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貞文:雙重祝福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王貞文撰 《耕心週刊》786期 2011年9月25日
按 王昭文和王貞文是1965年 9月29日出生(雙胞胎),父親王逸石、母親郭惠卿。  

安靜的早晨,和姊姊昭文相約去菩提樹下吃早餐。一位女士孤單地坐在鄰桌。她好奇地看了我們半天,問我們是否是雙胞胎。「是的。」我們快樂地回答。她羨慕著,面帶愁容說她也是雙胞胎其中一個,但是與另ㄧ位早已不往來很久了。她說兩人的價值觀差太遠。

的確,雙胞胎並非一定就能彼此欣賞,手足之情有時禁不起現實的折磨,有時更會成為可怕的生存鬥爭。聖經裡以掃與雅各的故事,真是斑斑血淚啊!因此,我們也一直以感恩的心,來看我們所走過的路,知道那並非一條易路。而上帝為我們所預備的,是多麼豐盛恩典。

母親像利百加一樣,第一胎就是雙生。本來產檢的女醫所預估的胎兒,是個心跳有力的男孩。沒想到原來竟是兩顆女孩的心,如此同步地跳著,奏出強而有力的聲響。兩個女嬰結伴而來,長輩也許曾因此忍受了雙重的失望,養育起來一定也很辛苦。但是父母用心讓我們感受充滿愛的環境。

在淡江中學的校園裡,我們被興奮的學生抱來抱去。螺珠,一位西螺來的年輕女孩,協助母親照顧我們。父親為我們拍了無數照片,還把一張兩個小嬰搶聖經的照片,刊在基督教論壇報上當插圖。

我們小心翼翼地牽手同行,探索這個未知的,不友善的世界。有很長的時間,兩個孩子所共同要面對的,是雙重的寂寞,加倍的孤單與恐懼。我們是兩個敏感、脆弱、不討喜的孩子,和這個世界不協調。在威權時代的小學裡,我們彼此扶持,帶著恐懼探索著自我。嬰兒時期與我們共同留影的《注音版新約附詩篇》,在這段日子裡,成了我們的讀物之一。 

母親辛勤地教導我們背誦詩篇23篇,領我們慢慢地用拼音讀出經文。於是在不眠焦慮的夜,兩人牽手在黑暗中,詩篇的話語成了慰藉。 我們也一起享受主日學。

幸好有主日學、聖歌隊、青年團契的存在,一個不同於瘋狂的升學競爭與不許反抗的世界向我們展開。

教我們認識托爾斯泰精神的主日學老師,就住在巷口,他看見我們兩人帶著妹妹們到教會去,就親切地招呼。他傾聽我們對這個世界憤怒的不成熟的看法,用托爾斯泰的故事餵養我們,而我們也開始一起閱讀並互相分享對那些故事的想法,互問:「人靠什麼生活?」

在聖誕節時我們都參與了聖誕劇的演出,而且各有各的角色。我們再也不只是那對誰也分辨不清的雙胞胎,開始有了自己的特質。

雙胞胎要成為單獨的自我,是ㄧ個不容易的過程。幸好我們的父母鼓勵我們去擁有自己所愛的色彩,自己的偏好。然而,對外界來說,我們永遠被視為一個整體。一個要為另一個所作所行負責。藉著分開,我們才能建立自己的世界。

由大學時代開始,我們選擇了不同的城市,不同的路。姊姊昭文到台北去,投入令我們害怕的大都會的生活。我選擇東海大學的幽靜退隱。昭文很早就下定決心,要作台灣史的研究。我則在藝術與神學兩極選擇中掙扎多年,後來選擇放棄藝術之路,選擇歷史當神學的預科來讀。

在風起雲湧的八十年代,我們在各自的團契生活裡尋求靈性的建造,探尋智慧,參與在台灣轉變的脈動裡。 我們幾乎每天都寫信,通常集了幾天的信,再一起寄出。但是,要徹底分享自己的生命,毫無保留,還是有困難。從來沒有在信中提起的朋友與師長,偶然地與另一位相遇了,總是無法明白突然遭受的陌生冷淡眼神,而受到驚嚇。

但是,曾幾何時,兩人相加的寂寞與孤獨,已經轉變成加倍的朋友圈,加倍的智慧,加倍的力量。藉著另一位的冒險與突破,我們彼此得到雙重的祝福,攜手微笑著面對我們的使命。我感謝上帝,讓我們攜手同來這個世界,也讓我們攜手負起使命。願我們所領受的雙重祝福,能改變以掃與雅各的命運,成為修和的比喻。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