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西邱阿田、邱家、茶農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徐名芳撰 「邱家、茶農」《雜菜麵》上 2007年寫 2009年刊 p.341-344

徐名芳於1955年6月台灣神學院畢業,7月第一禮拜就任關西教會傳道師並兼任龍潭教會。關西會友可分四股,即是邱家、鄒家、廖家和其他家;邱阿田長老是邱家的主角。


邱家

過橋向東北上路到邱家路上有幾戶會友居住於溪邊,算是街上的一股。 到邱家中途有一個叉路向東的小徑前往,可到鄒家老幺也是當長老的居宅是探訪的路線,這ー帶是山麗水田有小溪流,整年有清徹的水流。早春時回路在溪邊採取羊齒(蕨), 是春季日照之處發出如拳壯的新葉,是帶有特別的風味滋養豐富的野菜。分路前走不遠突出一個小丘,雜草雜木木被蓋看不出有什麼,無過路人的鄕間,逢到曾經同教會的中壢區長夫人,非常的詫異除住人進出沒有外人踏上的邊僻地,爲什麼夫人遠路到此地。夫人說來巡視那個小丘,是她的所有而挖去製造陶器的良質白土。我來此地工作已有一段日子,但從來沒有聽過或看到人在小丘掘土,那小丘就是一座埋有寶藏的。

前往邱家是向北的上坡路,爲方便卡車的進去,邱長老私資拓寬卡車能通行無阻的單行道。自從鄒長老的分路後此條路只有邱家人和山頂楊家兩兄弟的家人的私用路一般。留幾棵相思樹夕能拓懇種茶樹的盡利用。邱家也是大家庭,四代同堂住屋連結製茶工廠。當年農村未電化而無現代文明的電,用工廠用自家發電機或油燈得光。開平山腹建工廠及住屋是一個不輕的投資,但確保水源是重要事,幸上天不刻薄人。世上什麼事都有並發生,只是時間、地點、人物、文化的不同,人有不同決定產生不同變化的智慧,當事者可承受一切,選擇建立家園及生活摸式,把自己面前的現實成一種價値活出来。在山脊山腹汲汲辛勞的工作與生活連體的環境,若不是有意念和決擇, 那定是悲傷應調整人生意義,悲傷一天,快樂也是一天。

茶農

邱家、楊家如鄒家都在痩山,一切靠雙手勞力拓殖出来的生��園地,1950年經過第二次大戦尤其被異人的統治下,辛酸的歳月過来,沒有想到另一個朝代獨裁利權的壓制下,台灣庶民連透氣都要節省。尤其居住於山間客家人如墊居,看到許多婦女大腹便���在山腹,太陽直射下採茶。小孩背小弟小妹,大的參入勞動行列成生産力,個個勝擔其角色發揮能力價値沒有浪費。 台灣築成所謂「經濟奇蹟」,其潛在動力能源在那兒,如俗語「羅馬不是一日成���。台灣農家勞工環境所逼個個成能者,而能者多勞,台諺說「勇人加拖,鰲人加磨��,家庭成員都是健壯能幹的人,是聯動機的齒輪軸承。記著台灣經濟超飛時沒有大企業,只有中小企���老闆兼勞工的偉蹟。

春、夏、秋三種茶季,大家都忙於茶園,沒有什麼娛�����,連都會也無電視時代,無電日月光也被遮蔽的黒色山林中,農舍小窗映出閃爍的火光,忙了���日農事晚歸的農家人溫馨的團聚,飯後一隻水壺ー揑「茶葉」冒著白煙滾勢水沖泡老茶壺善盡美的樂趣,沖消了一天的疲勞。台灣人極愛茶,茶與生活是密近,喝茶人人都會,家家都���大���茶,一般家庭不講究品茗茶,凡有茶可飲就滿意足,是飲茶也不選器皿,甚至有人茶壺��起壺口對著大口而喝的爽快。茶農密切關心是日日起起落落隨時會影響生活的茶價現金收入。���麼茶藝、茗茶、道具及泡茶儀態對茶農是無味。我的思維裡有茶農的勞苦, 對茶農的保障與茶價無明確的承諾,��每國際茶價跌價時喝苦汁皺眉人是低層茶農,若漲價茶��得惠��������如馬雀之淚滴亦瞬間揮發。據所知「現代台灣茶文化」品茗的環境蛻變,製茶工藝及飲茶藝術頗發展,「��灣烏龍茶」揚名國際。茶是農產品,産品帶附加價値是好事,賺錢之事無人不求,茶商從特定茶山收購精緻好茶。例如1970年代中期台灣茶價外銷粗茶一台斤12元台幣,但精緻凍頂烏龍茶台斤4,200元也有人伸手照買。試算茶農能得手的又有幾許只是茶山採下的青茶葉。我不各褒揚現代台灣的「茶文化」但更關心的天價茶變成奢侈品。飲茶原本是日常生活之事,但好似被操作經營榨出滋味,哲理佈置境界與生活的距離拉遠。

台灣茶葉歴史的種植茶樹是十八世紀後段,由福建移入,十九世紀中期美國商社德記等五家洋行,精製烏龍茶耀名於國際市場,雖然洋行、茶行利潤高得利厚。記著早期台灣民謠帶哀調,可能是農家子弟在農餘休閒時唱出的情調。白天在陽光直射,雨絲嬌滴滴打笠,青翠茶山採茶娘唱出無奈的歌,成「採茶歌」或山歌,成客家人民謠的元祖,原點帶有淒涼音調,台灣本土的民謠歌詞無論是南北管或地方戲曲,因台灣人的生存環境下多多少少的悲哀傷痛期望脫離人生苦嘆的規劃,長時間的琢磨唱出陰隱的民謠是「果」,這些本土歌久已不聞。

邱家是一個大家庭子孫満堂,他們的生活與工作連絡殷勤守分。邱長老擁有家父長的権威和魅力吸收家人的尊敬。家人跟著家父長上教堂,鄒家、邱家的人禮拜時占了出席的五分之三。除晚上的特別家庭禮拜之外,探訪時只能有幾個人一起恭讀一段聖經祈禱祝福。探訪是打破他們單調忙碌生活的節侓,也是一個刺激鼓勵,對于我也是一個鼓勵,若忙於園中的定去看看他們打招呼,忙著辛勞的抬頭笑顔開,看他們平安勞力打拼,反我受了安慰及祝福,故此不輕易放開探訪他們。

邱家主角邱阿田長老是教會資深長老,對漢學有不淺的學識,並帶領不少人歸依真道。他堅持染病不看醫師,以禱告治病,這種信仰可能潛在我心底影響我。他的長孫的孫子生病就不同,年青人的信仰不如祖父磨練體驗的信仰人生,愛子心痛著又不敢向祖父的信心對唱。父母親情不堪瞪眼看子女的痛苦,問我要怎麼辦,我說若沒有祖父那種信心,可求醫師治病,但絕不忘求神憐恤和權能幫助。長老有無見到孫子帶曾孫下山看醫,山間只一條私路,也許知若輩的動作及信仰。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