗議。
該會表示,台南市警察局人員,在慶祝救主誕生的讚美禮拜進行中,闖入聖堂,拘擒正在主持禮典中的聖職人員,乃是褻瀆上帝的醜陋粗暴行動。此舉破壞教會崇拜,侵犯神聖的宗教信仰。』
嘉義中會也函警政署長請說明便衣員警違法闖入禮拜堂侵犯禮拜無票拘捕傳道師事件,同期公報第三版如此報導:
『嘉義中會所屬林子內教會許天賢,於12月23日上午11點20分,主持慶祝聖誕禮拜中,突被自稱警方執行人員的不明份子,在講壇上挾持架走。嘉義中會接獲報告後,隨即與總會聯絡,並立刻召開中會常委會,成立特別小組。該小組己去函請警政署長孔令晟,函請說明許天賢被非法拘捕的事由。並為警方執行人員侵犯神聖的聖誕讚美禮拜儀式,惡意破壞宗教信仰尊嚴、漠視法治人權,提出強烈的抗議。25日上午該中��特派主要��部陪同總會代表前往該教會了解當天發生情形,並慰問該會長執會友暨家屬。當天是許天賢奉派為傳道師所主持的第一次聖誕禮拜,同時也是他女兒的週歲。11點20分許天賢正在主持禮拜儀式中,突然在講台的左側門外出現四名陌生外地人,其中二人在門外守侯,另二人闖入禮拜堂內。許天賢問這兩人說:我犯了什麼罪?為何要這樣來抓我?他們說:有,你與高雄美麗島事件有關。許問:你們有無拘票?其中一人從口袋中,拿出一張有青天白日印記的證件,幌了幌立即收起,並說,我們已有證據,不必要拘票!』
情治單位居然在光天化日下,侵入神聖的教堂內,沒有拘票,沒有會同鄰里長及管區警員,更拒絶教會長老的保證,公然挾持傳道人員而去。在希特勒統治下的特工人員也沒有這種在聖堂內公然抓人的作風。』
同期公報另有一篇文章說到:『當希特勒執政時,其手下不曾在教會作禮拜中,進禮拜堂逮人,已逝神學泰斗卡爾.巴特及其同志根據基督教信仰,發表「巴門宣言」,反抗希特勒的干涉宗教。黨工人員要逮捕他,只得在禮拜堂外邊等著,直到禮拜完後才拘捕他,而二十世紀德國殉道者潘霍華,因事被納粹黨扣押,也是在其主持禮拜完後才執行。戰後曾任東京大學校長的矢內原忠雄,在第二次大戰期間為該校經濟學教授。他在其查經刋物,根據聖經發表反對日本國政府的言論;又在日比谷大會堂帶領會眾祈禱,求上帝讓日本國戰敗,並逮捕他,但還是在他領完聚會之後。』
林仔內教會
林仔內位於白河鎮靠山的角落,地名源起,庄內耆老均稱不知情,不過日據時代,外庄人稱此地為樂園。
林子內教會建於1963年,因長老教會百年倍加運動,由白河教會分出的子會。
林子內教會未設之前,信徒步行六公里到白河做禮拜,信主熱忱感人。
這個小村落,沒有栽植著名的蓮花,只有滿山遍野的柳丁、橘、柚果園,有些田裡也種植煙草。現任林仔內教會的蕭瑞巧牧師,在這偏遠的農村教會牧會工作,投入社區營造,使這沒有什麼特殊資源的農村,保留了寶貴的農村文化與自然生態,提供特殊的遊憩空間。
歷任牧師/傳道師:莫山河宣道師、李石記宣道師、許平仁傳道師、劉火囑託傳道、潘純榮牧師、潘德宗牧師、許天賢傳道師(1979-1984)、趙主亮傳道師、楊立仁牧師、蕭瑞巧牧師(1995迄今)。
我於1979年8月受派到林仔內教會,當年12月即被逮捕入獄,這對一間純樸的庄腳教會來說,是非常大的衝擊,但讓我至今還深深感動的是,林子內教會事件後信徒每日舉行祈禱會,熱切祈禱盼望許天賢早日歸來,參加的人數平均40人,以迫切虔誠的祈禱求主帶帶領,主日崇拜的人數不但沒有減少,甚至人數與奉獻都增加了一倍,可見信徒的信仰在患難中,更形團結、堅定。這也見證長老教會焚而不毀的信仰精神!
1980年也是嘉義中會五十週年慶,議長戴馨德牧師曾說:「今年是嘉中慶祝五十禧年,在這一年中,表現最突出的可說是林子內教會,它是值得嘉許的。」這句話是7月2日,當議長和幹事梁坤富牧師抵林仔內教會,與長執商討續留我內人駐在教會之後所說的。教會對於一個傳教者的關心與愛護,特別是在患難中的人,這正顯示出活活的見證,不止在今世代,且要在後世永遠流傳其美蹟。
刑求凌辱下的自白書
被捕後一上車,就被手銬反扣,並被挾坐於車子後座之中間位子,被兩邊的人以手肘毆打攻擊,且又以嘲笑的口吻對我說:
「什麼台灣囝仔不打台灣囝仔?」
「神職人員『插』什麼政治?」
「恁長老教會專門在跟政府作對。」
「什麼學校嘛(指南神)?關關起來好啦!」
到了台南市警察局保防組,在威脅嘲諷羞辱之下,依照他們的意思被迫寫下自白書,還被諷刺地說「你的文章很流暢,字也不錯嘛!」��過一天一夜疲勞審訊後被送往南警部壽山司令部,刑求逼供審問,受盡凌辱、吃白米飯配鹽水兩個禮拜���釘腳鐐。審問時,天氣寒冷的冬天,卻只讓我穿內衣褲,人格尊嚴盡失。接著,送往北警總又轉土城看守所,判刑三年,移監到龜山。
三年牢獄生活,利用時間讀了好多書也寫了許多詩��信,出獄後因林培松牧師與蔡明憲弟兄(曾任立委與國防部副部長)的鼓勵,把詩信集結出書,��名為���鎖不住的心聲》,也是我的第一本書。
出獄後,常自嘲自己在龜山政治研究所,���讀政治,然後自己頒給自己一個碩士學位呢!
如今回首來時路,能為台灣做此付出小小犧���,而促使台灣走向更民主與自由,也蠻值得的。也確實有『輕舟已過萬重山』的感覺!
剛被捕進入監獄時:刑求、腳鐐、手銬、吃「鹽水飯」、禁見、禁看報紙,坐監的生活���盡自由。那時幸而有鄭兒玉牧師想盡辦法送了一本聖經進來給我,那本聖經我前前後後讀了五遍半,第六遍���未讀完就出獄了。
哈巴谷書三章17~19節:「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橄欖樹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心,因救我的上帝���樂。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祂使我的腳快如母鹿,又使我穩行在高處。」這是我在監獄裡面���喜歡的一���經文。這段經文給我很大的支持力量。
可惜那本聖經因屢次搬遷而丟失了!
對台南神學院的衝擊
在南�������被關時,有一次被提問,書記官拿了一份《中國時報》報紙給我看,消息內容是當時的台南神學院��清芬院長與王憲治牧師,發表聲明:
「美麗島事件被捕的這些人,雖然他們是台南神學院畢業的學���,但這純屬個人行為,與我們台南神學院無任何關連」。
《台灣教會公報》1456期刊登一則消息略謂:
『台南神學院於元月22日經全體教師會議議決,發表一份給教會的公開信,請各位牧長、會友多為該校代禱,求主保守引導度過試煉中的困境,函稱『:各位牧長、諸位會友收信平安:自從高雄不幸事件發生後,報章輿論譁然,交相指責,而本院有少數師生及校友牽涉其中,致使學院處境困危,我們對此深感沉痛。』』
出獄後與弘宣兄談及此事,他說調查局的人拿錄音帶給他聽,是蕭清芬院長與王憲治牧師在台南神學院禮拜堂早禱時,當場做撇清宣佈。因現場有受調查局收買的人錄音,才將此事公開於報章,並傳至監獄中。提此事件並沒有任何指責之意,只是為歷史做些紀錄。但坦白說,在監獄聽到這些消息,確實讓人很心寒。當然,我的所作所為我自己要去承擔,但想想在學校中,就是因為老師如此教導我們要去實踐去見證信仰,關心國家社會,我們依照老師教導去實踐,但當事件發生後卻得不到學校的聲援支持,卻發表這樣的聲明函,確實很令人沮喪。畢竟我也是有血有肉有情感有感受的啊!這讓我想到教育學上的一句名言──Do what I say,do not do what I do!
尋尋覓覓是非公義
出獄後也聽蕭清芬院長說,曾因我們這些被捕的人有多人是台南神學院的畢業生,計程車司機知道他是院長,向他表示能教導這樣的學生,非常敬佩而免費搭過計程車。在這卅年中,他的女兒也曾在民進黨中央黨部服務,更當過立委及其他官職呢!
還記得當兵時我服憲兵役,當時我們的司令是汪敬煦。退伍幾年後,美麗島事件發生時,他已高升為警備總部總司令。被捕時由南警總送往北警總時,帶隊押解我的,竟然就是當兵時的副連長,那時他已升為連長。好笑的是他根本不敢跟我打招呼,反而擔心我認出他來的樣子。
憶起學生時代當「抓耙子」偷錄音的人,如今竟也在學校當教授。讓我想到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之陳溪圳、吳清億、黃六點、廖恩加、袁鄒富來、吳東河….這些牧師,日本時代支持日本政府,大喊「天皇萬歲」;國民黨時代支持國民黨政府大喊「中華民國萬歲」的人,都能在大間教會當牧師而且一呆就好久,又能不被「清算」。而且在我們被捕期間,他們拿了國民黨補助的錢,辦一個所謂的『聖經與信仰』的小報刊,每一期都在罵我們這些被捕被關的人,至今都沒事呢!?但像我們因為爭取台灣的民主自由人權被關過的人,出獄後要找間教會或換教會都相當困難。幸好義光教會成立,才能有間教會容我、接納我。誰說教會內不需要是非公義呢?
前些日子,有台神一位學生因要撰寫論文來找我,想談談美麗島事件後,我對那些捉我去關的人,是否還有恨怨?我如何原諒這些人?請我做一些反省檢討。我告訴她,這些人我早就忘了,他們的長相我也不記得了。如果說真的要反省檢討,反而是應該去檢討當時候的教會及領導者階層以及某些教會的牧者及會友的態度!我們這些被捉去關的人,當時除了依附國民黨的既得利益者以外,大多數的海內外台灣人民都支援同情聲援我們,反觀長老教會,若非後來高俊明牧師也被逮捕,我們這幾個人也許會變成長老教會的棄兒呢?
如陳南州牧師在「美麗島事件廿週年紀念文集」所描述,當時總會領導者的態度,值得探討。坦白說在高俊明牧師被捕前,我們並未得到總會的支持與關心,而且在獄中也聽到總會的領導者與一些幹部批評我們,說我們這些人在校就是『麻煩的製造者』,被捕是罪有應得。或許在當時大家心中都害怕,也許每個人心中真的都有軟弱的部分,但是如此「撇清」的方式,卻讓人心寒且難以接受。
在我內心中深深的感覺到,若就此事件來比較當時教會與社會對我們這些政治受難者的認同,則社會上接受度遠遠超於教會界。但在此要特別感謝上帝,讓我們這群人能搭上這班歷史的列車。更要感謝高俊明牧師,因您的被捕,我們這些微不足道的小人物(Small potato,potato chip)才能沾光受到教會關懷,這是我心中深切的感觸。
看看總會在我們被逮捕與高牧師被逮捕後所發表的牧函內容,不難窺知一二: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發表有關高雄事件牧函(教會公報1455期)
「高雄事件」中涉及少數長老教會人士,引起外界諸多猜疑和誤解,本教會鄭重聲明不得因之誣指與本教會有所牽連。最近各報不斷猜測「高雄事件」有某宗教團體幕後指使,甚至影射長老教會參與其事。該項謠傳已嚴重破壞社會團結擾亂民心,造成教會困擾。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總幹事高俊明牧師被捕該教會特發表緊急牧函(教會公報1470期)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總幹事高俊明牧師,於4月24日(禮拜四)晚上9時許被捕,該教會總會於次日上午召開緊急常置常務委員會,發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緊急牧函」稱:我總會總幹事高俊明牧師以涉嫌藏匿逃犯之名遭警總逮捕,使我全體教會深感震驚與困惑。
……呼籲全體教會為此突發事件迫切禱告,並函請我全體教會統一於4月27日(本週主日)晚間7時半起,假各地舉行特別聯合禁食禱告會。並請各教會暫停原定聚會,帶領全體信徒前往參加聯合禁食禱告會。
另外也回想當時的新聞局長宋楚瑜,透過報紙每天譴責唾罵我們的人,十年前也能成為總統候選人。過去在他的主導下,與國民黨成為共犯,壓迫新聞自由,宰制輿論,且沒收我長老教會白話字聖經與太魯閣語聖經及教會公報的人,民進黨阿扁執政後,他好像更風光更搖擺,看不到任何的轉型正義。
今年是鄭南榕為台灣獨立與言論自由壯烈自焚廿週年,想想鄭南榕,想想二二八的先烈,想想陳文成博士,想想林義雄家媽孫三人的慘案,阿扁實在對不起台灣!
答辯書
因國際壓力之下,國民黨不得不在那時候舉行公開審判,現在細細想來,這公開審判影響台灣的民主與對社會的衝擊實在非常大。美麗島事件會成為台灣民主政治的分水嶺,全是因為公開審判,平面新聞媒體把當時我們在法庭上所說的話,幾乎百分之百的報導,讓臺灣人民重新認識我們這些『叛亂犯』『暴行脅迫犯』,也讓國民黨後悔不已。但為時已晚,許多人民覺醒了,也提高他們對民主自由的要求度。
下面摘錄當時我的辯護律師與我個人的答辯狀:
辯護人李勝雄律師在審判時,當場呈庭「陳述狀」乙份,對許天賢傳道師涉嫌暴行脅迫罪案審判庭依事實法律提出答辯:
『……證人楊瑞龍陳述為:「許天賢沒有毆打憲警人員,本人見許天賢被夾在人群中擠來擠去,當時許天賢既無佩標幟亦無拿火把或木棍」。楊瑞龍並當庭表示在調查筆錄之證言係被迫簽並不實在,且渠陳述時激動得真情畢露,並聲稱為正義不怕因此被判刑,言詞語氣真切,連審判長也當庭稱讚他的勇氣,法庭每人均親眼目睹聽得很清楚,足可採信,而伊在警察局秘密偵訊備受威脅之筆錄,自無可取信之價值……』
我也在審判庭提出我個人的答辯書:
『……身為傳教者,向不主張暴力反而到處宣揚耶穌基督仁愛、和平、寬恕、憐憫的精神,這也是被告身為傳教者一生中的使命及責任。
……被告呼籲及請情治人員不要故意褻瀆及蔑視宗教。被告認為越文明的國家,就越尊重宗教的莊嚴神聖性,被告這次正值主持教會聖誕主日讚美禮拜,而遭受情治人員無拘狀之非法逮捕,況且即使是合法的逮捕也不相差十餘分鐘,當時被告曾一再要求等被告主持禮拜完後再說,而情治人員却不理被告之所求,這不是故意褻瀆、凌辱、破壞宗教的莊嚴神聖,那又是什麼呢?
……盼望通過此次不幸事件,讓全國同胞��識到「與其詛咒黑暗,不如點亮蠟燭」之格言。更進一步,同心協力,共同携手來創造一個更健全的社會。使我們的社會,人人都能以愛心來消化怨恨,以正義來代替不義。以真理來取代歪曲。更祈願我們的國家永遠擁有真正的公平與正義,誠如先知阿摩司所說:使公平如大水滾滾,公義如江河滔滔。』
出獄後的困境──英雄?狗熊?
出獄後,曾經有許多人要我出來競選公職,甚至在義光教會牧會時,有人要我出來競選台北市議員,說只要我答應,就等著當選。出獄後還是不後悔繼續投入台灣民主運動,追求台灣獨立。有時候在助選或演講時受到台灣民眾的歡迎禮遇程度,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呢!但我還是堅持要走牧會這條路,因這是當時我在神學院畢業前跟上帝的約定。至今,我是美麗島事件中極少數未曾競選公職者之一。
記得坐完三年政治監出獄後,已蒙主恩召的王梓超牧師每次看到我,都會緊握著我的手告訴我:『天賢啊,你是台灣的民族英雄喔!』故前總會總幹事黃武東牧師許多次遇到我,都跟我比大拇指。但其實我們這些因美麗島事件被捕的人,至今從未自稱過「英雄」!不管歷史對我們的評價是貶、是褒;是唾棄、是讚揚;是辱罵或是歌頌;我們都已不在意。
若不是上帝的憐憫,自己在牧會工作上也盡力盡責的話,如上所提過,連找間教會來牧會都會遇到很大的阻礙呢!所以自己曾經質疑過自己:在長老教會中,我到底是英雄還是狗熊呢?我不想當英雄,但也不希望被看待成狗熊!
但不論如何,我很慶幸在台灣的歷史過程中,在促進台灣政治走向民主自由化的過程中,盡了我該盡的一份小小的力量。我更高興,我在台灣的歷史中,能搭上這班民主改革的時代列車。
信仰的同伴──紀念與感謝
美麗島事件發生且被捕入監後,教會、同工、親戚、朋友反應不一,箇中滋味點滴在心頭。雖說一路走來,困難重重,但細細想來,還是有許多感謝,特別感謝上帝的引領保守,在『兩岸猿聲啼不住』的困擾下,上帝引領我經過死蔭的幽谷,讓『輕舟渡過萬重山』!
在此我要感謝嘉義西門教會與陳博誠牧師對我的支持與關心。特別感念謝淑民長老,他是我被捕後第一位關懷我牧師娘的人,我的牧師娘與他素昧平生,我被捕後,他到教會去看牧師娘,沒說什麼話,只遞了一封署名「信仰的同伴」裡面附錢的信封給她。三年之中,默默的對我家庭至誠的關懷。他是一位值得我尊敬與懷念的長老。
另外,對於當時嘉義中會的牧長:陳博誠牧師、梁坤富牧師、戴馨德牧師、許信一牧師、潘慶彰牧師、石清州牧師、湯孟宗牧師、及台南神學院謝敏川牧師等,他們在我被捕後,對於林子內教會的各種事工予以全力的支援與協助﹔更思念林子內教會故李茂盛長老。
也要感謝聖教會的白義豐牧師,他雖不是我們長老教會的牧師,卻也不懼政府的打壓,挺身出來關懷我們這些政治受難者的家屬,至今仍相當佩服他的勇氣與愛心。
感念潘雪惠(天母教會莊松輝牧師娘)不辭辛勞,幾乎每個禮拜都來探監。
坐監3年,內人雪雲(現任南中湖美教會牧師)獨自擔起牧會及養育女兒的重責,有時要以背巾背著女兒指揮聖歌隊,或家庭禮拜的主理講道;沒有她,在這段期間,家將不成家!
結語
自美麗島事件後,台灣經過卅年的民主衝擊與洗禮:街頭運動、學生運動促使萬年國會全面改選、開放媒體、解除戒嚴、黨禁、報禁、總統直接民選、政黨輪替、政權和平轉移……原本出現一線曙光,但台灣人不知珍惜,加以阿扁執政八年,因為未能做到『心清氣,手清潔』而使政權重回國民黨手中。目前從種種跡象看來,民主倒退,言論緊縮,不論經濟政策或國際外交,都試圖抱著中國大腿,但卻��往自取其辱,被踢得鼻青臉腫;有人更擔心煮青蛙效應,馬英九一步一步把台灣帶向與中國統一的路,台灣���又沒警覺,只知『瘋賺錢』,最後不用一兵一卒一砲彈,台灣就這樣輕易的被統一了!
雖說個人心靈上某方面來說,似是「輕舟已過萬重山」,但看看目前台灣的情勢,似乎是「才下眉頭又���心頭」,真實的『兩岸』猿聲,至今還是高亢擾人惱人,想要獨立建國,讓輕舟再度渡過萬重山,���們需要同心祈禱上帝叫醒台灣人,恩典憐憫台灣,讓台灣人能更團結,為台灣能早日建立公義、和平、平安、喜樂的新而獨立的台灣國而共同努力!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