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楊永哲閒談「百年家族百年事」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採訪:阮宗興 ☉整理:鄭純玨

原文刋於《安平追想曲》(台南:安平教會,1998215日),頁52-57


■ 請問楊執事,你記得你的祖母張阿好的一些事情嗎?因為我知道她在整個安平教會來說是一位很重要的功臣,不知你對她是否有哪些印象?

我祖母的姓名是張秀枝,一般人都稱呼她張阿好,我從小就受到我祖母在教會熱心的影響,小時就從主日學認識上帝,以後在青年團契聚會,因為我祖母以前的熱心,所以讓我們兄弟之間都在安平教會從事青年團契的事工。在當時因為農業社會,所以安平教會的經濟不是很好,甚至我們的牧師有職無薪,不領薪水來指導我們青年團契,讓青年團契在成長中都接受很好的宗教教育。後來,我的祖母在教會長執中,大部份都推派她參加教會、中會、甚至一般對外的會議,她雖然纏足,可是她很伶俐,所以如果赴會,大部份的同工都認識她。以後如果有人要來教會、找教會時,多數的人都會說,到了安平,就先問阿好姨的家,因為安平教會的對面就是我祖母的老家,就是目前獻給政府的海山館。因著我祖母的熱心,所以我的大舅公就將這塊地獻給教會,做為安平教會的現址。我祖母的兄弟也極熱心,他們在社會上也都極有貢獻,所以建教會時,我祖母曾對他們提起,甚至希望他們捐獻所需,所以在教會,我祖母的熱心與關懷,就慢慢在這迷信的安平地方擴散開來。後來,她中風,差不多有五、六年的時間都是在目前的海山館生活,這期間都由我的母親和我們的兄弟伺候她,有時我們兄弟出外工作,教會的青年就很熱心的將她抬到教會來聚會,我祖母過去的熱心實在是我們這些子孫輩的好榜樣。我們知道只要信靠上帝,上帝一定會祝福我們,我們繼續祖母的足跡,大家信靠上帝,甚至我的哥哥到了美國,也是先找教會做禮拜,現在我的嫂嫂也很熱心在南加州洛杉磯教會服事。這一切我們兄弟們都清楚是因為我祖母的熱心,才能在教育上成長,謝謝上帝的照顧與祝福。

■ 你剛剛提到在洛杉磯的哥哥是誰?

楊永芳,是我的大哥。

■ 從教會的記錄中,楊永芳是在二十歲就當執事,算是很年輕的執事,他目前在美國是從事那方面的工作?

他在醫院擔任心臟科的醫師,可能不久後會退休。

 

■ 你對張鴻圖先生(就是教會這塊土地的奉獻者)有什麼印象嗎?

張鴻圖是我的大舅公,他是讀香港英專畢業,回到台灣後,聽說在一家英國的石油公司擔任台灣的業務代表,住在台北中山北路,當時很少有人能幫外國人翻譯或與其交往,因為職務的關係,他與很多的外國人交誼;並且因是味全公司的董事,所以與味全公司的同事在商業上常有往來。後來,他在中山北路成立中華基督教會,並且聘請牧師開始聚會;同時他也投資和泰汽車,所以他在商業上很有成就,也接受良好的教育,所以我的舅公張鴻圖先生就將他繼承的這塊土地奉獻給安平教會。

■ 請問張鴻圖先生去台北之前是否曾在安平教會聚會?

在我的印象中,張鴻圖先生年幼時安平尚未有教會,青年時我的曾祖父送他到香港讀書。

■ 再請教您,您的家族中誰最先認識主耶穌?

在我的家族中,最先認識主耶穌的就是我的祖母,──別名張阿好,正名張秀枝,因為我的祖父很早就去世,當時是封建社會,我的父親及姑姑年紀幼小,在那環境中,她受到很大的打擊,我的祖父三十出頭去世後,我的祖母─張阿好就回到娘家,雖然她的生活不成問題,但後來受到一位外國人來傳教的影響,當時安平的居民大多靠打漁為生,所以非常迷信,在擁有十七間廟宇的當中傳教,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後來那位外國人就來找我的祖母,因為那時我的曾祖父是相當於現在的安平區長,我的祖母在我祖父去世後生活顯得很孤單,還要扶養我的父親及我的姑姑,所以精神上很痛苦,後來受到外國人來傳教的影響,就慢慢認識教會,後來將教會的事工推展開來,若有安平的居民因病住院在新樓醫院而認識上帝,他們也會來找我祖母,於是開始租房子,做為暫時的禮拜堂,經過兩次搬遷後,我的祖母才向我的曾祖父提起,希望我的舅公張鴻圖先生將他所繼承的土地奉獻給教會,我的曾祖父及舅公都同意了,後來我舅公及他的兄弟和我的親屬都從教會認識上帝,大家都很虔誠敬拜上帝,甚至在國外求學的,也都在當地的教會事奉。

■ 太平境教會的資料寫到張壬癸先生是在那兒受洗的,張長庚先生是在哪兒受洗的?在安平嗎?

張長庚先生是我的三舅公,他是安平中和醫院的院長,他到日本就讀醫學系後,回到安平開業,直到去世。張壬癸也是到日本讀醫科,畢業後到高雄鹽埕埔開業,也命名為中和醫院,所以我的幾位舅公在醫學界都有很大的成就。

■ 你對你的曾祖父張金聲有印象嗎?

我出生時,我的曾祖父已去世。

■ 他屬於我們教會嗎?他受過洗嗎?

這些我不瞭解。在我的印象中,我的祖母曾說,因為我的祖父去世,所以我的曾祖父對我的祖母張阿好的宗教信仰很關心,他認為安平需要設立一間教會,所以他也很高興同意將大兒子所繼承的這塊土地奉獻給教會。

■ 照你所說,當時張鴻圖先生要將他所有的這塊土地奉獻給教會時,你的曾祖父也同意,是嗎?

是,是,他們都曾提起過這件事。

■ 請問張鴻圖先生去世了或是還健在呢?

已去世。

■ 其它這些人呢?

張壬癸也去世了,張長庚也去世了。

■ 你有一位姑姑,是嗎?她目前住哪兒?

我的姑姑也已去世了。

■ 所以到目前為止,你的家族中只剩你一家人在安平教會,其餘的都搬出去了?

是的,還有我的媽媽,──杜秀葉,其餘的都搬出去了。

■ 我去採訪盧騰芳牧師時,他提到你曾在台北居住過一段時間?

是的,我從軍中退伍後到台北就職,後來回到台南服務。

■ 你年幼時曾與你的祖母住在一起,是否有哪些事令你印象深刻呢?

印象中較深刻的是,如果教會需要有代表到外地開會,大家都推派她去,所以她很樂意在中會、甚至總會、其他的會議代表安平教會,雖然當時交通不便,她又纏足,但是她總是全程參與,回來後,將所有的事情向長執會報告。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還在國小就學時,她教導我如何煮飯,她說她會搭最後一班車回家,門不必鎖,只要用椅子擋著就好,她回來後再鎖就好,她要我們煮好飯後,先行吃飽,教會的事她一定得做,因為常常這樣,所以目前我們會煮飯,就是當時從中習得的方法。

■ 對你的祖母及舅公們還有哪些令你印象深刻的呢?

我的印象較深刻的是,會友中有些兄姊的子女想就讀長榮中學、長榮女中,因當時不易經由考試進入,他們就來拜託「阿好姨」(安平人都這麼稱呼她),說:「我的孩子成績不壞,想到長榮中學或長榮女中等宗教學校讀書,是不是可以請妳到學校請教老師是否夠資格?」我的祖母總是在早上將家裡打理好後,就到車站等車,下車後又步行到東門(因當時交通不便),到學校請教老師,拜託牧師打聽,我們教會會友的子弟想在這裡就讀,這樣的分數是否可以錄取?如果可以的話,請讓我們安平教會的子弟有機會來教會學校就讀,以後他們可以將上帝的信息傳揚給鄰居,因為聽說長榮中學和長榮女中每天在升旗後都有宗教禮拜,我的祖母很歡迎安平子弟能儘量長榮中學與長榮女中就學。

■ 除了這些以外,安平教會歷年來有很多任的牧師,因為你小時就住在對面海山館,離教會很近,請問你對哪位牧師的印象最深刻?

我小時是施錫圭牧師,因為當時的安平教會經濟不是很好,所以他在台南女中教英文,而沒有領我們教會的薪俸,又因教會在極迷信的安平地區,會友不多,我的祖母去探訪會友時,都儘量邀約他們的孩子、鄰居,以培養他們將來認識教會,所以我的祖母有時會將她所擁有極少的東西與人分享,我記得我家門前常種絲瓜,絲瓜成熟後,她總是趕緊摘下來送給牧師當蔬菜,甚至如果有外地的牧師來安平教會訪問,他們總是要找「阿好姨」,所以在我的印象中,台南市有很多牧師曾經到過我家,她很好客,她也希望安平教會的會友同心協力,儘量讓安平這迷信的地方的人民趕快做教會的會友。

■ 除了施牧師以外,你對誰的印象較深?

李明安牧師在安平教會的時間雖然很短,但是她是一個女傳道,大部份的時間都在教會,她常到我家邀我的祖母去探訪會友。

■ 請問你離開安平到台北居住,有多長的時間?

我離開安平到台北大約有十六年,因為服兵役,後又到台北。我回來後發現,過去我的祖母探訪的主日學學生都已經長大,成為人家的媽媽、祖母。也有人來教會,因為以前封建時代,在這迷信的地方,如果嫁給未信者,家人都禁止她們來教會,但是直到她們自己能獨立,成為人家的媽媽、祖母,不再受到婆婆的影響時,她們都已經來到教會了,甚至也鼓勵她們的子女、孫子來教會,所以當時我祖母所撒的種子,現在已經看到它們長大、開花、結果,慢慢在收成了。

■ 剛剛你提到的這個人是誰?是你祖母的主日學學生嗎?

她是陳紅杏,聽說她以前常來主日學,另外瓊月姊也都會來參加主日學。

■ 再請教你一個問題,在你的印象中,小時候的安平教會與現在有何不同?

以前如果有人來參觀或是外來的牧師來主理時,第一個印象總是說,安平教會的禮拜堂看起來像是一個火車車廂,真的很像,當時安平教會的禮拜堂與台南市別的教會比起來,還不算太差,但是,給人的印象就是我們像是在火車廂內敬拜上帝,那時我們覺得建築物很方便也很通風,因為四面都有光線進來,空氣也很好。後來,我們將舊的建築物拆掉重建,到目前為止,禮拜堂就是這樣子,可是我們覺得會友持續的增加,所以我們計畫需將禮拜堂擴建。

■ 除了建築物之外,你覺得以前和現在的會友有何不同?

農業社會的時代,安平教會是靠青年團契及兄姊來帶動,當時我的祖母因對地方較熟,也認識鄰近的居民及巷道,所以常與牧師做探訪的工作,並為鄰人傳福音及禱告,雖然當時大多數的青年都是學生,經濟也不是很好,可是他們對教會的影響力卻很大。目前,我的感覺變成是以婦女為中心來帶動教會的活動,因為目前婦女團契的會員總是奉獻時間,經濟方面也能影響教會青少年的事工。

■ 令尊楊章成先生也曾是執事,不知你是否記得他在教會事工的印象?在資料中,他也曾是新樓醫院的檢驗師。

因為我父親在新樓醫院服務,所以我在那兒出生後就住在醫院的宿舍,印象中小時候每逢週六,我父親一定騎腳踏車載我們回到安平參加主日崇拜,因為我的祖母在這兒聚會,週日下午再回到宿舍,因為那兒環境很好,又有很好的球場、醫療設備,所以我們在那兒享受快樂的童年生活。當時我的祖母獨自住在目前海山館裡面,我們需要在每週六回來陪她。直到我們長大將入學,就回到安平讀書,因為住在新樓醫院那兒讀書較不方便,我們兄弟都在安平讀小學,初中則是到依各人考試所錄取的學校到市區就學,我父親當時在安平教會聚會,並參與教會的事工。

附:張金聲裔譜 阮宗興編製 (摘自《安平追想曲》安平教會百年資料之4)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