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父親鄭錦榮牧師 (1921 – 2013)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鄭博仁、鄭博信、鄭信慧撰 錄自《鄭錦榮牧師安息主懷》。鄭錦榮牧師(Rev. John Chin-Jung Cheng)於2013年8月31日去世,享年92歲,於9月14日舉行感恩追思禮拜。 

鄭博仁撰 我們的懷念
父親五歲就失去他的父親,印象中沒有嚐過父愛,八歲時第一次到教會,才認識到有一位天上的父他可以叫“阿爸”。他嚐到的是天父的愛,也就用天父的愛來撫養他的孩子。他也知道這位天父所愛的,祂必管教,所以也用上帝的話來教導他的孩子。父親親自為我作嬰兒洗禮,成人堅信禮,婚禮。我從小在主日學聽他講聖經故事,大一點就聽他講道,他不但是我的父親,也是我的牧師,我成長過程的屬靈導師。
父親極重視教育,常督促教會的年青人務必好好念書,相信有好的教育才能有更好的機會去服事神,去幫助人。明白他這樣的心意,對我學醫及來美留學的過程有很大的影響,他和母親禱告的支持更是關鍵。父親也一直非常關心我的事奉,經常給我一些他的經驗談,適時指點一下。他也常有機會成為我的“同工”,一起參予一些事工,包括幫助某教會的成立,以及在醫療宣教事工給我的支持。
我也是父親在音樂方面的恩賜的受惠者,他帶領我進入古典音樂的世界,也讓我從聖樂的領受中體驗到神的大能和恩典。從初中加入聖歌隊一直到今年初他最後一次指揮,我在他指揮下唱男高音可能上千次,很多曲子也都唱過好幾次,也不知為什麼他的指揮還是那麼“耐看“,會有吸引你的地方。搬來加州工作以後,和他一起坐下來聽一流的音樂演奏,無論是在音樂廳或客廳,一直是我們共同的享受,我們的 “quality time.”
在過去幾個月中,父親進出醫院四次,電療30次,從照顧他中,我們看到他非常堅強的一面。雖然已相當衰弱,行動不便,吞嚥困難,又無法用言語表達,他仍然努力的過上帝給他的每一天,總是以微笑謝謝來看他的人。當我在病床邊陪他時,常喜歡握著他消瘦的手,一面回想他給我的愛,一面感謝神藉著他帶給我們一家更大的愛。父親將永遠活在我們的懷念裡,因為我們所紀念的是神在他豐盛的生命堜珗顯的恩典,慈愛和永生的應許。
鄭博信撰 父親的身影
那天深夜在五號公路上奔馳, 時時要提醒自己, 父親已經安然見主, 要專心開車. 但父親的身影卻也不由自主地浮現在腦海中. 想到三天前才被醫院的社工提醒, 要安排出院後的去處. 對這快速的轉變, 的確有突如其來, 招架不住的感覺.
數算了一下自己過去的年日, 發覺只有七個年頭沒有與父親住在同一個屋簷下. 生活起居的身影, 牧者的身影, 父親的身影, 祖父的身影, 都清楚地呈現在眼前. 記得小時候喜歡一大早就跑到父母親的房間, 父親跪在床頭禱告的身影還歷歷在目. 小時候功課不好, 父親親自指導數學, 英文, 也陪我練大提琴, 用風琴幫助我尋找準確的音高. 有一回實在拉得大失準頭, 父親生氣的離開, 還不慎把譜架踢翻了.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 還真不知如何是好. 印象中, 父親游泳, 跳水, 打桌球, 踢足球, 四十多的年紀還當守門員, 趴在地上, 在一群年青小伙子的腳下爭球, 面目神情是那麼的專注, 手腳是非常俐落的. 但是另一方面, 家中一些用具卻經常在他手中發生故障, 他倒是都不知道如何修復. 特別是住在美國的日子, 父親就常帶著微笑, 拿著故障的用具, 對我說 “ 阿信, 你看一看, 又不能用了”.
父親的那雙手以及他的微笑, 留給了我非常深刻的印象, 讓我有諸多的學習. 他的手所作牧養的果效都隨著他. 他的手在我成長過程中的帶領, 鼓勵, 呵護與塑造, 更是讓我受用不盡. 摸摸頭, 拍拍肩, 加上那註冊商標似的特有的微笑, 充分地表達了他的心意. 這樣的微笑在最後這段時間更凸顯出它的獨特. 無論是在家裡或在醫院, 無論是親人或是朋友來探訪, 或是醫生護士來幫助他, 父親總是伸手打招呼, 配上他那特有的微笑. 我深知他的伸手與微笑表達了他真誠的心意, 深具言語所無法表達的深刻與真實.
父親生活起居非常簡單樸實卻也不隨便. 對物質的需求沒有什麼講究也不在意. 但是對參加任何聚會時穿著的講究卻是自我要求最體面最正式的. 為的就是表達他對聚會重視的心意. 他對聚會的期待, 對詩班在聚會中事奉的心態, 更是設定了相當高的標準. 無論是參加聚會, 或是主持聚會, 或是帶領詩班練習, 看見父親在事前的準備與練習, 有時在書桌前, 有時在鋼琴前, 有時在散步途中, 自己唸唸有詞地思想講章, 或是比手畫腳, 自我陶醉地預備一首詩歌. 忠心敬業的身影, 給我留下學習的榜樣.
父親言詞不多卻充滿智慧與能力. 經常由他口出的一句話, 讓我茅塞頓開, 豁然開朗. 無論是信心的操練或是生活的哲理, 父親用許多智慧的言語幫助了許多人, 許多家庭. 他的智慧也表現在他與孫兒女的交談當中. 父親並沒有母親那種帶小孩的耐心與技巧, 卻也盡力做個好幫手, 在日常生活當中, 智慧的話語給孫兒女們留下許多的懷念與溫馨的記憶.
父親一生服事上帝以及祂的話語, 是一位有愛心的丈夫與父親, 是兒女們的榜樣, 是忠心的牧者, 溫和的祖父, 熱愛聖樂與詩班指揮的事奉. 他是上帝所愛的.
鄭純慧撰 爸走的那一天
生有時、死有時、哭有時、笑有時、保守有時、失落有時.......
爸在我兒子結婚的同一天離開了我們,在那一天中,我經歷了一生中莫大的喜樂和極致的痛苦。
從LA趕回來的路上,車窗外五號公路上,除了車燈照到的地方,四面全被一望無際的黑暗攏照,而我的心裡則是被無法逃脫的自責所捆綁,想著沒有家人陪伴的媽,想著來不及說再見的爸,我痛徹心扉,甚至不願接受安慰。
理智上知道一切出於神的美意,也願意憑著信心照單全收,感情上卻仍埋怨神,為什麼不能讓爸等到我們回來呢 ?
看著窗外,任憑我睜大眼睛也看不見任何事物,但是我清楚的知道窗外路邊有花草、樹木,遠處有山;太陽也正等待著按時再度升起。
我求神光照,讓我看見那些被憂傷掩蓋之下的恩典,我開始數算主恩。
過去五個月,神讓我和爸媽有朝夕相處的時間,看見病中的爸如何順服神所為他安排的道路,並為了愛他的家人努力地和病痛搏鬥;看見媽媽所付出的那種對丈夫/孩 子的爸/神的僕人無怨無悔的愛;看見我們一家大小輪班,全天日夜陪伴爸媽,沒有勉強,沒有重擔,完全是出於彼此相愛的心。看見全家人仰望神,信靠神,順服 神,盡力在一切的事上能榮耀神。
想起自己這幾週以來的禱告,求神保守爸在婚禮之前不出任何狀況,等我們回來。那一天晚上,10點鐘婚禮結束、送走 新人和賓客;11點鐘正準備趕路回到Fremont,接到了已經提前離開婚宴的大哥打來電話說:"慢慢開車,不要趕路,安全第一,爸已經與主同在了"。這 是天父的愛、是父親的愛。
爸一生留給我們的就是"愛",他愛神,也為神所愛;他愛妻兒,也深深的被他的妻兒、孫所愛;他愛他所牧養的羊,他所餵養 的羊也都愛他。爸爸一生忠心在主所交托他的工作。我心不再哀傷,因為我已得主安慰,因為我知道爸爸見到的是那位喜悅他、愛他的主,那位稱他是"忠心、良善 的僕人"的主。爸已經看見了他一生所等待的-主的笑容。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