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路先鋒錫質平神父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出於范毅舜著《海岸山脈的瑞士人》,並見於私立公東高級工業職業學校網站  

錫質平神父(Hilber Jakob 1917-1985)是白冷會在東部海岸山脈的開教者,1953年席神父的長上應花蓮主教支援請求,權且派遣這位能力超強的老兄自瑞士到台東 「瞧瞧」,評估此地情況後、再看是否要安排會士來台?沒想到正值壯年的錫神父一到台東,還未經瑞士長上許可,就單槍匹馬地在這裡大興土木,進行前所未有傳教的計畫。   
白冷外方��教會與台東近���世紀的深情交會,就從錫神父的到來開始。這位神父當年騎著重型機 車,跑遍了台東的每一個角落。據一位女士回憶:幼年住在台東康樂農校宿舍時,每天下午總會看見這位大漢騎著機車經過������,鮮少見過外國人的孩子們,每回看 見錫神父,總會高聲大喊:「神父好!」,而神父則會興高采烈的回答:「小朋友好」然後猛按喇叭逗得孩子們大樂方才呼嘯而去,就這一聲溫柔的「小朋��好」, 在幾十年後,成為女士移居國外時無法磨滅的鄉愁。   
從歐修士的描述中,我猜想自己可能會害怕與這位以嚴格紀律著稱的神父作成朋友。修士對我說,早年東部的民生落後,為了節省開銷,以及更溶入當地人的生活,身為會長的錫神父對會��的伙食相當的苛刻,即使是不講究飲食的修道人都感到吃不消。   
錫神父生前在台東完成了眾多不可能的任務,例如,在六、七O年代,他創辦了以培養優良技工聞名的「公東高工」,其師資堪稱全省職工訓練學校之最,這些教師,大半是來自瑞士及歐洲有專長在身的年輕技工。當年的台東學子不用出國,就能從這 些具有宗教情懷的傑出技工身上,習得足以謀生的一技之長。有位在傢具業有相當傑出表現的企業家回憶:他們當年在公東高工就讀時,簡直怕極了錫神父,無論是做人處事或生活習慣,他都要管,而且嚴格的很。昔日學生而今都已近花甲之年,卻都記得這位鐵漢的柔情,每晚錫神父巡房時,一定會注意這群寶貝學生是否有把 被子蓋好?若是被子被踢到地上,神父一定二話不說,為他們蓋結實了才離去,並確定每一位孩子都就寢後,他才會真正上床休息。 某些小鬼頭就喜歡這樣的溫柔,故意把被子踢下地,閉著眼享受神父的照顧。   
在那個普遍窮困的年代裡,錫神父幫助過不少繳不起學費而失學的孩子。當今某位成為輔理主教的修道人回憶;他小時候家貧繳不起學費,只好失學在家放牛割草,有一天錫神父騎著大摩托車在他面前停下來,問這位手拿鐮刀的孩子為甚麼不去上學?待了解緣由後,席神父對他說:「只要你想上學,其他的事,我來想辦法。」經濟面貌與昔日有天壤之別的今日,白冷會在東部究竟幫過多少失學的孩子? 沒有人做過確切的統計。   
1982年,錫神父在瑞士募款時被檢查出罹患腎臟癌,院方預估神父只剩六個月的生命,神父一心掛記東部,要求院方讓他「死也要死在自己的故鄉台東」,於是不顧醫生警告,再度回到台東。有位東工畢業、 回母校任教的老師日後回憶:神父的癌症蔓延到骨頭,每天夜裡,都會聽到從神父房間傳來的哀號、既無助又痛撤心肺。   
擔任錫神父翻譯而與他成為忘年之交的徐先生告訴我,錫神父在聖母醫院的最後兩個星期,每天仍掛記著公東高工的學子,不時的叫學生到病床邊,一一問候鼓勵。某天,徐先生突然接獲神父的電話,希望能到他家吃頓最愛的餃子。每天給神父送補品 的徐先生,於是將神父接回家用餐,回到醫院時,席神父問老朋友是否還有時間?他想請坐著輪椅上在醫院四周逛逛。錫神父像回首往事般,一一說著眼前這房子是 甚麼時後蓋的?不遠處的那座樓又是甚麼時興建的,最後錫神父認真地感謝與徐先生幾十年的友誼,送他一只刻有感謝字樣的金戒指。兩天後錫神父與世長辭,病逝 在他奉獻大半生的台東縣。   
當年的葬禮盛大的驚人,錫神父被鄉民迎進了台東大武鄉、南興鄉排灣族頭目的祖墳地。這其中有個感人的故事: 席神父當年初到台東傳教時,受到南興村排灣族頭目劉先生的支持,而劉先生的兒子壯年辭世前,將只有幾歲大的唯一孩子、如託孤般的交給席神父,席神父不負託,養育這孩子直到大學畢業。席神父故去後,劉家人浩浩蕩蕩的將這位來自天涯另一方的瑞士人,以大禮的迎近了自家的祖墳地。在劉氏的私人墓園裡,居中為首最大的一座墳、就是他們稱為「錫公」的瑞士籍神父。
引用:http://blog.chinatimes.com/nicholas/archive/2009/01/14/3682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