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兒科醫師張健昌回國服務甯K基督教醫院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方雅惠採訪 「醫療傳道,追求永恆價值」《台灣教會公報》 3219期 2013年11月4-10日 p. 14-15 特別企畫 甯K基督教醫院 下一棒,誰來接?之2。前言云: 源於1956年芬蘭醫療宣教士的愛,恆春基督教醫院守護台灣尾已超過半個世紀。偏鄉環境及不便交通,攔阻不了醫師群自海外歸來服務的心志,而今他們年事已高,平均年齡66歲,婦產科、小兒科面臨無人接班的窘境,急需年輕新血的加入…..。玆採訪小兒科醫師張健昌(1936年生),2003年第13屆醫療奉獻獎得主。 

「如何與神同行?不只是參加特會,也不只是經歷神蹟奇事,而是日復一日穩定地服事,努力付出愛心與耐心,去愛不可愛的人。」77歲的張健昌已滿頭銀絲,談起信仰卻猶如熱情的佈道家,雙眼發出炯炯亮光、言詞充滿活力,他的禾場不只在恆春基督教醫院小兒科的診間,也在醫院的小組、在支援講道的教會。
1936年出生、在屏東長大的張健昌,少時曾參加美國宣教師的英文查經班,但直到1960年暑期參加退修會,才從查經中開始信仰之路。「國中時我就覺得:人活到七老八十,死了歸於無有,那麼人生的意義到底是什麼?」他從查考創世記知道了人類痛苦的原因,並在約翰福音3章16節找到了答案。「以前沒有神,只有虛空,當我承認自己的罪,接受耶穌為我的救主,那一剎那我的心滿足了、喜樂了、平安了。」
基督信仰徹底翻轉了張健昌的價值觀,從以前一心想出名、甚至想拿諾貝爾獎,轉而開始追求永恆的價值。他1961年從高雄醫學院畢業,當兵退伍後有3個機會等著他──在高醫當教授、到某大型醫院執業,以及赴美留學。最後,他卻做出令人跌破眼鏡的選擇:去當時僅具診所規模、兩個挪威醫生、每天要看一、兩百個病人的屏東基督教醫院。
張健昌可說台、華、客、英、日5種語言,在有客家人、操日語的老一輩原住民病患的屏基特別能派上用場。但他坦言決定前仍經過一番天人交戰,直到讀經時看到雅各在伯特利得到上帝的應許,才終於完全感到平安。
「感謝主,在屏基訓練我的愛心。」張健昌猶記得一次看到一個1歲4個月的孩子發燒到40度,且渾身發臭,讓他忍不住對小孩的媽媽發脾氣。當看到孩子的媽媽流淚祈求時,他突然感到扎心,自問:「你的愛在哪裡?你真的能愛不可愛的人嗎?」屏基類似這樣的病人很多,他花了幾個月時間才能夠發自內心接納、愛這些人。「我明白如果我的服事沒有愛,那我不會享受,只是盡義務而已。」
屏基服務2年後,張健昌從實際執業經驗發現自己的不足,決心在醫學專業更精進,希望自己除了有愛心,也要有能力,於是在28歲那年赴美深造。
申請實習醫院時,為了接受最好的訓練,張健昌大膽申請了美國排行前十名的教學醫院,引來亞洲同學的訕笑。當同學紛紛找到醫院,張健昌的申請卻一一被拒絕,在足足等待6個月後,奇蹟發生了──原本已拒絕他的西北大學,因原先錄取的美國醫師有一個被徵召打越戰,所以回頭問他意願,「這完全是神的工作,祂出的考試題目很難,但祂知道祂在做什麼。」
張健昌在西北接受5年嚴格訓練,因為是第一個外國醫學院畢業的醫師,特別受關注,可說備嘗艱辛。畢業後,他沒有馬上進入醫院,而先到非洲剛果服事兩年,沒有X光設備、檢驗也有限,一個上午得搞定1、200個病患,但憑厚實的經驗判斷,搏得同行「診斷專家」的稱讚。
結束剛果的服事回到美國,張健昌可輕易在中上階層地區醫院謀職,可是他再次令人意外,選擇在座落貧民區的若許醫學中心服務,一待25年。
張健昌不諱言,在若許有許多不可愛的人,讓他學到更多愛心與耐心的功課。當地的貧民對於他人的幫助,不僅沒有心存感激,反而常常一副「我是窮人,你應該幫助我」的態度,「我學會把他們當自己的孩子看,若沒有愛,老早就離開了。」
1989年後,張健昌開始如候鳥般每年回到台灣,利用休假支援恆基,直到原本從事電機工程師的大兒子,突然捨棄似錦前程,毅然獻身全職事奉。他笑稱,雖然禱告常求神使用孩子們,但一時也難以接受,曾建議孩子帶職事奉即可,最後明白兒子的心志後才轉而支持。經此衝擊,他卻發現這正是自己想走的路,於是決定跟隨大兒子的腳步,放下美國的一切。
在63歲這個可以開始享受退休生活的年齡,張健昌決定回台灣,成為當時恆春唯二的小兒科醫師之一。他說其實當時很擔憂自己無法適應,畢竟他已在美國35年,比在台灣的時間還久,「裡面的文化已經發白了!」更何況在若許,他是小兒科主任、臨床副教授,身邊多的是助手;在恆基,人力設備遠遠不及,還要主動到山地巡迴醫療。「但是神對我說,不要怕,我已經比你先去了,已經為你解決問題了。」而此後發生的事也一一驗證神的信實,「情緒難免,但信心不會失去。基督徒要有個覺悟,信心的學校沒有畢業證書,直到見神的面為止。」
而今一晃眼14個年頭過去,張健昌數算過去的年日唯有感激。他說自己到恆基好像是「廢物利用」,神還願意使用他年老的人生,特別感恩的是,除了醫院看診工作,還有機會可以到教會講道。「我很傷心的是,基督徒愛講得太多,糖加得太多,但真理有時是苦藥,難以下嚥。」他認為基督教醫院最重要是領人歸主,如果沒有傳福音,就失去基督教醫院的意義,「醫療傳道亦是如此,醫治人的身體不過是工具,最重要是把真理傳出去,使人靈魂得救。」
為鼓勵年輕人獻身,張健昌每年到高雄醫學院講生命倫理課程,他挑戰醫學生領受得天獨厚的恩賜,如何回應神的愛?能不能跨越知識本位的驕傲和自私,彎下腰來奉獻、服事、犧牲?到偏鄉服務,價值觀若不先改變,將很難持續下去。「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慾都要過去,唯獨遵行神旨意的永遠常存。工作要和神的旨意連結起來,這才是永恆的價值。」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