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清芳 北維州15年(1998-2013)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陳清芳撰 「感謝的話」附 「我的離職」《維聲》北維州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180期 2013年4月。陳清芳牧師,台北醫學院藥學系畢業。擁有台灣及美國紐約州藥劑師執照。曾在台灣擔任藥政稽查兼藥劑師2年。在Albany, NY 一所天主教醫院藥局工作14年。然後進入神學院受裝備。Alliance Theological Seminary (Nyack, NY. M. Div, 1991畢業) , Bangor Theological Seminary ( Bangor, ME. D. Min, 1997畢業),牧過紐約首府華人基督教會 (Albany, NY. 1991-1998)、北維州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Falls Church, VA. 1998-2013)。 

一‧感恩的話   
感謝上帝的帶領,1998年4月1日來到北維州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會,轉眼15年了。因著上帝的憐憫、施恩與賜福,讓我們一起存感恩的心來數算上帝的恩典,聖經提醒我們說,「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不可忘記他一切的恩惠。」﹝詩103:2﹞也將一切成就和榮耀歸給上帝。上帝的施恩是藉著你們的心與手的奉獻來完成,地上的功勞亦屬乎你們。我很榮幸地能與一群傑出的台灣基督徒一起同工,論學歷、資歷、社會經驗與地位你們都是社會中佼佼者,卻謙卑地接受我的領導,讓我分享到你們的成果,沾到你們的光。我只是上帝的僕人,「只當說,我是無用的僕人,所作的本是我應作的。」﹝路17:10﹞我的職責是傳遞上帝的異象給你們,是個方向的掌舵者,是球隊的教練,教會因有了你們這批出色傑出的球員的優異表現,才有今日的成果。   
(1)英語事工   
今日我們看到英語事工的蓬勃發展,我上任之後,有了英語事工的異象,就在《維聲》發表了幾篇文章,談英語事工的需要,雖遇到一些困難,因那時首要目標是購買教堂,英語會友只是幾位兄姐就讀高、初中的子女,發出「真有這需要嗎?」的疑惑,雖是昂貴的投資,仍獲得多數人贊同,於1999年9月起聘請到半職青年事工主任Winnie Chu,直到2002年1月聘到全職的傳道Kenneth Liu,他並在此按牧。他於2012年7月底離職,有十年半之久的努力耕耘,才有今日的成果。。   
(2)兒童事工   
2010年1月份《維聲》我發表「兒童主日學教育事工」,接著發表了幾篇文章,提出我們需要兒童事工主任的異象,隔年2011年6月1日我們聘請到Mr. Jim Lyman,他於2012年4月底離職。接著有Tina Ko負責,於10月上帝又為我們預備了蔡懷恩兄至今,他非常優秀與盡職,其夫人亦全力投入幫忙,使兒童事工質量的發展是有目共睹的。   
(3)宣教事工   
教會響應宣教的呼籲,大家齊有感動,就在金錢和禱告上盡力支持宣教士和宣教機構,教會率先實行什一奉獻在宣教事工,其實遠超過什一奉獻。因著順服主耶穌大使命的教導,我們宣教奉獻愈多��上帝的賜福愈是滾滾而來,如同聖經所教導的,「你們要給人 ,就必有給你們的,並且用十足���升斗,連搖帶按,上尖下流的,倒在你們懷裏。」﹝路加6:38﹞1997年我到任之前一年宣教支出 $ 1,700,去年年全年宣教支出$ 75,307。成長44倍。15年來在宣教金額的總數目是$ 648,708﹝六十四萬八千多 ﹞。教會也全力支持短宣隊和個人短宣的事奉:Arizona原住民區、DC Little Lights、 I Love Taiwan、鄉福、亞洲、非洲和中南美洲的醫療及各種服務的事奉。繼續不斷地支持、栽培及開拓我們宣教的心懷,會友的兩位子女也加入宣教機構,成為長期的宣教士。   
(4)人數的增長   
我心中有一感動,希望教會每年有10個人受洗。台灣人物質和精神生活很富裕�����民間信仰也深根蒂固,較難信主,信主比例偏低,我們更需要努力傳福音,回應主耶穌的吩咐,「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上帝的同在與賜福,藉著你們帶領慕道友到團契和教會,雖沒有達到此目標,尚差3位,為此也獻上感謝。15年來受洗總數共147位,其中大人79位,青年20位,幼兒48位。主日參加禮拜的人數,也年年增長,1998年大人68位,兒童27位。去年大人182位,兒童24位。   
(5)教會財務   
我強調教會財務需透明化,需有準確的預算,就設計了一份按項目支付的申請單,以往只憑收據申請。讓兄姐對教會的財務的收支更瞭解,更有參與感,預算年年增加,也都能達到目標。1997年到任前,總收入$ 103,867。去年總收入$ 459,468。成長了4.4倍。15年來總收入:$ 5,169,820﹝五千一百六十九萬多﹞。   
(6)文字事工   
文字事工是無遠弗藉,不受時間限制,能永久保存教會和會友的活動記錄,同時提供會友分享見證的園地,藉此能彼此更深入的認識,對生病者、困難者、出外者給予更多的關懷與代禱。雖然每期刊物的份量不多,但15年來,出版了180期,達到4,018頁,可說是一本厚厚的書。提供了 3,953條教會和會友的消息,及 1,131篇文章。因蒙上帝的保守,和諸位兄姐門提供的稿件與訊息,才使文字事工不間斷地持續出版至今。   
(7)靈修收費   
建議降低靈修會的收費,編列靈修會的補助預算,使教會男女老少不因經濟壓力,而失去大家庭一年一次的大團聚,因此參加的人數年年突破,除了身體狀況、出外或工作關係,參加靈會的人數達到總人數的80%以上。去年大人小孩共有220位參加。藉靈修會大家靈命增長,也更熟悉、更相愛和更合一。   
(8)教會整建   
2001年Chesterbrook Presbyterian Church將教會的建築物白白地贈與我們,其過程雖經中會作梗,我們損失了一些土地,發展受到一點影響。這麼大的恩典,對上帝感激不盡,我們不敢懈怠我們的職責,好好地使用與管理教堂,並整建教堂。教堂的整建是一項繁重的工作,申請建築執照、與廠商聯繫等,費時費力。感謝主,祂賜給教會的長執、同工與兄姐都是各行各業的專家。從2001年擁有這教堂以來,完成了二個停車場的擋土牆、清除整棟教育館和部分舊建築物的石綿、教室與廁所的天花板與地板全翻修、停車場的翻修,與新建第三停車場、屋頂重拆翻修、四周走道重鋪設鋼筋與水泥、音響系統﹝未包括購買設備等動產﹞、五個電源板全換新 、線路的更新,及維護整修,總共花費了$ 500,725﹝五百多萬﹞。使我們有非常舒適的空間與環境用來聚會。   
我們也無條件免費提供教堂場所給同鄉會、長樂會、社區團體 、AA Groups、客家合唱團等使用,雖然要動員人力,撥出時間來開門與關門,卻與社區建立了良好的互動關係。   
(9)團契小組   
因著兄姐們的追求與傳福音的負擔,除了已有的喜樂團契與婦女團契,還相繼成立了豐盛團契、愛家團契、雅歌小組、琴鼓小組 ,和英語部的社青、青少年的小組,藉團契和小組所舉辦的活動和查經聚會,不單關顧到兄姐的需要,也用愛心關懷了慕道友,使他們有機會接觸到基督教的信仰,不少慕道友因此成為基督徒。   
(10)成人教育   
靈修部看重宗教教育,安排每年靈修會講員之外,也安排佈道 、靈修、造就訓練等聚會,還安排老師帶領多個班級的星期五查經和主日的主日學。教會的師資陣容堅強,具有教導恩賜的兄姐很多 ,使兄姐們的靈命根基扎實,都樂意參與事奉與傳福音。   
(11)關懷事工   
教會另一項特色是關懷事工做得非常出色。除了關懷同工盡心盡力之外,每位兄姐也在關懷的崗位上有優異的表現。既親切溫柔又充滿愛心,使慕道朋友或外地會友來到,都感受到賓至如歸的溫暖,按時寄發週報、維聲給無法參加聚會的會友,也寄發代禱事項的e-mail等,請大家共同代禱,連絡探問每週被提名代禱的五個家庭。對生病者的家庭提供餐食、操勞等服事。信仰落實在生活中。 (11)其他部門   
這裏沒有被提起的教會其他每一部門,也都做得有聲有色,使教會能平衡和持續發展至今。   
二‧感謝的話   
謝謝北維州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眾兄姐的接納,使我人生最寶貴的黃金15年能夠在此學習與事奉。當初,我的台語講道不靈光,學識、經驗與能力也不足,只有一顆單純事奉的心,你們從心中接納了我。我感謝上帝能與一批這麼優秀的同工一起事奉,論學識、學位、地位、資歷、經驗、能力,財力等,你們都是人群中的佼佼者,能夠在美國首府工作與立足,更可貴的,在你們身上流露出基督徒美好的品德,謙卑、愛心、熱心、良善。同工時,蒙受到你們的愛心、包容和愛護,彌補了我許多的補足與虧欠,使我長進。你們又將上帝所賜的恩賜毫無保留地奉獻出來,盡心事奉。   
這15年我在此講了604篇道﹝平均每年40篇﹞,出版了15集的《講道信息》,和兩本《牧師的話》。帶領1次教會靈修會﹝因請不到講員﹞,並帶領例行的查經、早禱會、禱告會和家庭禮拜。也讓我有機會用自己的休假日、出外進修和開會之外的主日,在外地教會講了28次道,領了7次的靈修會或培靈會。為會友和同鄉主持9次告別禮拜,20次的婚禮。讓我這15年來沒有間斷地參加NTPC年會、北美教協進修與年會、從2001年又參加世界台灣人教會協會的年會與觀摩進修。使我有更多機會進修與接受挑戰,讓我人生得到更多的歷鍊,也活得多采多姿。   
我也感謝教會在薪水上慷慨的給予,兄姐們和我的親友們的愛心供應,常贈送他們親手做的食物、親手種的蔬菜水果、台灣帶回來的禮物或超市買來的食品等,使我們無缺且有餘。因此讓我的家庭更有能力回報上帝的恩典,也能與兄姐、親友們同分享各位兄姐的愛。這15年來我們夫妻為本教會奉獻總共 $ 210,766﹝21萬多﹞ ,參加其他教會的主日奉獻、建堂、福音機構和教會大學的奉獻 也數萬元,180期維聲對外的寄發,每期將近百份的國內外郵資、維聲合訂本的裝訂費、講道集的印刷費和郵費等,再加上教會沒有聘請秘書,身兼秘書,所有對外連絡與回覆的郵資與大小信封等費用,都自掏腰包,粗略估計也上萬元。本地牧師團契每年10次的開會通知等,11年來寄出4000多封信的紙張、信封、和郵資,粗略估計也支付$ 2000多元。擔任NTPC傳教師會會長時,出版通訊錄和修訂版的郵寄費,也自掏腰包。我參加世界台灣人教會協會的國內外觀摩進修與年會,所需的旅費與報名費,都沒有向教會申請一分一毫,牧師娘參加所有的會議與觀摩進修,也從未向教會申請一分一毫,數算這些恩典,讓我們經歷到上帝的信實和供應,我們實在有說不出的感謝。我們立志願意成為奉獻的好榜樣,以符合自己的教導,也願更多人立志奉獻,蒙上帝的賜福,蒙祂所喜悅。   
﹝三﹞致歉的話   
因我的才能與時間有限,再加上個人的脾氣與個性的缺失,說話行事得罪人難免,工作上又顧此就失彼,無法面面兼顧,無法滿 足你們對我的期待,所犯的錯誤與誤會,使你們有不愉快和遭受痛苦,我誠懇地致歉,求你們在主裏諒解與原諒我。   
﹝四﹞最後的話   
按照長老會的規定,牧師離職之後,為要避免影響教會和新牧師的教導與風格,你們有任何屬靈的需要,將由新牧師來牧養。在禱告中彼此代禱與記念。我們之間若有任何不同的歧見,彼此尊重 ,到此束結,心中沒有恨,只一絲遺憾,無法繼續同工,如同保羅與巴拿巴,分道揚鑣,各自努力奔跑前面的道路,最後願我們都在上帝面前同得祂的獎賞。懇求上帝保守與賜福教會和你們每一位。再次謝謝各位的愛護、容忍與原諒。  

我的離職故事   陳清芳   
有不少人問起,我辭職的原因。辭職是經常發生的個人之事。我的離職,因長老會服務年資不夠,談不上盡程榮退,也不像台灣長老會有屆齡非退不可,也非已另謀他職。僅是基於情勢的需要,為了教會的好處,自願離職。離職的情緒難免有些複雜,如同保羅處在兩難之中,從工作來說,離職可以解脫重擔與壓力,從感情來說,會失去關愛與牧養關係的斷絕。中會規定,牧師的離去要乾淨俐落,不要影響教會和新牧師將來的運作,牧師的離去如中會所說像是“死別”,不能有藕斷絲連的心態。離職是個人因素,因與長老有些不同的意見,最後的導火線是雅歌小組的查經教材和豐盛團契隸屬於台語部或英語部等,為這些意見開了無數次的會議,最後還決議請中會來處理。因不想再內耗精力與時間,同時教會的政策與作法﹝不是對錯問題﹞與我的愈行愈遠,為避免教會落入空轉,我也無法再發揮領導的功能。我表態支持雅歌小組的權利,如此下場是意料中之事,不能怪罪任何人。有牧師曾警告我們牧者說,會友間有不同意見爭執時,牧師一定不要表示意見,一旦表示,定會被認為偏袒一方,會得罪另一方,甚至最後可能兩邊都不討好,砲口會一致轉向牧師,我不願做個鄉愿的牧師,選擇站穩自己的立場 。衡量整個情況下,在2009年12月12日向小會提出:「我正式用書面提出未來的計劃如下:
(1) 2013年3月31日或4月30日退休﹝視復活節是在三月或四月,復活節過後退休,做滿15年﹞。【 註:當時不知復活節是何日,也不知事奉滿20年才享有退休】
(2) 2011年和2012年中,若有如馬其頓的呼聲﹝對方主動﹞,驗證是上帝對我另有任用時,我會按照規定提出辭職或提早退休﹝視對方機構或教會是屬何宗派﹞。」
隔月2010年1月書記在和會手冊向會友宣佈如下:「牧師已於2009年12月向長執會提出退休計劃,他將於最早2011年,最晚2013年退休。雖然不捨,但也瞭解牧師的健康狀況。」   
我的辭職本是一件單純的事,只要按法規處理,「會員大會該辦事項的第三條:改變現存的牧會關係,意即諸如對堂牧或堂牧們的召聘條款的,足夠性的檢討,及更改的同意,或對解除的請求, 同意或不同意。」﹝中文版G-1.053.c﹞會員大會的表決不是多數決 ,聘任時有要求2/3或3/4,解任的投漂結果僅供中會參考,由中會勸牧師留下或離去。一個小錯誤不願面對,就衍生一些錯誤來掩蓋 ,就看出小會處理的過程中的不公不義。整個過程當然我有受傷﹝ hurt﹞與痛苦,但蒙上帝保守沒有受害﹝harm﹞,我一直求上帝賜 我力量,使我無怨恨任何人。在適當的時機把歷史的真相寫下來,免得被扭曲,當我說出真心的話,或者有誤,或者冒犯他人,只求見諒。我列出我所認為小會所犯的錯誤:
﹝一﹞2012年1月15日的和會,我報告時,連帶告知我提出離職之事,把副本夾在和會手冊中給所有會員看,免得聽不清楚而誤傳 。正本隔週﹝22日﹞才正式遞交給新選出`的書記。因和會中已接納所有的報告,所以卸任書記就認為牧師的辭職已被通過了。有些會友認為沒有成為議案,沒有討論,也沒有針對這議案表決,向我提出異議,我回答他們,小會會按法規行事,所以我在22日的週報,發表澄清的消息,「陳牧師的辭職尚未定案,會依循法規的程序」處理。司會長老看到週報,通知書記,在豐盛團契慶祝舊曆新年﹝1月20日﹞星期五晚上,要我出席所召開的臨時小會會議,出席長老包括要卸任及要上任,沒有針對議題討論,就要我把這消息刪去,我認為我的看法是正確的,僵持不下,最後被全體所逼,我放棄我的堅持,任由他們拿去重新更改。在會議上,書記還說,牧師就任後的八年尚稱職,其後的五年半不及格。沒有任何一位長老持異議,當然即將卸任的書記有權利這樣評論。我若早知道長老或長老們們有這樣看法,我一定會讓賢,知趣自動離去,不會耽誤教會的發展。   
我只想問小會的長老們真的不知道法規的規定嗎?又不相信我的說法,以致失去被信任的痛苦。和會或臨時大會的議案一定要公佈兩個星期,且要連續兩星期通知會員出席會議,這法規,我們已執行了20多年。
﹝二﹞隔兩天﹝2012年1月22日﹞主日,四位長老,在主日禮拜前15分鐘﹝參看會議記錄的備忘錄﹞,祕密集會議﹝沒有通知小會議長出席的會議是違法的,是結黨的行為﹞。他們做出三點決議為備忘錄:「(1) 確認2012年大會通過接受年度報告書一份內容包括牧師公開辭職信一封。(2) 確認牧師辭職信生效並同意離職,斟﹝原文字典查不到那字,我用這字代替﹞請下屆小會辦理聘牧事宜。(3) 本次會議記錄影印發與參與者一份以資佐證並書面交予牧師。」把處理牧師的事看得比禮拜更為要緊,離禮拜只有15分鐘 ,他們有時間充分禱告與討論嗎?並能做出三點決議。教會20多年來從未要求出席者簽名,簽名沒有不對,可能為表慎重破例簽名 。平常我們一個小議案,都要討論半個小時以上,何況這麼重大議案,難道不能延至禮拜後召開嗎?這行為給會友立下非常不好的榜樣。我個人只好這麼認為,無非他們明知非法用此掩蓋,若議案既已通過,只要去執行,何必再多此一舉,來個落井下石,堵死我的後路。法規的規定,下屆小會﹝2012年﹞也無權聘辦理聘牧事宜,為何急著辦理,怕我生變。
﹝三﹞接著2012年1月30日星期一晚上召開首次小會會議,有長老質問簽名的當事人是否知道此此會議是不合法?他們承認知道。轉問我:「牧師,你真的要離職嗎?」我當���回應:「是的!」難道他們懷疑我用此當籌碼,來跟他們講價還價,我不會自相矛盾。其實,他們應問自己,「我們是否願意挽留牧師?」他們表示為了教會的和諧,再度確認���份備忘錄的會議記錄。且警告我要與小會配合,聽從小會的領導,這樣教會才會和諧,反正要離去,一旦我或會友有任何的聲音或反對的舉動,警告我,我的離去會難看。 我詢問他們:「是否在最後的這一年多,要我放棄領導與監督的職責?」我看出他們的意思,就不再抗辯,申明放棄我的領導與監督 ,也不會向中會反應任何教會違反法規的行事。回家後,與牧師娘分享���情的經過,她勸我現在就應離去,已不被尊重、不被信任,應引疚辭職,我忍了下來,14個月總算平安���度���了。   
我們與中會訴訟時,許多中會的委員﹝牧師或長老﹞私下都知道我們這方有理,但在訴訟時,不是三緘其口,甚有公然說謊作證來反對我們。有人為他們辯解,以後他們還要相處共事,不會破壞彼此關係,且會官官相護。其實我認為我們長老們的作為也類似,他們之間的關係不會破壞,以後還要相處共事。承認錯誤是很為難 ,不敢期望他們仗義執言,只好犧牲真理。台灣人的悲哀亦如此,各人自掃門前雪,不敢挺身為不公不義發聲,只顧自己的利益。   
2012年12月9日中會總幹事Rev. Wilson Gunn及Rev. Bill Teng來參加我們的小會會議,講解一些法規。「經會員大會選出的提名委員、聘牧委員、查帳委員等,和牧師的聘任與解任,都是獨立作業,權利與職責都在會員大會。這些委員不受小會監督,直接向會員大會負責,交給會員表決。小會只是配合通知召開會員大會 。」一個人或一方藉教會和諧之名,剝奪了對方應有的權利,可以藉「為了和諧」,這法寶,就可堵死所有反對的意見與聲音嗎?
﹝四﹞中會COM代表在副牧師離職,給我們的信,並在會員大會中宣讀,說到,牧師的離去,為教會將來的運作,避免被干擾,屬靈牧養關係的中斷有如“死別”。我們對待臨終的病人和親友,理應給些尊嚴與尊重,教會對待即將離職的牧師和會友,不讓他們有任何一點合理表達情緒的權利。小會剝奪法規所賦予他們的權益。   
我考量教會的需要,曾兩次提出想留下來的意願。第一次是小會通過副牧師可以有三個月的安息假,他預定2013年暑假休假,那時我已離任,我表示願意延後待他修完假再離任。第二次是在2012年5月19日NTPC年會休息時﹝因小會在2012年5月13日小會會議中,要求副牧師度完安息假後,要擔負牧師離去後的一些事工與責任。副牧師的表情,意識到加重的工作壓力而為難,我向一位長老表示,願意再留下幾年,與副牧師一起同工,使教會更穩定,唯一條件,反對我的這些人撤消反對,表示我可以留下。我得到的答覆,他們不可能撤消。果然不出所料,在6月10日的小會會議中,副牧師突然提出放棄安息假,並提出辭職。我已盡力尋求上帝的旨意,對會友也有所交代了。 ﹝五﹞我多次表示希望能推翻那份記錄,洗雪我的凌辱。2012年的書記柯長老多次向我說,會在適當的時間召開會員大會來表決。直到今年他卸下書記,仍受阻。今年一月新選出的長執召開會議中,柯長老再度提出重新討論我的離職之事,我退場迴避,在外面等待開會結果,等了很久,直到散會。我一直沒有得知討論的結果,今年2月2日星期六晚上有六位新舊長老來拜訪我們,我以為會告知開會結果,或召開會員大會,或認錯。一年多來,沒有一句認錯的話,也沒有道歉的話。詢問我,「是否可以留任到年底?」我大失所望,一個被評論不及格的牧師還被留任到年底其用意何在?事後我還背黑鍋,會友還認為他們給我機會,我還不領情,太絕情了。
(1) 按照法規,挽留是沒有任期的限制,或者因為我不適任,開恩給我九個月的留校察看吧。(2) 我的留任要有法理的根據,若認為議案已通過,就須重新召開會員大會來推翻舊的決議,我如同已被判為有罪,不能上訴,褫奪公權的人。我不願意接受不明不理的特 赦。經過幾星期後,他們解釋說,我若留下,前面的兩項決議就自動失效。小會不能超越大會的權利自作主張。(3) 我離職的因素,情勢仍然一點也沒有改善,甚至副牧師已離職,再加上一年多長老們的表現,我們之間的想法、作法差距更大。要留下的首要問題,是須要藉溝通解決差異的問題,一年多的都沒有溝通,突然要求我留下來,一點意義也沒有,延增我的痛苦而已。這15個月來,總希望快快結束這種熬煉的日子,若不是上帝的同在與扶持,這種不被尊重與信任的服事、無法盡該盡的責任的心痛,我早就崩潰了。   
有人怪罪我,直到今日暴露此才這些事,(1) 因我們明知雙方看法極為不同,再吵下會更不愉快,也不會有結果,更耽誤教會工作的進行。(2) 我盡了力,在離職之前,遵守我放棄權利的諾言 。這事被提出來的原因,一位長老找我討論我所拒絕的歡送禮物﹝參e-mail﹞,我透露出我在意我的聲譽。終於在我主持的最後一次長執會議3月10日,長老提出此議案,經過冗長的討論,作成此結論:   
「MOTION PASSED: The minutes of the Session entered on January 22, 2012 on Page 627 of the Church Minutes Book is hereby void, struck in its entirety. The resignation letter attached to the annual congregational report should not be deemed an acceptance by the congregation. The Book of Order PCUSA G-3.0201, “Session shall not meet without moderator.” Pastor is the designated moderator of the session. However, Pastor Chen was excluded from the meeting. CBM Page 627 is wrong in the procedure and is hence void. Referring to G-1.0503(b) (c) the authority of acceptance pastor’s resignation or new pastor is only vested in the congregational meeting. Therefore, the CBM Page 627 is void in entirety and hereby struck.   
Whether Pastor Chen’s resignation letter (attached to the 2012 Annual Report and distributed at the Congregational meeting) is to be deemed an acceptance by the congregation is moot since the CMB Page 627 was struck and voided entirely. However, it is worthy to make a motion for discussion and for the benefit of the church in the future. According to the congregational meeting record, no motion was presented and discussed in regard to the resignation letter. The congregation took no action to all documents attached to the annual reports but acknowledged it. Accordingly, the resignation letter attached to the annual meeting report is for the member’s reference and acknowledgement only. It was not an acceptance.   
This joint elders and deacons meeting after considering the facts and the all situation concluded that the Pastor Chen’s resignation letter attached to the annual meeting report is part of his pastoral report.   
The motion was second; discussion was completed and was properly so passed.   
The Joint Meeting further authorizes the clerk of Session to make a full report at the next Sunday worship based upon this meeting record. The clerk will offer an apology to the congregation and to Pastor Chen that the Session did not handle it properly in holding a congregational meeting as soon as the resignation letter was received by the Session.   
*It is the minutes of the Session held on January 22, 2012 signed by four ruling elders at the time. No record of presence of moderator.The contents are 1. Confirm that the annual congregational meeting has accepted the pastor’s resignation letter; 2. Confirm that Pastor Chen’s resignation is in effect and agrees to leave. The next ruling elders are so advised.   
15個月以來我遵守了諾言,教會表面上沒有風浪興起,但為了教會的前途,和自己的責任,我有義務公佈我所認知的真相。正如讀到一文「《前東德祕密警察檔案法》,授予當事人可毫無遮掩檢視自己的檔案。常常有當事人發現情人、朋友、同事竟然就是告密者。原本也有德國政治人物認為公開檔案,會導致社會流血衝突 ,結果非但沒有,還促進社會和諧。就如管理檔案的聯邦專員所言 :『人面對真相之後,才會冷靜下來,人因為懷疑才會不安,拖著問號怎麼往前走?」聖經最沒有隱瞞,它揭露基督徒最不喜歡和感到羞恥的事實真相,似乎上帝不顧基督徒會因此跌倒,也不怕醜聞會讓非基徒用來攻擊基督教,上帝本身豈不面子盡失。基督徒的隱惡揚善,怕人跌倒,反而縱容不義。有真相、有公義才有和解的可能,今日台灣社會最大的問題是沒有公義,不願面對事實的真相。聖經也最講公義,無論大衛王貢獻如何大,他的強姦、設計殺人等皆被記載下來;約瑟身為宰相,他已赦免認錯的兄長,聖經仍詳細記載他們錯誤的行為。聖經不是要我們單看結果,更要我們虛心從事情的經過來檢討和反省,有錯則認,才會得到上帝的赦免,信仰才能進步。不願或不敢面對事實,信仰不但不會進步,反更沉淪。我寫下心裏的真心話,作為離���的交代,我沒有個人的恩恨,上帝引我向著公義與恩典的標竿奔跑。我這一席話,你可看為「人之將亡,其言也善」﹝就請仔細閱讀我用字的推敲與查證﹞,你也可以不同意我的敘述論點,視為「臨死病人昏迷的囈語。」 願上帝賜福大家。也願我們大家能成為仗義執言的信仰勇士。   
附註:我們教會對牧者傳道人非常地慷慨。非常地多謝。副牧師離職時,中會要求我們給他離職金。後來發現自動離職的不需給離職金,中會有誤,但教會仍然慷慨贈予為禮物。照Board of Pensions規定,教會年初已加入在他的W 2內。他需要為全家買健康保險,也有三個孩子可扣稅。教會也要贈與我一筆禮金。我寫給長執的e-mail說到: 「我們一無所缺。若是cash,我覺得也是浪費教會的資源。禮物的30-40%,我需要繳聯邦稅和州稅,再加上Social Security Tax 15.3%。今年牧師娘滿65歲﹝我們都有了Medicare﹞,我們要控制我們的收入不超過Fairfax County的免稅標準,我們可以免繳Property Tax,可以省下一筆可觀的錢。前扣後扣,等於浪費教會的資源。我們尚健康,也沒有Mortgage,生活費綽綽有餘。我建議只給會友簽名的卡片,以作記念,或者再加上一張感謝狀。 謝謝!   
﹝事後知道Board of Pensions的規定,從教會所收到的錢,都得再付健康保險。退休後的牧師再擔任代理牧師,馬上暫時停發他的退休金,可能避免牧者領雙薪,教會還需要再為他付33%的健康保險 。﹞教會應把一元當二元使用,才實惠,不應一元只當二、三角使用。你們盛情及愛護我們的心意,我們心領了。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