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啟典醫師的回憶- 1977年TAC/EC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楊遠薰撰 錄自「海外台灣人的故事」Yahoo奇摩部落格 2010年8月27日。

張啟典醫師於2009年參加第40屆美東台灣人夏令會時回憶了往事。


1977年美東台灣人夏令會的召集人張啟典醫師,原籍嘉義大林,然在台北市萬華區長大。他於1963年畢業於台大化學系,1966年留學美國,1973年獲得波士頓東北大學的有機化學博士學位。然後,他在波士頓的Beth Israel醫院從事多年的藥學研究,復於1980年就讀波士頓大學醫學院,1984年畢業並獲取麻薩諸塞州醫師執照,爾後從事病理學研究與教學,以迄退休。

「早期的留學生有許多奇妙的故事,為現在年輕一輩的所難以想像。」張啟典醫師說:「光是1963年從台灣到波士頓的這段歷程,就讓我終生難望。」

那年,他獲得獲波士頓東北大學的全額獎學金後,便興奮地做起留學夢。由於家境清寒,他必須靠借貸來籌措旅費。當年的機票非常貴,他便只買從台北飛到洛杉磯的機票,然後再搭灰狗巴士,僕僕風塵跑了四夜五天,才到波士頓。

他說:「因為第一次出國,心情十分緊張。上了車,就近找個位子坐下,便不敢隨便走動。巴士由洛城出發後,穿越亞利桑那沙漠,到達德州時,已是第三天。司機把巴士停在一處休息站,讓乘客下車方便,我也跟著下車。」「當我走向男廁時,發現前後同行的都是身高馬大、體格碩重、頭戴牛仔帽、身穿牛仔裝的人,不禁有些緊張。」他繼續說:「待進了洗手間,我發現男廁居然有兩間。一間寫著 White,另一間寫著 Color,不禁愣住,一時不知該上哪一間?猶豫了一陣,我選擇了 Color 那間進去。」然後,他走回到巴士,這才赫然發現巴士的前半部坐的是白人,後半部坐的是黑人。他想了想,不敢造次,便拿著行李,換位子到中間去。巴士自德州北上,又走了兩天,才到波士頓,結束他的這趟Adventure。

「很多不合理的制度對沒有經歷過的人,覺得像在講一個遙遠的故事。」張醫師說:「就好像我們對現在的年輕人談228、白色恐怖與黑名單, 他們沒有太大的感受一樣。但我們必須明白:平等、自由等天賦人權不會自天而降,而是要靠弱勢者本身努力地爭取,才能獲得。同樣的,一些社會不合理的現象也是經由許多人的流血流淚流汗地抗爭,才得以破除。」

事實上,張啟典在台灣時即經歷社會制度的不公平。他生長在一個弱勢的家庭,台大化學系畢業後,因為沒有人脈、沒錢送紅包、也不願加入國民黨,結果屢次申請中學老師的教職,皆不得其門而入。他因此深深覺得在台灣,沒有背景的人想謀個適當的職位,是非常地困難。也因此他到美國後,便默默支持台灣人的運動,期待台灣能夠改革,使之成為一個比較公平與自由的社會。

由於在艋舺的長老教會長大,張啟典到波士頓留學的第三年(1969年),即發起創立「波士頓台灣基督教會」。隔年,他專程到賓州的唐寧鎮 (Downington),參加費城歐炯雄兄發起的「第1屆美東基督徒台語夏令會」,成為美東台灣人夏令會的創會會員之一。美東基督徒台語夏令會在1973年由波士頓的黃賢理擔任召集人時,開放予非基督徒參加。1974年,該會更名為「美東台灣基督徒第5屆暨同鄉會第2屆夏令會」。因為名稱太長,1976年由紐約的黃瑤明主辦時,便正式定名為「美東台灣人夏令會」。

1977年,張啟典擔任波士頓台灣同鄉會長,同時主辦第8屆美東台灣人夏令會。他們決定在羅德島的布朗大學 (Brown University) 舉行,為期五天四夜。

「這是美東夏令會第1次在美國的大學裡舉行。」張啟典說:「因為過去幾年參加的人數逐年增多,一般的營區不夠使用,所以我們便大膽嘗試,租借美國大學的校舍舉辦台灣人夏令會。不過因為布朗大學座落在新英格蘭的海邊,對大多數同鄉來說,距離遠了些,所以人數稍微減少,大約四百多人參加。」

那時的美東夏令會還維持宗教與同鄉會活動並重的形式,講員有吳明雄、鄭義勇、郭榮敏、王成章與林興隆等多名牧師,也邀請陳錦芳、洪哲勝與李豐明等人作專題演講。由於5月時,前宜蘭礁溪鄉長張金策與嘉義縣議員吳明輝成功逃出台灣,成為受人矚目的政治人物。那年7月,張金策帶他十餘歲的兒子參加美東夏令會,向鄉親報告台灣的人權現況,引起大家的關懷。

「但更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那年夏令會出現了一個可疑的人物。」張啟典醫師說:「七十年代是國民黨特務非常活躍的年代,參加台灣人夏令會的鄉親因為怕被密報、以致上黑名單,都對自身的安全十分敏感。那年的夏令會甫開幕,就來了一位理平頭、操外省口音、年約二十多歲、背著背包的男子。他說他來自歐洲,想參加夏令會,但講話時,眼睛不斷地掃瞄參加者的名單,形跡可疑。我們當時請他寫下通訊地址與電話,然後根據他留下的一個紐約的號碼,打電話過去,發現是空號,就請他回去, 還好意地把他帶到車站。 但是第二天,這人又出現,眾人便議論紛紛。許多人懷疑他是「抓耙仔」,還有人說,他的背包裡若藏了一把槍,萬一出事,怎麼辦?身為召集人的我被眾人說得內心七上八下,忐忑難安,因此向大家宣佈每晚12點,宿舍一律關門。然後我一棟棟地鎖門,第二天清晨4點起來,又一棟棟地開門。直到夏令會結束,同鄉都平安回到家,我才鬆了一口氣。」

這是三十多年前的往事,但張啟典一想起,便覺往事歷歷在眼前。他於2009年參加第40屆美東台灣人夏令會,和與會者一起搭豪華遊輪遊加勒比海,對今昔的差異著實有不少感觸。他說:「在美國,種族隔離的現象已成過去;在台灣,黑名單的制度亦成為歷史,這都是許多人努力爭取的成果。但願我們這一代辛勤地為台灣爭取自由、民主,能為下一代立下更好的社會制度,亦使台灣能成為一個令人引以為傲的國家。」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