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覺醒來世界驟變 周萬吉 台灣泰雅族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Umav整理報導 《台灣教會公報》 3531期 2019年10 月28 日-11月3日 p.4 Bayas Apau(周萬吉):一覺醒來,世界就不一樣了。這是什麼樣的感覺?  

1953年6月22日的午休時間,師範學校二年級的泰雅族學生「周萬吉」,在學校廣播聲中醒來,在毫無頭緒之下,他被帶上吉普車,送到一個從未踏入過的地方,後來才知道這就是警察局。同年9月,這位青年被無端判定犯了「知匪不報」的罪。
1932年出生的Bayas Apau(周萬吉),出身烏來區Raga社的頭目家庭,就跟那時代的許多族人一樣,經歷遷徙、戰爭、日本與國民黨政權更換,在傳統文化和生活模式被衝擊的年代,努力安身立命。在日治時期,Bayas家因通曉「國語」──日本語,而負責協助公權力管理秩序;國民黨來台後,Bayas進入師範體系接受教育,學習新的「國語」──華語,並且成為少數當期畢業的原住民學生,堪稱菁英。如此奉公守法且上進的青年,卻在連共產黨是什麼都不太清楚,就「為了國家的安定」而被定罪、入監服刑1年3個月。
「共產黨的事情,看都沒看過,聽都沒聽過……」沒做的事情,到底要承認什麼?當特務叫他寫自白書,他根本寫不出來,最後只能照著要求簽名。在監獄中,他問自己也問別人:「我怎麼會在這裡?」卻遲遲沒有回音,就連出獄時,也沒有得到什麼解釋。訴說這段令人錯愕與徬徨遭遇時,Bayas的語氣比起憤慨或嘲諷,更像是無奈。
Bayas的兒子說,因為宗教信仰的關係,Bayas成為一個很平和的人,選擇靜靜讓傷痛過去。多年來,Bayas在工作上屢屢被表揚、受到政府單位肯定、得到同僚愛戴,或許這些辛勤與傑出,都是他對傷痛的回應,也顯明了他的正直與清白。出獄後,Bayas努力完成學業,也繼續參與教會活動。他最後對著鏡頭釋然的說,台灣已經不一樣了,時代改變了,現在的他「不怪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