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臘.帖木牧師──泰雅爾族福音拓荒人物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莉穆伊莫桑撰 《新使者雜誌》 87 20054 P.21-24,全文見於台北濟南教會網站「信仰分享」2007814日。撰者是亞薩臘.吼臘(陳克安)牧師娘,吼臘.帖木(陳忠輝)牧師的媳婦。

《新使者雜誌》編者云:此文介紹泰雅爾族福音拓荒人物吼臘.帖木牧師。由於部落族人對福音的渴慕,他曾經一連七天日以繼夜的上山傳講耶穌,甚至不由自主的從晚上八點講道到凌晨兩點,燃旺了當地的福音之火。


前言

1940年代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開始在原住民各族群展開福音宣教工作,台灣北部泰雅爾族部落福音拓荒者要屬吼臘.帖木牧師(Hola Demu,陳忠輝)最具代表性。19271115日,吼臘出生於桃園縣復興鄉,歷經日本統治台灣、二次世界大戰、國民黨政權撤退來台的交替時期。青年時他曾擔任日治時期的軍職,爾後在國民黨主政時擔任警察,並有機會被推荐去受訓、擔任更高階之職���時,卻因信仰的皈依而離開警界,進入神學院受造就,成為一位福音的拓荒者。當時要以原住民的身分擠進警界高階是相當難得的,但他卻斷然捨棄,令人意外,不過上帝在他身上的呼召,��整���泰雅爾族人而言,卻有更深遠的意義。

皈依和獻身

1948年,吼臘受派到霧社分駐所擔任警察時,有一天��上,在熟睡中被優美的音樂和歌聲喚醒,並伴隨著小提琴的彈奏,非常悅耳,當時有一種想要去看看的衝動,但遲疑了一下,便打消念頭。第二天晚上,再次聽到隔壁��來的唱��聲,他仍舊不敢貿然前去。第三天晚上,當聽到悅耳的詩歌時,他鼓起勇氣,隨著音樂聲進到鄰居家一探究竟,原來有一群人聚集在潘金福弟兄的家聚會。潘弟兄���平埔族人,當時在霧社鄉公所上班,每星期大約會有兩三天的晚上在他家舉行家庭禮拜。

有一天,吼臘從霧社走路到埔里參加禮拜,認識了埔里教會的羅文福牧師,告之有意願到神學院進修的想法,羅牧師非常支持與���勵他,�������承諾安排他與孫雅各牧師(Rev. James Dickson)見面,討論有關進修之事。19494月,吼臘離開警界,準備到台灣神學院進修。而為了幫助他能在神學院順利學習,孫雅各牧師安排他到艋舺教��吳永華牧師家住,白天則到和平教會莊丁昌牧師家學福佬語,當時有一位廈門移民來的姊妹負責教羅馬字。短短的兩個月,吼臘學會了羅馬字的閱讀和書寫,之後暫回復����鄉,等待9月的開學。

一次至孫牧師家拜訪時,他巧遇當時的玉山神學院院長溫榮春牧師,談話中,得知玉神是用日文教學。由於吼臘自幼接受日文教育,日文能力遠比福佬語順暢,為求得學習效果,希望能夠轉到玉神就讀,並得到孫牧師的支持。194993日,吼臘在艋舺教會由吳永華牧師施洗,同年到玉神接受兩年的神學教育訓練。在神學院期間,每主���都會輪流到太魯閣的教會實習,也曾因自覺兩年的課程不夠充足,要求學校允許他再多唸幾年,���������不被接受。

為主開疆拓土

19517月,他畢業後被派至復興鄉開拓福音[按:復興鄉為桃園縣唯一的山地鄉,舊名「角板山」]8月他開始到霞雲部落佈道,出發前曾先聯絡一些人,後來參加聚會的人非常多,原本想在霞雲國小操場舉行佈道禮拜,但遭到派出所員警的反對,於是佈道禮拜轉往附近的溪邊空地,會眾坐在石頭上,吼臘則站在一較高處,傳講上帝的信息。他講道的內容簡單易懂,就是講 耶穌是救主,他赦免我們的罪,信他的人必得救,並得到永遠的祝福。此外,他也奉耶穌的名,醫治心靈上與身體上有病痛的族人。

霞雲部落的傳道工作很順利,短短幾個月就有一百戶的信徒,於是他們用竹子在村裡搭蓋教堂,並選出Hakaw DemuHakaw Abaw兩位長老,協助吼臘。在羅浮部落則大約有50戶信徒,7080人聚會,同年9月也在Yawi Aho奉獻的土地上,以竹子搭建教堂

在羅浮部落開拓期間,最令吼臘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到Watan Tanga(林明福弟兄)的家移除神龕Watan住在溪口部落,由於當時羅馬公路一帶的部落沒有設立教堂,因此他每主日都會走路到羅浮來禮拜。後來 Watan邀請吼臘到他家,為他的妹妹禱告,因為他的妹妹罹患精神耗弱症,總認為家裡有鬼,又由於她內心長期的不安與恐慌,以致身體很瘦弱,脖子有嚴重的水腫。吼臘一來,就向他們全家傳講主耶穌的權能與救贖,信靠他的可以勝過一切惡魔,說完便邀請他們接受耶穌,除掉惡魔的轄制,讓上帝賜下平安給全家族的人。吼臘也為Watan的妹妹按手禱告,禱告後,要求他們移除家裡擺放的神龕,之後便離開。次日有消息傳來,說溪口林家那一位患病的女孩已經痊癒,這實在令人振奮與感恩,同時也因為這奇妙的見證,Watan後來獻身成為傳道人。

吼臘後來前往後山地區的高義、卡拉等部落傳道,初抵高義時,由於村長Daya Amai已聽聞有關吼臘所做的事,便邀請他到家裡住,以便聆聽福音信息。沒想到,當天村長及其全家便接受基督成為生命的主。第二天村幹事Yukan Noming也來村長家,一起聽吼臘傳講耶穌;他也立刻相信並接受主。第三天接近黃昏時,吼臘要求村長帶他去高義上部落傳福音,於是他們趁夜晚手握著火把,一路向陡峭的山頂出發,由於路途遙遠,他們走得很辛苦,是一段令他難忘的經驗。在他們抵達上部落前的岔路口,吼臘轉身向村長說:「我們跪下來向上帝禱告,祈求主帶領我們將主的真理傳講給他們聽,並且感動他們來相信並接受耶穌。」於是他們一起跪求,後來在抵達部落前還有一段距離時,看見有近百人在等候。 他們聚集在一間空間比較寬敞的屋內,手上提著油燈,準備要聽吼臘講道。那晚,他先教唱日文聖詩,之後開始傳講,由於看見他們的渴慕,吼臘不由自主的從晚上八點講到凌晨兩點。

這樣一連七天日以繼夜的傳道,吼臘的身體開始感到非常不適,主要是眼睛受到煤油煙薰而感染細菌,加上一連幾天爬山與講道,以致身體出現營養不良的現象。他 在判斷佈道工作可以暫告一段落、並將後續的牧養交待村長來關懷後,便立刻趕往台北求助於孫雅各牧師。當時吼臘的眼睛幾乎要瞎掉,孫牧師便帶他到馬偕醫院治療,住院一星期後便完全康復。

1951年到1960年間,吼臘參與設立或兼顧復興鄉各部落的教會就有:霞雲教會、羅浮教會、溪口教會、三民教會、光輝教會、奎輝教會、高遶教會、頭角教 會、馬武督教會、砂崙子教會、小烏來教會、義興教會、雪霧鬧教會、爺亨教會、比亞外教會、高義教會、蘇樂教會、巴陵教會、卡拉教會、哈嘎灣教會。

泰雅爾語《聖經》翻譯

1958年,吼臘開始參與泰雅爾語《聖經》的翻譯。當時加拿大長老教會宣教師Rev. Clare McGill(穆克理牧師,泰雅爾族名Watan Magin),應孫雅各牧師邀請來台,協助翻譯原住民的泰雅爾語《聖經》;吼臘則被推荐前來協助Clare。吼臘當時住在角板山,一方面要兼顧復興鄉二十二間的教會工作,另一方面要抽空跨越太平山脈,來到宜蘭天送埤Clare的住處,協助他翻譯。據Clare描述初次與吼臘同工的情形:「他天生是個動作敏捷的人,我有點擔心他在翻譯工作上會心急,但是恰恰相反,有時我們找不到適當的翻譯字,或只為著一個字花上一個小時,他也不介意。」

他們先從泰雅爾語聖詩著手翻譯,由於當時受制於政府的國語政策,聖詩是用注音符號來翻譯,完成後才開始翻譯《聖經》。這時Clare搬遷到新竹市,因此翻譯的場地也跟著轉移。吼臘與ClareSonun不只共同翻譯聖詩、泰雅爾語初階讀本、基本要理、馬可福音等,有時也會一起到其他部落佈道或推動新聖詩 教唱,以及教授已翻譯完成的讀本,目的是推行教會信徒閱讀母語《聖經》的運動。

吼臘對於聖詩的編輯小有興趣,19585-6月,他與Clare一起寫了一些泰雅爾族人喜歡唱的詩歌,包括:〈現在就信〉、〈天父憐憫我們〉、〈上帝的恩典真是大〉、〈當歡喜快樂〉、〈失落的那隻羊〉、〈雖然看不到,他就在身旁〉、〈讓我們熱心禱告〉、〈讓我們一起都到主面前〉、〈人不是僅依靠餅來活〉、〈夢想天家〉、〈唯有信賴他〉、〈來讚美我們的王〉等十七首詩歌,這些詩歌至今仍是泰雅爾教會所喜愛吟唱的。19646月,馬可福音終於通過審閱與出版上市,Clare非常喜歡與吼臘同工,但後來吼臘表示翻譯不像牧會工作那麼富有挑戰性,因此便離開翻譯的團隊。

與孫雅各牧師的同工

1950年初期台灣基督長老總會成立山地宣道處,由孫雅各牧師負責原住民整體的宣教規劃,包括人力的培訓及物資的支援等。當時每區分派一位傳道人負責,這些負責同工定期在總會召開會議,商討原住民相關的福音工作,例如復興鄉由吼臘負責、新竹縣尖石鄉及五峰鄉由莊聲茂牧師負責、宜蘭縣南澳鄉由羅東教會的陳耀宗牧師負責,爾後由林萬福牧師接續、台東縣及花蓮縣阿美族由駱先春牧師負責、布農族由胡文池牧師負責、排灣族由許有才牧師負責、苗栗縣泰安鄉及南庄鄉由陳蘭奇牧師負責,爾後由林彼得接續巡迴傳道事工、太魯閣族由新竹聖經學院第一任院長吳天賜牧師負責、鄒族由嘉義教會的牧師負責。

吼臘與孫牧師的關係可說情同父子,從一開始與孫牧師相識,被推薦到神學院進修,到之後展開他的宣教事業,孫牧師都不間斷地提供幫助。孫牧師在原住民部落傳福音或舉行聖禮典、牧長在職訓練等,幾乎都由吼臘翻譯,他們共事的足跡踏過桃園復興鄉、新竹尖石、五峰、宜蘭南澳大同、台中和平、苗栗汶水等地,甚至陪同 孫牧師至宜蘭、花蓮、台東、屏東各族群拜訪與佈道。他回憶��:「有一次我帶孫牧師到鐵立庫部落傳福音,一路上爬山涉水,非常辛苦。怕滑倒,我在前面引領他 腳踩在我踏過的腳印上;渴了,我就用樹葉做杯子,引山澗��下的泉水給他喝;累了,我們就在小溪邊休息,甚至到溪裡沖泡,後來我洗刷他的背,至今無���忘懷孫牧師高興與滿足的樣子。到了部落,孫牧師很快的融入部落生活,說話的聲音鏗鏘有力,信息非常簡單,族人容易了解。或許在孫牧師的身上,我得到父親般的鼓勵��支持,��習到他處事的理念與方式,以及感受到他對原住民的深厚情感,這不斷地加深我在服事上帝這一條道路的信心。」

吼臘在五十幾歲時生了一場大病,幾乎要死,在病床上,他夢見孫牧師提著他習慣用的手提包,高聲地對吼臘說:「吼��,起��!我們去傳福音!」也因為這個夢,吼臘的病情突然好轉,能夠繼續服事上帝的教會,直到20041116日,吼臘安息主懷,享年78歲。

結語

回顧吼臘.帖木�����師一生的服事,好像經歷一段原住民部落的使徒行傳,在他的身上,我們看到一段原住民宣教史的過程與演變,值得讓我們學習並珍惜前人所付出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