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尚節台灣之行 錄自《靈歷集光》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錄自《靈歷集光》第5章 神獨自引領(1934-1940) (4) 台湾之行,第二屆全國查經大會。《靈歷集光》是一本根據宋尚節博士約五十本日記編輯而成者。簡体字錄之。


应邀到台湾去领会。不知何故,此次离家不易,不得不在(1936年)4月7日离开上海,向家人告别。   

4月10日到达厦门,正逢受难节,晚上与一千多名会众纪念主的受难,外面还站着几百人。我述说马六甲Clay小姑娘离世的情景,许多听众闻之下泪。在英华学校操场,组织各布道团报告工作,许多老姊妹布道工作十分有成绩。我谈及神要我跑死路──张村、泰州,即将去的台湾,都是神要我跑的死路。因为台湾那时正被日本人统治,知情者都劝我莫去,我决定去,愿付代价,寻找好珠子(参阅 太13:45)。王宗仁牧师告诉我,江声报记者也来听道,意图攻击,却流泪而去。厦门教会已筹备第二届基督徒查经会,并奉献千元津贴北方百名代表食宿川资。

我只带最简单的行李在4月15日与王宗诚、王宗仁两人赴台北每天儆醒祷告,求主将“己”完全钉死。一到基隆,就知道《台湾新民晚报》已登我赴台事,并刊登我的照片。到台北与警察署高等主管会面,他问我为何信道?基督教与其他教有什么分别?我向他谈及圣灵如何攻人的心,信耶稣后,生命将有大改变。我告诉他自己过去也视基督教为迷信,劝他也要信耶稣。他提出要检查121封信徒交来的代祷信,又提及不许为病人祷告。事后知道厦门的日本记者给他们打电话说:“宋尚节善于麻醉人。”关于禁止为病人祷告,我乐甚,肉体医好算不了什么?

 4月15日当天晚上召开大会,宣告大会的四个目标:(1)祷告复兴。(2)查经复兴。(3)见证复兴。(4)征召天国军人。讲道时,有两个警察观察并作记录,认罪者不免有所顾忌,但因圣灵催迫,依然有很多人愿意到前面来祷告。

4月19日那天下午帮助人认罪时,有一教友忽然左手麻痹失力似枯手者, 在地上打滚甚是痛苦,我为他祷告,叫他起来,平安矣,好了。有一个叫骆等盛的,由8岁起,在心头上长一粒乌血,像瘤子似的,有54年了。我讲道时,请四人上台,我画心在其胸上,其中有他。他后来登台作见证说,从我画后,他的瘤子软软地消失了。

 这次台北有一千二百余人蒙恩,组织149队布道团,对外不公开,作个人领人归主的工作。日本人怕知识分子寻求真理,我只到淡水为男女校学生讲道一次。4月23日一早,多人到车站来告别。我吩咐淡水学校的女生速返校,免得教育部干涉。她们不得不从命与我们泪别。途经桃园、新竹、竹南都有蒙恩者向我流泪告别。

中午到了台中,中、日两国牧师都来迎接,信徒百余人唱欢迎歌。台北打电 话给台中,请市长接待我时,必须提出不许为病人祷告。故台中市长与我见面时,忠实照办。庐安弟兄接待我们住在他家中,家中种有许多兰花。   

由于台北的蒙恩者到台中不少,造成听众太多,不得不建能容纳二千人的帐 幕。4月25日那天下大雨,听众不得不搬到堂内聚会,而堂内只能容七八百人。全体呼求神止住雨使许多人能听到福音。神真是垂听众人的祷告,天渐渐晴起 来。   

4月28日,宗仁协助将954人分成5班,在帮助彻底认罪时,也求神按他们的信心,担当他们肉体的软弱。有一个来时只能爬行,忽然能行走,使许多人拍手,我不得不劝他们为主的缘故,不要为病好作见证,要为自己灵性生命有转变而作见证,免得警察大惊小怪。在为第5批人祷告时,圣灵降下,全体快乐流泪地不能自禁。有一妇人6年前偷人一个金钗,今要送还人。还有一个偷别人60元,其人已死,其子尚在,决定把钱送还儿子。这次台中有一千七百多人蒙恩,139人奉献作传道。告别会上,许多人痛哭,声音震动会场。劝一切传道人要合而为一。六个警察见此场面感到稀奇。   

5月1日,二、三百人在车站等候与我们告别。四小时后到达台南,传道牧 师三十余人在站内迎接,信徒三、四百人在站外迎接唱诗,盛情之欢迎使我感到不配。当天晚上,到会二千二百余人,我讲“主寻亡羊”,灵力同在,声泪俱下,请真心悔改者留下。三分之一的人退去。帮助留下者认罪悔改。   

5月2日,太阳光极烈,帐幕布很薄,我头昏,带毛巾擦汗,只好拼命讲下 去。人数多达4,600人,听者亦苦,只好改一下聚会时间。   

有三位弟兄到警察署,示以圣经上有为病人祷告一事(雅各书 5:14-16),问可否为病人祷告?警察署答应了。但是我与宗仁、宗诚为此恳切祷告,主的灵却不许,故没有抹油按手之举。我对他们兄弟二人说:“自上海灵修会起,每日清晨先洁净自己,接受神的审判,逐渐加深体会到‘毫无瑕疵’之真意,灵程要上进到‘己’完全死。”警察署长见到我时说:“许多人欢迎你来说教。”我默默点头。新民报记者要求为我拍照,如不许,他们将变羞为怒,不得已答应。武田公平在新民报上致欢迎词,请我到日本小教堂讲道。堂内只能容纳百余人,但听众二、三百人,只好在外面或爬树上听道。这次台南蒙恩者4063人, 收到3232封信,成立244队布道队,335人奉献作传道。   

5月9日那天,早上4点半起来儆醒祷告,两次在主面前洁净自己。不到7点,已有六、七百人在车站等候。百余人跟搭火车到高雄。经海关检查,只有“灵食日牌”被扣留。我唱了三首圣诗,叫大家回去。我说:“这次有一万人听道回去传福音,前途有望,福音债已还。”我们要上船时,四、五十人在岸上哭,有百余人乘一个小轮出港,他们问我何时再见?我回答说:“天家相会。”台东百余名代表每人约花费50元来台南蒙了主恩,想到亲友,有些人竟跪下求我去台东领会,无奈行程已定,不得不返厦门。小轮上的台湾蒙恩者投了许多情丝,未几船开,情丝断矣!   

我在船上,回忆在台湾25天,圣灵大大作工,七、八千人蒙恩,又蒙受热情接待,可以说登到极高。但圣灵启示我,前面有十字架在等待我,神不允许我总受别人的爱戴。

----------------------------------------------------------------------   

7月10日下午3点,船将近厦门时,催大家收拾行李。当船一入港,使人感到死亡的权势安在?在这千变万化的苦海愁河中,世界不是永久的家乡。到岸 上,南洋布道队来接。三一堂已盖好,堂内可坐一千六百人。到会者近二千人。台湾有六百余人要来,只能来二百余人,其余的被日本当局阻挡。有一位姊妹生产未满月,即来赴会。听到台北淡水男校把请假赴会的学生开除,淡水女校对赴会女生虽未开除,但罚她们多读一礼拜书。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