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昭文 親身經歷的白色恐怖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王昭文撰 《台灣教會公報》 3299 期 2015年5月18-24日 p.10 窗口無遮欄

1991年5月9日清晨還不到6點,有人敲著我的房門,住在清大女生宿舍卻聽到男生的聲音,有點怪,迷迷糊糊醒來開門,一位平日熱心學運的學弟衝進來說:「廖偉程被調查局帶走了!」廖是我所上的學弟,也是學運社團的一員。大家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有謠言說有另外一張拘票是要找我,所以趕來通知我走避。後來得知,當天有4人分別在不同的地方被捕,在調查局的劇本中,這幾位都是「獨台會」成員,該組織主張台灣獨立,已經構成「叛亂」。
1991年已經解嚴,社會風氣自由,但國安法仍如緊箍咒,〈懲治叛亂條例〉尚未廢除,當人民力量不斷茁壯之時,政府仍可以祭出這戒嚴餘孽來恐嚇人民。
在此案發生之前,我認識陳正然和廖偉程,但不認識其他兩位:林銀福(Masao)和王秀惠。我記得當時得知朋友被捕時,心中恐懼又憤怒。恐懼的是,不知道這波抓人要抓到什麼程度、會被打壓到什麼程度;憤怒的是,怎麼研讀台灣歷史也構成犯罪?政府怎麼可以這樣對待人民?
1990年野百合學運前後,我們在自由的浪潮中學習,很自然想要多了解自己生長的土地、歷史,但有關台灣的知識頗為荒蕪,所以組織台灣研究社、一起讀台灣史相關書籍,在各大學幾乎不約而同進行著。
此外,渴望台灣民主化更為落實、關懷社會正義,各校都發展出異議性社團。沒想到,熱心想要建構台灣研究資料庫、一起研讀史明《台灣人四百年史》的友人,竟然會被當成叛亂犯!我們以為的學術、思想自由,原來那麼脆弱!
所幸,恐懼又憤怒的不只我一人,學生和教授們站出來大力抗議白色恐怖,其他大學的學運社團紛紛聲援,台大、清大出現罷課。
當年5月12日當天,和幾位同學衝到中正紀念堂靜坐,布條不斷被警察扯走,最後所有人被抬離;下午教授們不放棄再去靜坐,警方驅離時狠狠痛打了陳師孟教授,他在接受電視新聞採訪時痛哭,為知識分子在國家暴力前的無力而嘆息,結果激起更多人響應聲援,終於,政府讓步放人。此案也促成「廢除刑法一百條」的運動,在隔年告捷。
近日幾位清大的年輕人製作了紀錄片《末代叛亂犯》,重新回顧這段歷史。導演廖建華注意到在整個案件中較少受到關注的Masao和王秀惠,還有急著聲援Masao而成了第五位叛亂犯的安正光。王秀惠是基層社運人士,透過這個紀錄片才得知她已去世多年。Masao和安正光,都是玉山神學院畢業,有傳道師資格的原住民,但這些年來似乎過得並不算平順。
看了這齣紀錄片,身為此案的親歷者,有許多感慨。我們義氣相挺,讓這幾位脫離「叛亂犯」遭遇,值得自豪。然而,懷抱單純理想的人們,回到日常生活中掙扎前進,並不那麼理所當然平順自在,而從未放棄的獨立願望,又將如何實現? v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