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濟品與病院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胡文池撰《憶往事看神能》1997年7月 (新增訂版) 人光出版社 p.143-149

 內容簡目:

一、麵粉、奶油及衣服,二、產院是苦樂齊進的場所,三、浪子回家 (瑞豐村蔡天文的故事),四、病院是病痛逃避所。


救主耶穌在世時,不但宣揚天國的福音給世人,他看到病人就醫治,看到飢餓的,就變出餅給他們得到飽足,因此各時代的教會,都學習耶穌的愛心,重視杜會救濟事業。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台灣各地物資非常缺乏,尤其山地,所以政府才將原住民全部列為一級貧民。

一、麵粉、奶油及衣服

1955年起原住民得到基督教福利會援助,每月領受美國剩餘的農產品,約有十年的時間,受益不淺。配給的食品以麵粉最多。偶爾也有玉米粉、奶油或綿子油。最初有的人吃脫脂奶粉會瀉肚子,習慣以後就不會了。有的人畏食奶油,以致將高價的奶油作車油,放入牛車的輪軸內。

為什麼戰前山胞可自給自足,而戰後卻物資缺乏?

最大的原因是,自從他們信主以後,以前結婚的人,五對有三對不能生育,奇怪!信主後,幾乎全部會生產。對布農族而言,戰爭中,信主前總人口是一直保持一萬八千,到1970年時,信主後十多年,竟增加到二萬四千人了。

第二原因是,戰時有很多青年人從軍,農地癈耕,減少生產,加上人手不足,鳥類飛到耕地吃他們所種的稻穀。

除了食品之外,我們也曾二次配給棉被,每戶山胞一條棉被,舊衣服的配給就難計其數了。

二、產院是苦樂齊進的場所

孫雅各牧師娘-孫理蓮女士,看到山地婦女不懂衛生,以致所生的嬰兒多數夭折。這是他們的不幸,也是教會的損失。

她看到內人是老練的助產士,就籌設產院在關山,請內人當院長。這是山地婦女的大福音,這樣一來生產的孕婦不但母子可保安全,全部免費接生,而且可得到一大包母親及嬰兒所需要的衣服及用品。因此,產院開設以後,每天都有一大群孕婦來接受診察或生產。

孕婦平常會問的一句話就是:「院長,我何時會生?」

「你的最後月經是那一天?」助產士問。

「不知道」這句話是每一個山地孕婦的回答。

「你不知道,我就算不出你什麼時候會生。」助產士這樣說。

雖然如此,老練的助產士看看她的肚子大小,就告訴她大約生產的預定日。並且教導她以後要記住最後一次的月經日。產院開設十年間,經過內人接生的嬰兒有五千多人,由此可見,產院在東部的山地婦女中造福不少。

一個新生兒誕生,產婦彼此分享快樂。但生產的痛楚、哀叫聲,又要彼此安慰和擔待。

有一次一位產婦在嬰兒出生後抱頭大哭。周圍的人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問產婦:「母子平安,理當快樂,為何大哭?」

她說:「數日前,我先生買了一部新的機車,預定在我腹痛要生產時,不論深更半夜,也可以送我來這裏。可是,機車買了不久,他到外地喝酒,回來時,撞上路邊樹而死了‥‥。」說到這裡,她忍不住再次大哭,旁邊的人無不同情感傷。

還有一次,一位產婦在孩子出生以後,不但不為安產快樂,反而大哭一場。護士問她什麼要哭?她才說原因:以前她被一位本省人雇用到山坡地開墾種橘子。他看這位山地姑娘有幾分姿色,就特別對她好,並甜言蜜語騙她要娶她,並在山上一次工作的機會,奪去她的貞操。

肚子大起來,才知道已有他的孩子。她到他的家逼婚時,才發現他是有妻子的人,並被他的太太大罵一頓,說是誘拐她的丈夫,要告她!現在,孩子已出世了,該怎麼辦?說完又大哭起來!

三、浪子回家

內人除了負責產院的接生工作外,關山鎮內及附近小村莊也很多人都找上門來請她去助產。在關山鎮中年以下的人差不多一半是經她接生出來的。所以她每個月的收入也不少,幫助我們家計很多。

有一天,一位住在瑞豐村的一位農民蔡天文先生,帶著即將臨盆的太太來我家生產。孩子出生後,要我為他命名。這是額外服務,不另收費。因為很多人迷信姓名學,每次要花二、三百元央請看命先生為孩子命名。來我家生小孩的,我可幫助他節省命名費,藉此機會向他們傳道。

蔡先生說他家境不好,希望為他的孩子取一個好名字,使他家境好轉。

我說:「生死禍福天註定,我們能為孩子取一個最好的名字,可是我們卻不能改變天意。在中國,很多人都請算命先生取最好的名字,可是自己不敬拜上帝,違背天理得罪上帝,以致比基督教國家貧窮、落伍‥‥。你若要家境好轉,請來研究基督教真理,相信一定會得到上帝的祝福。」

我並將舊約聖經以賽亞書四十四章9-17節讀給他聽,這段經文主要說到虛無的偶像:「‥‥鑄造金屬偶像來崇拜是沒有意義的。人可以把樹的一部份當燃料,另一部份造偶像,供人膜拜,然後向這塊木頭叩頭跪拜,祈禱說:「你是我的神明,救救我吧!」,他們那樣做是多麼愚蠢!只要造偶像的人動點腦筋、思想一下,就會說:「我用同一棵樹的木頭,一部份當柴燒、烤餅、烤肉;另一部份用來造偶像,而我竟對看一塊木頭膜拜!」

我以前也常將這淺易道理向產家傳道,卻效果不彰。想不到,蔡先生對我的勸導有所了悟,決心要信主。他說:「我雖然認真工作,卻因行為不檢,嫖、賭、煙酒、檳榔‥‥樣樣都來,花了我不少錢,使我負債累累。我以為以前所拜的神都不靈,所以前幾天到台北,特地再花二千元買一座金身媽祖回來拜,希望能幫助我們。現在我聽了你的話,決心要悔改,歸向上帝。

果然,他禮拜天就駕駛半小時機車,來到關山教會禮拜,甚至禮拜三、五的夜間聚會,也不因路途遙遠而停止,風雨不阻的來。

他的太太最高興了,看到丈夫生活有所改變,她也夫唱婦隨到教會來,小孩們也都來參加聚會,一家五、六人熱心敬拜主。

不久,他們的經濟改善了,一家過著快樂的生活。

但是一件事使他傷透腦筋,就是要如何處理二千元買來的金身媽祖。若要轉賣他人,卻對不起良心,只好將它堆放在後倉庫內的角落裏,讓它永遠靜坐在那裏。他說:「如果早知道上帝是真神,就不致白費這二千元冤枉錢買來一座假神了。」

四、病院是病痛逃避所

「花無百日紅,人無千日好」,山胞更是容易生病。貧窮的山胞常常負擔不起昂貴的醫療費,他們不知任何藥草,所以只有依靠詐騙的巫師作法趕鬼,生死由天,忍苦待斃。因此,孫師母在台灣底為山胞開設多所病院,免費醫治他們的疾病。

我到關山傳道不久,孫師母就在關山鎮中山路60號開設一所免費診所,特聘請關山新生醫院院長兼任,專為山胞服務。

這診所每天大約有四十多人來診治。因為是免費,有時候全家五、六人總動員來求醫,無病呻吟,使醫生啼笑皆非。因此我們只好改變方法,每人要繳納五元的藥費,這樣才防止藥品的浪費。

當時,關山因地勢很低,濕氣較重,瘧疾流行。有一次,一位山胞來拿三天份瘧疾的藥,回去以後他沒有耐心分三天食用。以為藥量重,痊癒快,就將三天份的藥一次服完。

糟糕!他發狂、亂說、亂叫,驚動全家人,再度來求醫,醫生立刻給他治療,才免除了大災禍。由此可知當時山胞的智識何等落後。

未信主時,山胞約有百分之七十患著肺病。芥菜種會也在關山開設一所「山胞肺病療養所」免費為他們服務。我也兼任這個病院的院牧十多年,直到1980年因他們信主,衛生改善,患者減少後才停辦。開辦期間曾救治了無數患者,而隔離病人的措施,也使病人家屬免除受感染之虞。這所病院造福山胞不少。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