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奇蹟! 長子出生時-在頭城教會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胡文池撰《憶往事看神能》1997年7月 (新增訂版) 人光出版社 p.25-27

他一生只有這一次來訪問我.剛踏入門就得悉內人難產,孩子生不出來.他馬上轉身回宜蘭叫來他助產士的姐姐.我的長子因而得救。 上帝是我們患難中及時的幫助(詩篇46:1)


頭城(當時叫頭圍)是一個小鄉鎮,教會也小,禮拜天只有20名左右的信徒聚會。[按:胡文池於1935年5月30日和葉寶玉結婚,1936年4月至1939年3月間受派駐在頭城]。

1937年3月30日清晨,內人肚子忽然痛起來,這痛並非因討厭的胃病所引起,而是令人驚喜又緊張的陣痛,10月懷胎,我們期待已久的小寶寶即將來臨了。

當時的頭城小鎮沒有醫院、診所、甚至連助產士都沒有。只有古老、非專業性、無牌照的老阿婆為人接生。內人陣痛,這是頭一胎,沒有生過子女的經驗,所以我立刻請來一位接生婆。她很快就來,沒有帶出診醫藥包、診察器或聽診筒。雙手空空的來,用這雙手摸摸內人的大肚子,問東問西,然後說:「是要生了,但只是剛剛開始有徵狀,距出生還有一段時間。」說完她就回去了。

到了下午,內人肚子一陣一陣痛得厲害又緊促,接生婆再來看,這次她說;「快要生了!快準備嬰兒用品。」她叫內人用力,她也助陣出大力幫忙,可是久久嬰兒就是生不下來。接生婆焦急如熱鍋上的螞蟻,也毫無辦法。

大約下午4點,有一位神學生來訪問我,他名字叫李雅各,是宜蘭教會鄭蒼國牧師娘的弟弟(李雅各後來留學美國,成為台灣神學院的教授。)真奇怪,我和他並不熟,他突然來訪,這是他第一次訪問頭城教會,以後也沒有再來過,的確是上帝所差派來的。

李雅各一踏入門就聽到內人痛苦的唉哼聲,得悉孩子生不出來的難產,沒有和我交談幾句話就說要回家叫姐姐來幫助。他姐姐就是宜蘭教會鄭蒼國牧師娘,也就是大名鼎鼎的正牌助產士鄭李秋蘭女士。由頭城到宜蘭當時要坐一個鐘頭的火車。助產士匆匆趕來頭城,已經是日落西山了。

她馬上為內人打催生針,嬰兒(長男胡宏仁)不久就降生了,但因時間拖延太久,嬰兒出生時不哭也不呼吸,看起來似乎絕望了。助產士馬上為嬰兒注射強心劑,並用各種急救方法操作,最後嬰兒終於「哇哇!」哭出聲來。助產士說:「假如再延遲五分鐘,嬰兒就沒救了。」

「上帝是我們患難中及時的幫助」,祂的話一點也不錯。如果不是上帝差遣李雅各來看看我,鄭秋蘭女士也不會知道我們正需要幫助,那麼後果真不堪設想。

這件事對我家來說是比主耶穌救活眶魯的女兒更直接、更切實,也讓我親身體驗到上帝在我身上所行的神蹟。

鄭牧師娘救活了我的孩子後,看時間已經晚上8點了。為了要趕上最後一班車,她快步跑往火車站。一上車,火車就開了。但是鄭牧師娘當時自己也有身孕。為了救活我的孩子,生死關頭時的緊張,加上跑往火車站的激烈運動,傷害了腹中的小生命,以致保不住自己的胎兒,竟然流產了。這實在是很大的犧牲。

數日後,我往宜蘭教會。向牧師娘感謝後問她接生費要多少時,她說:「同工麼,說什麼接生費!幫忙是應該的」。她以愛心堅持不收禮,我們覺得過意不去。為了表示一點小意思,過了二、三天再往宜蘭送她一隻大閹雞。後來才知��,這隻雞被關在雞舍後,隔天就不見了。是被偷呢?還是逃命呢?不得而知,總之是一去不再回來了。

鄭牧師和牧師娘都是很慈祥的人,愛護同工,提拔後輩。我們在頭城時,時常往訪他們,領教良多。他們的宿舍是蘭陽一帶傳教師的免費旅館,飯廳是同工的免費食堂。

鄭牧師及牧師娘曾經體驗過傳道師生活的清苦,所以鼓勵內人要讀產婆學,當助產士來幫助家計。因她的指導內人才買來二本助產學,在家苦讀:因看上主幫助,竟然考上助產士。

自此以後不但我們的生活改善,也使八個子女都受到良好教育。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