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尚節由廈門赴臺灣培靈佈道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摘自《宋尚節傳》


中國大佈道家宋尚節(1901-1944),於1936年4月15日由廈門到基隆。翌16日起至5月8日止,在台北、台中、台南三地開培靈佈道會,每地各一周,而於5月9日由高雄回廈門。關於佈道會的盛況,報導甚多,如《台灣教會公報》1936年5月號 p.11-12,同6月號 p.5、20;The Presbyterian Messenger, Oct. 1936 p.303-306等。我也曾草一文[參見《壹葉通訊》75] 簡述之。茲自《宋尚節傳》摘「由廈門赴台灣」一段,如下:     (LES


(1936年宋尚節)在廈門過復活節。時全廈教會已著手籌備全國基督徒查經會,並獻出千元,津貼北方百名代表食宿川資。從此尚節到處領會時,招人報名出席,希望能造就更多信徒,在地上擴充天國疆域。
是時台北的艋舺長老教會請尚節赴台講道。那時台灣屬於日本統治,向來嚴厲,知者莫不勸阻。尚節卻決意前往,但加倍小心,只帶最簡單的行李,不帶十字架日�����等物,免啟疑竇。4月15���,偕王宗仁王宗誠昆仲同和二到台北,卻往見總督,蒙其派若干警察“保護��;未及休息,即行講道。附近各教會聞風而來,聚會者千餘人。開會時,警察目光四射,致認罪者不免有所顧����;但因聖靈催迫,很多人願意上前,其中多為教會領袖如長老執事等;為病人禱告亦在禁止之列,但主的恩典與能力猶如洪流泛濫,無法遏制。某次尚節請四人上台來作活標本:畫心於胸,寫明其罪,並使知惟有救主寶血能把這些罪塗抹,遮蔽,潔淨。不料其中一人胸前本生 有一個瘤,做了活標本以後,居然復痊愈了。又有一人在會中暴病哀呼,尚節為他按手後,也即刻好了。日警方知道了,監視愈嚴,每會都有速記,信件都要檢查。 某次尚節往二十幾里處的硫磺池洗澡,也派了二人乘特別汽車奉陪。在這樣嚴密監視之下,尚節仍為841人祈禱,組織了一百三十多隊的佈道隊。不守這些佈道隊 不許在戶外公開宣講,只可進入家庭作個別談道。日本當局忌知識階級尋求真理,故雖再三申請,只給一次機會向某校師生證道。星期六,有七八十名學生跑來開會,據後被開除,西校長亦因此革職,學校改由政府接辦。
到台中,許多在台北飽享靈筵的人紛紛隨往,結果台中的聽眾多了一倍。開會至一半,天忽下雨,使在布棚下泊道的二千餘人不得不擠在只有七八百席位的禮堂裡。大家共祈雨止,次日,雨果然停了。為避免警方干涉,尚節暗囑病人將姓名病況寫下,省卻抹油,只有禱告。結果蒙醫治者仍在會場歡呼哈利路亞,尚節急忙阻止,幸台中監視較台北略鬆,未受干涉,為1484人祈禱。
到台南聚會時,在台中聽道的人,又隨往台南,致聽眾又多一倍,約四五千人聚於棚內。台南當局曾派一代表到車站歡迎,視尚節為賀川豐彥。監視益鬆,學生亦可在下課後與會。教會要求政府准尚節為病人祈禱;政府准了,主的靈卻不准,故無抹油按手禱告之舉,然聽者越來越多。附近約百個堂會各派二三十人,即共有二三千人,計台南五萬教友中,前來聽道的約有五分之一。為3146人靈性祈求,組佈道隊六百隊,奉獻作傳道者凡六百餘人,奉獻錢鈔珠寶金飾作為佈道團經費者,共值約四千元。
台東來百餘代表,每人約花50元費用,自己享受了,也顧念到其他親友和弟兄姊妹,便苦求尚節到台東走一遭。奈行程已定,無法答應。臨行時,有七八百人相送, 一切無恙,只日曆一本被扣留。日本當局看到此人講道感動能力之大,可以使人痛哭流涕悔改認罪賠罪,又得眾人擁護熱愛,深怕鼓動人心,引發政治問題。故加以 “保護”,力求與群眾隔離。台灣信徒報名到廈門參加第二屆查經大會的有六百餘人,但是後來日本當局允許發給出境的,只有三百人。
台灣之行,有一事饒有趣味。一日,尚節在講道時,泛指偽善者而責備,“該死,假冒為善!”恰恰指正了某教堂的郭長老,這位長老知道尚節不認識他,以為或是牧師向尚節報告的。次晚他在另一角落坐著,不料尚節又指中了他:“該死!假冒偽善!”這位有嚴重隱罪的長老,於是深信必是牧師揭發的,就再也不赴會了,並禁止其妻赴會,還決心殺死牧師。有一天,他叫其妻邀請那位牧師到他家裡。牧師一到,郭長老便抽出利刀使勁刺去,卻因牧師跪下禱告,閃過了,刀鋒刺在牆上,斷為兩半。長老頓時覺悟自己罪大惡極,於是也跪下,痛哭認罪。他後來得到赦免,成為熱心愛主的工人。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