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思念的人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陳昭容撰 《臺美團契長老教會教會通訊》2007年6月

按:陳昭容是陳世賢(1912-1986,牙醫師,在台南開設長榮牙科診所)的長女,有三位弟弟(陳榮煌、陳榮郁、陳永泉)。母親是護士。夫婿是蘇榮二長老,女蘇代千(Vivian Su)、子蘇宗光。


我所思念的人就是我的爸爸和媽媽,雖然他們已經去世超過20年,就好像才是最近的事。
爸爸(陳世賢)生於1912年,媽媽是1913年,他們是表兄妹。媽媽稱呼阿媽(內祖母)是阿姑(外公的小妹) ,那時阿公經營很多生意,如木材行、魚業進出口….等。爸爸有二位弟弟和一位小妹,可是阿媽在爸爸16歲時就過身,當時阿姑才2歲。阿公就在他的女婢中去揀一位娶她作後母,她生了三男三女,最小的女兒我叫她四姑,比我小一歲,阿公在44歲時提早退休,在家享清福。
爸爸個性內向,不敢自己去日本留學,後來與二舅及二姨全家去廈門讀書,二舅讀法律。有一天有警察來找二姨丈去警局,他一去就沒回來,晚上有熟人來報信通知二舅和爸爸要趕快離開廈門,第二天警察來找人時,他們已經從廈門經過新加坡回台灣了,感謝主安全地帶領他們。
媽媽有9位姐妹2位小弟,外公經營金紙生意,就是民間宗教拜拜時要燒的銀紙….,生意很不錯。可惜一直生女兒,等不到兒子出世,就娶細姨,也育3男3女。媽媽長大去日本留學當助產士時,外祖母生病,她思念而趕回家照顧她,而放棄學業。外公跟媽媽說「如果妳是兒子,我就不會娶細姨了」因為媽媽很會處理代誌。
爸爸媽媽從小一起長大,二人相差一歲,感情很好。到了適婚年齡,阿公向外公提親,外公不答應。可是他們是非她不娶非他不嫁,一直到約30歲才完成婚事。婚後他們去台東一位日本人的牙科當助手,我在那裏出生。第二次世戰期間外祖母生病思念媽媽,媽媽就帶我回台南。那時爸爸對媽媽說「萬一我們二人有一個不幸,妳不能再嫁,我也不再娶」的誓言。
戰後,爸媽回台南在長榮中學工作,住在學校宿舍內,白天工作,晚上準備牙醫執照考試。當時叔叔考上台大醫專(台大醫學院前身)及師專(師大前身),阿公因沒錢要叔叔讀師專,可是爸爸想他自己沒法正式完成醫學院資格,媽媽就自願將她的儲蓄幫助叔叔讀醫學院和開業。感謝主,爸爸通過考試取得牙醫師的執照,在住家開「長榮牙科診所」,白天上班,晚上看病,一段時間後,才辭學校工作專心看診。
爸爸個性內向,作事認真又小心,有規則,從未與人爭論過。媽媽個性外向,動作迅速,對人熱誠又好客,廣交患者與姐妹(我又多了三位姨媽)。當他們意見不合或爭吵時,媽媽就碎碎唸不停,爸爸都安靜不反嘴,暴風雨一陣過了就安靜了(我與榮二也是如此)。 爸媽很注重我們的教育,與學校老師都有很親蜜的交往,常常當家長代表或會長。他們是一對很適當的工作伙伴,每當患者拔牙時,媽媽都會在身邊握著他們的手助 膽,或是在治療牙齒神經時患者會害怕媽媽是好的安慰者,尤其是對小孩子,所以週末有很多患者來拔牙。爸爸很少發脾氣,只記得有一次弟弟不認真讀書,考試考 得很不好,爸爸要打他,故意打在桌子上來教訓他。我的大弟出生後得黃膽而早逝,另有三個弟弟,我是唯一的女兒,爸媽很疼我,跟著弟弟叫我「阿姐」。
我畢業後在光華女中教書,離家很近走路不到5分鐘。結婚後做part time,小女代千有阿公阿媽及小弟照顧,比較外向。每次考試得100分,阿公為了鼓勵她帶她去西門町夜市吃點心,她最喜歡吃炒蛇肉(是炒鱔魚的3倍價錢) ,她常得滿分,常去捧場。我們來美後第一次回台,弟弟載我去享用,老板娘也認得出來我是誰的媽媽?
爸爸的思想很保守,他不願意我離開太遠,可是人算不如天算,結婚後就無法控制了。1980年我們相繼來美,爸媽十分不捨,我也沒辦法。 我們在美國期間,爸爸常寫信鼓勵我們,有時匯錢助我們送小孩上私立中學。自從他信主後,熱心勤讀聖經、寫日記、禱告文,主日開業半天,扣除成本外全部奉獻給教會,他最喜歡吟聖詩276首 「時刻我欠用主」現在阮的孫子名蘇志永,就是由這首聖詩副歌「求主”永”站我心裏,時刻與我在的」的”永” ,每次我叫 “阿永”、 “阿永” ,心裏就想起在天上的爸爸時刻為阮祈禱。
本來三位弟弟與弟媳與爸媽同住,但弟媳中意見不合,爸媽很難過,尤其媽媽身體本來不好,小弟又搬出去,沒適當的人可以訴苦,身體漸漸衰弱,自從媽媽生病以後,我至少每週都打電話給她,她時常話講了又講,提起為了叔叔學業開業所付出的代價,現在叔叔患者很多賺很多錢也沒時間來看她….。每次打電話回去都是媽媽在講,爸爸沒機會與我交談。直到1986年的父親節,正好媽媽不在家,爸爸對我談起很多家族的事,交代我許多事,對我們的期望和鼓勵,他也想有一天與媽媽來美與我們同住。
8月中旬禮拜一上午,本想打電話,但因事出外,回來時合夥人高媽告訴我大弟來電,我心中已知家中有事,弟弟說爸爸在醫院過世。第三天我就趕回去,在儐儀館 看爸爸,他面容安詳安息主懷。爸爸是胃出血,在醫院治療中漸漸好轉,但卻在第三天長春會員去醫院看他時,在讀經吟詩中安然去世,我都來不及見到他的面。
在台四個禮拜,每天照顧媽媽,時常送她去王醫師那兒打針,她說爸爸在世時常對她說「我們二人一齊去天父家,如果我先去沒人照顧妳,如果妳先走我無伴」媽媽對我說她也不想活下去,我告訴她「我回美後替妳辦手續,接妳來美與我們同住」。
回美後每晚看到爸爸的遺像,我都無法控制,6月中旬的交談,好像是他的遺言、他的交代。所有認識爸爸的人,都不相信爸爸就這樣快被天父接走了。半年後天父也將媽媽接走了,我也來不及見她的面。二人都享年74歲,是爸爸來接媽媽走的,在昏迷中媽媽叫爸爸的乳名,叫他等她穿好鞋子一起走。
天父愛我,祂知道我們的一切,祂也知道我後來獨資經營洗衣店,沒辦法常常回台省親,祂也捨不得留下媽媽一人在世上,趕快接媽媽去天家,共享天國的福氣。我從此不必掛心天父,也擦乾我的眼淚,安慰我的心。從爸爸遺留下來的書信(他已開始學英語)、日記(禱告文)中,他告訴我「昭容,妳無論在何處,開車、送小孩、洗衣、煮菜,都可以隨時隨地開口向愛我們的天父禱告,舊約尼西米2: 4 “王問我:「講你愛什麼?」 對按呢我祈禱天頂的上帝”。8: “王就准我所求的,因為我的上帝施恩的手幫助我”。
我所思念的爸爸媽媽雖然都已安息主懷,從他們的一生可以學習做人做事的原則,對人要熱誠寬容,做事要有規則,要有始有終。就像主的新誡命「你當盡心盡意愛 主你的上帝,你當愛鄰舍親像自己」。我現在也想勸爸媽還在的兄姐,有時間盡量抽時間去探訪陪伴他們,敬愛他們,我們有一天也會老生病…..不是嗎? 願主祝福保守教會眾兄姐,全家平安快樂,一切順勢。
PS:這次榮二身體欠安,從入院到現在化療中,感謝神安排保守,主的恩典滿滿,得到眾兄姐關懷,代禱,幫忙接送去醫院。感謝主我18年沒開車,現在已學會了,好像詩篇23篇所描述。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