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母的奉獻 (張惠慧)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張惠慧撰 《台灣教會公報》 3244期 2014年4月28日-- 5月4 日 p.22。祖父張贊祥於1931年去世,享年35歲,祖母康蔥 ( 1899- 1987)守寡育三兒。大伯張逢昌先信主,後來二伯張承宗和我父親張清庚,先後進神學院讀書,三兄弟都做了牧師。祖母是在大伯當牧師之後才信主的。張惠慧是張清庚牧師的長女。 

祖母一生沒有任何財富,三個兒子是她在這世上僅有的資產,她全都獻給上帝使用。這也讓我聯想到聖經中寡婦的奉獻……
「天父,我懇求祢的赦免,我這一生當中最大的過錯就是阻止我的孩子信主……」父親告訴我,這是祖母臨終前的禱告。
頑強的大伯
就如耶穌所說:「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馬可福音2章17節)我們這個家族的得救就是從一個卑微的景況開始的。當年祖父過世時,大伯14歲、二伯7歲,我爸爸還未滿週歲,祖母年紀輕輕就守寡。
那時代的女人多半沒有謀生能力,只能靠著夫家的供給過日子。為了幫助家計,祖母決定不讓大伯繼續升學,讓他提早出去賺錢。雖然學校的老師覺得可惜前來勸說,祖母因為經濟上的困難,仍然無奈地拒絕。
於是大伯開始白天在印刷廠、晚上在警察局上班。有一次,他路過宜蘭長老教會,正好教堂內傳來唱詩歌的聲音,吸引他進去一探究竟,從那之後,他就沒有再離開教會。
大伯生來個性頑強,他不認輸的個性使他常與人起糾紛,甚至動武,一旦動手,他一定要打到贏才肯罷休,為此鄰舍還勸祖母幫他轉學,免得他「遲早會被人打死」。但也因他這頑強的個性,使他後來可以面對全家族的反對,仍然堅持信主的決定。
除了頑強,大伯對於想做的事也很果斷。他小時候有一次過節時路過廟宇,看到廟內有紅龜糕可任人拿取,他心想居然不用錢,就進去拿了一些回家,怎知那是隔年要加倍還給廟宇的。於是他果斷決定踏入教會的門領受上帝的救恩,因為基督信仰不同,恩典是上帝白白賜給人而不需要償還的。
牧師三兄弟
祖母自己雖然不識字,但對三個兒子的管教非常嚴格,每天晚上一定陪他們做功課;如果他們任何事不順從,她的棒下也絕不留情。大伯去信基督教,在當時注重祭祖的社會是犯了大忌,加上祖父的家族還是宜蘭張氏公廟的主持,大伯又是長子,必須代替過世的父親在祭祖大會上拿香祭祖,引起的衝擊可想而知。
祖母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人,當然不願意留人話柄,所以極力反對大伯去教堂,為此好幾次痛打大伯。但她覺得不同的是,以前她打,大伯都會閃避,但幾次為了教會的事打他,他卻任她下手打到累為止。祖母記得每次打大伯時,他都說:「妳現在不明白,但將來有一天妳就了解,我信主這件事是為了全家族的好處。」後來他不但帶領兩個弟弟信主,整個張家也因他得以聽到福音。
雖然祖母強烈反對,大伯仍然熱心地參加教會各項聚會,常常晚上回家時不但沒有飯吃,而且被祖母鎖在門外。但有幾次,大伯發現祖母刻意開了一扇窗,讓他可以爬窗進屋,由此他也體會到母愛暗地裡的關懷。
大伯幾次參加教會主辦的夏令營,在日語和台語的演講比賽都奪得冠軍,那時的宣教師明有德牧師(Hugh MacMillan)決定栽培大伯成為傳道人,於是上門說服祖母讓大伯去神學院讀書。沒想到,祖母竟然答應讓他去!上帝做了非常奇妙的工作。
不僅如此,後來二伯和我父親也先後進神學院讀書。他們三兄弟就是張逢昌牧師、張承宗牧師和張清庚牧師。
寡婦獻上所有的
祖母是在大伯當牧師之後才信主,受洗當天,她由還是神學生的父親和大堂兄(張信一牧師)扶她進去,並讓大伯幫她施行洗禮。祖母不識字,六十幾歲信主之後,還學會了用羅馬拼音看聖經,每天讀經靈修。
每次回想我們這個家族得救的過程,內心就不禁充滿感恩。上帝憐憫一個不起眼的寡婦,揀選她的三個兒子成為祂的僕人。祖母一生沒有任何財富,三個兒子是她在這世上僅有的資產,她全都獻給上帝使用。這也讓我聯想到聖經中寡婦的奉獻,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窮寡婦所投的比眾人還多;因為眾人都是自己有餘,拿出來投在捐項裡,但這寡婦是自己不足,把她一切養生的都投上了。」(路加福音21章3∼4節)祖母的奉獻,沒有比這個形容更貼切的了。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