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母親一上帝的寵兒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柯明珠女士於主後2002年12月16日去世。

同年12月21日在長島台灣歸正教會舉行安息禮拜。

這文是是日分發給參與者。


母親黃柯明珠女士於主後1911年2月16日出生於台灣台南府城,外祖父柯德智,從商,平易近人;外祖母陳全,聰明賢慧。身處封建時代的外祖父母育有五女,但思想開通、毅力非凡,全然沒有女子無才便是德的觀念,陸續將五位女兒送往日本留學深造,母親排三,台南二女畢業後赴日就讀東京音樂專科學校,專攻聲樂。大姨明點成為台灣第一 位女性的婦產科醫生;二姨明足是第一位女性的牙科醫生;母親也成為臺灣最早的第一位女聲樂家。這在早期台灣女性的知識領域,柯家有極其不凡的貢獻。

東京留學期問母親與其姐姐們均參與台語教會敬拜,接觸基督的福音,個個皆受洗成為基督徒。母親後來蒙神恩典帶領,在教會內結識學醫的父親黃永昌先生,兩人1934年8月27曰於台南結婚,建立基督為主的家庭。

神賦予母親一副美麗的歌喉,清脆、純亮、圓美,是天生的女高音。1934年旅日台灣同鄉一千多人在東京丸內報知新聞社成立同鄉會,並通過「暑期返鄉鄉土訪問演奏會」的建議。在台灣新民報的支持之下,由南楊肇嘉領隊。在同年8月11日到19日在台北。新竹、台中、彰化、嘉義、台南、高雄等地舉行了一連串的音樂會,盛況空前,在當時的文化界掀起了一大高潮。母親是女高音的演唱,同行者有高慈美、林秋錦、陳泗治、林澄沐、翁榮茂、江文也等,都是後來台灣樂壇舉足輕重的音樂家。爾後台灣大地震。母親亦與數位音樂家及外國來的傳道師聯合演唱,籌款救災 ;大姑黃蕊花則為當時的鋼琴伴奏。

母親一生曾任台南女中音樂老師、台南女中校友會會長、台南西門長老教會執事、台南女宣道會部長、台南女宣合唱團及教母親一生曾任台南女中音樂老師、台南女中校友會會長、台南西門長老教會執事、台南女宣道會部長、台南女宣合唱團。教會詩班指揮。值得一提的是她在女宣的文宣工作更是不遺餘力,全力支持羅馬拼音,讓不識字的婦女能朗讀聖經。她深富正義感,也多次為爭取女權發表演講。受日本教育的她,自己勤學磨練出一口清晰順暢的北京語,寫給我們的中文信更是通順達意。70年代她出國來美時更積極學習英文,好與外孫兒女溝通,程度也著實不錯。母親有不斷上進,不畏艱難的精神,使她總與時代並駕齊驅,不落人後。

母親在教會的事工上與父親同心事奉,先是在台南太平境教會,後來在西門城附近開拓西門教會。多才多藝的母親不但是詩班指揮,也是插花能手,桌球健將。每次教會的BAZAAR,她的法國土司備受歡迎,教會兄姐們總是耐心的排隊等著香味撲鼻的西點到手。父親當值長老事務繁多,母親也挑起執事的職份盡忠事奉主,並與父親一起參與醫療傳道事工,幫助無數貧窮的病患。母親的熱心與才華是我們一生的榜樣。

經歷幾乎一世紀的年歲裡,母親工作的擔子實在不少。七個女兒加上早期時年輕的小叔叔們跟我們一起,家裡總是熱熱鬧鬧的。父親的醫院,她也肩上有責,她是父親開刀時最好的麻醉助手。她溫柔、高尚、斯文、加上聰明、活潑、多才,使她身兼教職仍應付自如,雍容美麗的氣質永遠是她的印記。父親是基督世家,每年我們分屬四房的十三位姑姑叔叔們在聖誕節期的大聚會是母親最忙的時刻。她學來的西餐烹調全數用上,讓大家享受當時不易嚐到的料理風味。她的烹調技術,加上愛心的調味,使我們在家飽嚐了人間美食。父親在餐後總有「說故事」壓軸,全家最盼望的就是晚餐的到來。考期到時,宵夜、點心更是樣色齊全,溫暖我們緊張勞累的身心,考試不再覺得是壓力。我們小時身穿的衣裙和冬天的毛衣,都是母親慈愛的雙手縫製或鉤打出來的。

母親在教育我們方面也有著無限的耐心與尊重,從不勉強,結出的果子卻如音樂的串珠虆虆:共有五位女兒是音樂系畢業;老三攻讀宗教教育後攻數學;老五是藥學系畢業藥理科碩士 ;但女兒們對音樂的酷愛卻不因所學而失。小時姐妹搶鋼琴練琴或練唱,大時偶而兩三人與母親試唱歌劇裡的曲子或是西洋古典歌曲,那陶醉其中的滋味至今歷歷如繪。再有教會的家庭禮拜、親人的過年聚會,唱詩是最美的回憶。母親鈴聲般的歌聲。刻入我們心靈,使每位姐妹酷愛音樂,有欣賞音樂的感性及細胞。音樂帶給家裡無限的喜樂,除去無數的煩惱,增加無窮快樂的笑聲。

女兒們相繼出國後,母親的職責與關心有增無減。常常來美親自幫忙照顧外孫子、外孫女。她的鉤針手藝編織出親自設計的美麗圖樣,且有求必應,每個外孫子、曾外孫誕生的禮物就是一條美麗的手織毛毯。圍巾、帽子也都是在那愛的雙手下一件一件的完成,外孫子女們均視之為至寶。母親清楚地記得她21位外孫及13位曾外孫的名字,每年聖誕節送紅包禮物是她最大的滿足與喜樂。她的愛連綿延續,手上、臉上的皺紋雖日日加深,但滿足的微笑卻愈來愈甜。母愛的真諦就是"永遠無條件的施與與犧牲"和 "永遠無停止的關愛與操煩"母親近幾年來健康狀況日益衰退,但她的精神智慧並無受影響,每次入院的挑戰她總是迫切禱告,勇敢面對一次又一吹膽管阻塞的毛病與痛苦。外表纖細的母親內心卻蘊藏無比的毅力與勇氣。這股力量的來源一定是對上帝堅定不移的信心,對上帝安然無疑的倚靠而來的。我們深深相信母親是安息在主的懷抱裡,她走完當走的路,一生打了美好的仗,不與罪惡妥協,不喜假冒偽善,不說違心討人的話語。

母親那麼真、那麼柔。卻又是那麼前進,我們何等有幸成為她的兒女。神 願你牽她的手,在那美好的花園裡。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