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玉霞修女在台灣寫下她的故事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盧俊義撰 《蘋果日報》2015年6月15日

葛玉霞修女(Marie-Therese Felder)終於要在6月15日回祖國瑞士去了。
1955年5月5日,有四位瑞士聖十字架寶血會的修女,和瑞士白冷會的神父一起來到咱台灣,並在台東地區落腳開始他們傳福音的工作。這些修女陪同神父走遍了台東縣所有山區、海邊,或海島(蘭嶼和綠島)等地的偏遠部落。她們發現除了第一個行政區台東市(當時是「台東鎮」)外,其餘包括第二的關山鎮、第三的成功鎮,以及第四的大武鄉等行政區,幾乎找不到可讓人安心就醫的醫療院所(其實到今天也是一樣,沒有改進多少),就算有衛生所,也沒有固定醫師駐診。而在這些行政區域裡的平地鄉鎮,可找到私人的診所也是寥寥無幾,更不用說山地或是離島如綠島和蘭嶼了。
因此,這些來自瑞士的修女們,就決定在關山鎮設置一間可收容20個病人的醫院,並在成功鎮和大武鄉設立簡單的診所,開啟她們在台灣醫療服務的工作。
葛修女是在1965年來到台灣��受過特殊醫藥訓練的她,除了一面學習華語,也加入急需人手幫忙的關山醫院。也因為她特有的訓練,過去在關山天主教醫院服務時,都是由她負責先診治病人,若認為需要給醫師看的,才會轉���診療室由瑞士醫師親自看診。其實,她們原先是為了要服務原住民,但也為一般鎮民服務。不論是原住民���是平地人,收費都只有收5塊錢,最多也不會超過10塊錢。有20張病床的小型醫院,若是從山上下來看病的原住民需要住院治療時,幾乎都沒有收任何費用,因為她們說這些原住民單是從山上搭計程車下來,車資就要幾百塊錢,若再加上醫療費用,那負擔更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想留負擔給台灣
葛修女曾在台東關山天主教醫院(現在改成關山天主教療養院)服務過,也在大武鄉尚武村救星教養院(現在已經遷移到台東市康樂里)幫忙照顧腦性麻痺的兒童。1985年當馬偕醫院在台東市設立分院時,這些修女就決定:做台灣人不喜歡做的事-─照顧貧窮的植物病人。就這樣,葛修女換到成功的小診所為當地的病人服務,特別是阿美族年老的病人,她不是等他們來小診所,只要知道有病人無法來,她就騎著摩托車訪視這些病人,直到有一年,因為騎摩托車被人撞倒導致肩胛骨折斷,雖經過開刀手術,卻無法繼續騎摩托車到各村落去服務病人。但她卻堅持用走的方式去探望這些年老無人照顧的病人。她說:「我要感謝這些老人,還願意讓我去探望她們。」
今年已經82歲的葛修女,在去年下了一個重要決定:返回瑞士去過晚年。很多病人和東部的居民問她為什麼不留在台灣?她說:「我不想麻煩你們。我要回瑞士去,我們的教會有替我們這些年老的修女準備一群年輕的護理人員可以照顧我們。但現在要離開你們,我心裡會很不捨。」
若是南部地區的民眾有時間,可以在6月15日下午4點到小港機場去為她送行,對她說聲「葛修女,謝謝您」,這是我們唯一可以回應她的愛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