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士畢恩琪的東海歲月

 

頁Home /本土信徒 / 日人列傳 /宣教師 / 洋神父 / 原住民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J / K /  L /  M  / N-O / P-Q / R / S / /  V / W  

畢恩琪(Mrs. Judy Newquiest)口述 林秀娟撰文

節錄自《台灣教會公報》2757期 2005年1月「人物側寫」版,見於《耕心》週刊 444期 2005年3月6日


【楔子】 到了大肚山上的東海大學,走進座落林蔭深處的教職員屋舍。沒有敲門、自動自發地,我伸手打開了那扇油漆有點斑駁脫落的水藍色木門。門後,是溫馨小巧、應有盡有的廚房,走進去,像是永遠飄散食物香味,讓外出的遊子總是心滿意足地用力大吸幾口香味。然後,一個永遠甜美的笑臉就伸出雙臂,給從後門走入廚房的每個人,一個溫暖大擁抱。

笑臉的主人,是畢恩琪女士(Mrs. Judy Newquiest),「海外基督使團」(OMF;前身為「中國內地會」)的宣教士;另一身分,東海大學物理系教授劉大衛(David Newquiest)的太太;當然,還有另一身分,東海大學許許多多年輕學子的媽媽。在台灣,已經28年了,從年輕到髮白,歲月也許在甜美笑臉上留下痕跡,對於東海無數孩子而言,她永遠是不老的「劉媽媽」。

------------------------------------------------------------------------------------------------------------

從小,我就知道耶穌愛我;在內心深處,我也渴望愛祂。每晚我都禱告:「親愛的耶穌,請進入我心!」

我14歲那年,上帝呼召爸媽前往菲律賓當宣教士,參與「內地會」在亞洲的宣教事工。雖然捨不得父母離開身邊,還是支持他們的決定;對我們而言,那算是與父母一起回應上帝的宣教呼召的方式。那時,大姊已經結婚,而我和二姊則留在加拿大的聖經學校,搬進宣教士子女之家,繼續完成高中學業。

在我心中,這是一件十分光榮的事。年輕的我,充滿了理想,對於當宣教士可能碰到的困難和難處,不但不覺辛苦,反而覺得十分刺激、興奮,充滿了冒險。因此,我向上帝說:「上帝啊!我在這兒,願你用我。不論你要我去任何地方服事,我都願意。」

我和先生大衛是高中同班同學。那時,我總稱他為「跑著步的百科全書」;因為不論遇到任何問題他總能迎刃而解,也因為他不論到哪裡總是跑著步。

婚後,大衛繼續他的研究所課程,我則在小學教書。開始時,大衛並不清楚上帝是否呼召他成為宣教士,清楚的是:不論上帝要他做什麼,他都願意去做。至於我,成為大衛的妻子,我願意完全支持他任何決定。

加入內地會後,我們一直等待前往新加坡接受宣教訓練的時機。短暫在新加坡停留後,我們很快到了台灣,先到台中。坐在火車上,我的第一印象是:「怎麼房子都是灰色的?」那一天還下著雨,連藍色天空也看不見。現在的我,覺得台灣非常美。可是那一天,放眼望去一片灰濛濛的,讓我非常想家。

到了台中,我一句中文都不會講。唯一會講的一句話,是美國的台灣朋友教我的:「你是我的好朋友。」那時只要一開口,一定是錯的。上中文課時,老師也會不斷糾正:「錯!錯!錯!」語言學習,對宣教士來說,真的很難!一切從零開始。更困難的是,必須克服對自我的否定! 當一個人連話都講不好時,是很難肯定自己!從蒙召作宣教士,到真正踏上海外、又真正踏入宣教工場,似乎過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也許上帝呼召一個人成為宣教士,為的是要叫人學習謙卑:原本以為自己可以做些什麼,卻發現,自己實在不能夠做什麼;除了上帝自己,沒有人能夠做什麼。

其實,這麼多年來,我做的大多是家裡的工作。東海大學學生團契分成不同小組,我們接待學生到家裡聚會。學生來查經、唱詩歌、吃東西,也談心事。感謝上帝,我們就住在東海校園裡,有許多服事學生的機會;只要學生有需要,他們就可以來。在我的經驗中,服事學生,做得最多的大概就是做飯、準備食物餵飽他們。一開始,這也是服事 上最大的挑戰。在美國,不太有臨時訪客,許多餐會都是事先安排好,食物分量也事先估計好了。所以最初學生突然出現時,真有點措手不及。慢慢地我學會隨時預備接待突然來訪的客人、學會讓自己更有彈性。現在,我們已經很習慣、也很享受這樣的生活,覺得十分精采,永遠也不會知道誰會來家中、誰會來與我們一起共進晚餐。

也有畢業生,在剛畢業的時候,住在我們家中一段時間;這可能是最好的機會,一起分享生活,一起分享信仰,一起將生命中所碰到的大小事情透過禱告帶到耶穌面前。 我是個母親,上帝也好像呼召我成為一個母親,將祂的愛分送給需要愛的人。

當然服事有甘也有苦,碰到最難過的是:用許多心思陪學生認識神、追求主,但最後他卻離開信仰、拒絕神、不願意再當基督徒。這樣的事,令人心疼!不過,我會安慰自己:這還不是最後,當他將自己生命交給主的那一天,上帝就已經愛他到底了。相反的,最高興的就是看到人一直跟隨主、愛主、不放棄信仰。在東海,一待已經24年。剛開始,我遲疑自己怎麼能夠做大學生工作呢?現在, 則發現上帝的安排實在美好。每每看到一個年輕生命渴望上帝、慢慢與上帝建立深刻個人關係, 聆聽他的成長、困難或最近的學習,然後安慰他、鼓勵他、與他一起禱告,我覺得再沒有比這更令人快樂的事了。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