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調音師邱瑞淵被上帝開光點眼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高瑜採訪整理 節錄自《台灣教會公報》2815期「人物側寫版」,而見於《耕心週刊》502期,2006年4月16日。

[漢羅版 見被上帝開光點眼ê盲人調音師─邱瑞淵]

按:邱瑞淵1950年12月17日生,台南神學院1979年畢業。盲人鋼琴調音師。妻黃清香,長女邱百合,次女邱瑩純


有時候我都會想,如果當時我沒有信仰上帝呢?那麼現在我在做甚麼?是不是就一輩子當乩童去了?」邱瑞淵在開始拉小提琴之前,微笑著說了這些話。

乩童世家 神明義子

現年56歲的邱瑞淵,去年(2005年)甫當選台南市模範父親。他是全台第一個盲人鋼琴調音師,音感極其精準。有趣的是,這位調音師,當年差一點就成了乩童,人生因為遇見上帝而來了個大轉彎。

出身於乩童世家的邱瑞淵,打從阿公那一代起,就在嘉義縣布袋鎮開始當乩童。出生時即雙眼失明的邱瑞淵,家人把他送給阿公事奉的池府千帥當義子,一方面祈求 神明的保佑,另一方面,也希望這個孩子長大之後能夠繼承阿公的衣缽,成為一個乩童。五歲那年,當時年紀尚小的邱瑞淵,就在懵懵懂懂之間,由父親代替他跟神 明立下重誓,若是日後沒有當乩童,違背了和神明之間立下的誓言,他將絕子絕孫,斷根無後。

因此,從五歲那年起,邱瑞淵就開始慢慢接受「乩童教育」,除了學習當桌頭,也兼學收驚、算命,一切都為了當一個乩童做準備。到12歲那年,學得差不多了,該背的也都背起來了,沒想到,這個時候卻來了一個意外的人。

從「乩童教育」到「盲童教育」

某一天,家門口出現了一個未曾謀面的女性,說想見見邱瑞淵,並且希望能夠帶他去上學,她是台中惠明盲校的陳淑治校長。12歲的邱瑞淵,因此開始了上學的旅程。當別人在這個年紀都上了初中時,他才剛要上小學。然而,沒有想到的是,這一上,也因此展開真正的啟蒙教育 ——邱瑞淵開始學會讀書識字,另一方面,上帝也為他打開了心眼。

從「神明義子」變成「上帝孩子」

在惠明盲校求學的期間,邱瑞淵並非一開始就接受福音,因為他覺得自己已經給阿公的神明當義子了,怎麼可以接受福音?一直到他小學六年級那年,他才終於下定決心,接受耶穌基督成為他的救主。之所以會如此下定決心,邱瑞淵說,在那之前的一段時間,他一直聽到一個聲音在內心迴旋,告訴他:「你假如要得到真正的快樂,你來親近我。」連他自己都有些 不解。後來,當他終於決定要接受福音,鼓起勇氣去跟學校的校牧說:「這一次的受洗,我想要參加。」當他講完這句話的那一刻,他心中的一塊大石頭竟完全落了 地,他也因此感受到,之前心裡頭聽到的那個「喜樂」,原來就是這麼一回事。

但奇妙的事情還在後頭。

那年的復活節,同時也是邱瑞淵受洗的那一天;那天早上的六點到七點間,在台中的邱瑞淵,正要領受洗禮;在屏東的乩童阿公,則已經起乩,全身跳個抖個不停, 嘴裡不斷喊著「害了了,害了了,一切都害了了啊啦!」(台語)。邱瑞淵的父親見狀,禁不住問他,究竟是什麼事情要發生了。乩童阿公說:「從今天起,我又丟 掉了一個兒子啦!」邱爸爸一問,才得知原來神明指的就是邱瑞淵。

幽默的邱爸爸,忍不住繼續問了下去:「你身為一個神明,你弄丟了一個兒子,難道不能把他找回來喔?」乩童阿公竟然回答說:「開玩笑!那是要怎麼找回來啊! 即使是我們五王眾神聯合起來,也沒有辦法把他找回來。」邱爸爸繼續追問了下去:「是因為我們瑞淵很壞嗎?」乩童阿公莫可奈何地回答:「無啊!那不是壞啊, 你們都不知道喔,他今天早上六點的時候,他的臉上就有一個特別的記號,那個記號喔,我們眾神都沒人敢去把它蓋掉,沒人敢去侵犯到它。」 就這樣,邱瑞淵成了上帝的孩子。

卸下咒詛 無畏無懼

那麼,當年那個5歲時候所立下的「毒誓」呢?下文又是如何?

後來,邱瑞淵在惠明盲校完成了初中教育後,心眼因此被打開了,學會讀書識字,也拉得一手優美的小提琴,並且渴望繼續升學,所以又前往台北的淡江中學就讀高中部,完成高中學業之後,則投考台南神學院神學系。

在台南神學院那裡,他遇到了他的終身伴侶。當他從神學系畢業、被派到台南北門嶼教會牧會時,一天邱媽媽提著麻油從屏東來看他,見著了兒子,拿出了麻油,囁嚅地問了新婚媳婦的近況:「啊有沒聽說你們教師娘要生了?」邱瑞淵說有啊,已經懷孕了。這才想起來,當年5歲那時曾經立下的絕子絕孫重誓,也是邱媽媽所擔心的事情,沒想到,這些咒詛早就已經卸除, 長女(百合)平安地出生。

對邱瑞淵來說,因為信靠上帝,一切都不再有所畏懼。邱瑞淵提到,那時他和太太剛搬到台南住的時候,也曾經租過一間房子,當他們確定要搬到那裡住的時候,鄰居阿婆好心地告訴他們,那間屋子曾經有人上吊自殺過,之前來住過的人也遇到過奇怪的事情,總是無法久住,因此勸他們三思,考慮清楚是否要搬進去住。但邱瑞淵覺得,身為基督徒,有上帝可以倚靠,沒有什麼好懼怕的,更何況人也不是他們害死的,何來恐懼。邱瑞淵一家人就在那裡住了兩年,小女兒也在那裡出生,健健康康地成長。不僅讓街坊鄰居稱奇,也因此做了美善的見證,活出基督徒的樣貌。

回想起這些歷程,邱瑞淵覺得,這也是當乩童和當基督徒不一樣的地方。當一個乩童,必須受制於上頭的小神或邪靈,看時看日跟著走;然而,當一名基督徒,心卻是自由的,只要不做壞事,上帝所應允的日子,日日是好日。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