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教會第二位信徒吳寬裕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蔡信續口述  蘇文魁記錄 滬尾江河2 19891 p.14-16

吳寬裕傳道(1843-1920) 是馬偕在台宣教首批五果子之一。《教會史話》有多處談及,如 165,  258-259,  260-261,  278。吳寬裕傳道的三女吳蜜18871969嫁蔡三喜,育三男二女,男有信生、信彰牧師信德,女有信續及陳信貞。請參見《教會史話》639 艋舺蔡文從及其裔


1872年在滬尾,有這樣的閒談對話:「最近在蕃仔在教人、傳蕃教。」,「豈有此理!自古就是人教蕃,那有蕃教人的。」,「真的啦!不過不是生蕃而是紅毛蕃,你若不怕死去看看便知。」那個「紅毛蕃」是指馬偕博士,那個傲慢的人正是我的外公吳寬裕又名吳益裕。他是馬偕博士的第二位學生,也是馬偕在台灣的第二號果實。我的母親曾留下他的照片,叮嚀我要向後人述說他的見證,今天「滬尾江河」給我這個機會,我就一吐為快了。

艋舺人氏  

外公原是艋舺三大姓吳、林、黃人氏,生於1843農曆416日,阿祖是開船頭行。外公幼年在私塾讀過漢學在當時算是程度不錯14歲時學畫和油漆,出師後在基隆和新店專替人彩繪佛像、廟門和壁畫;大龍峒、艋舺這幾兼有歷史的大廟寺他都畫過、油漆過,因為手藝好又有巧思,所以極受歡迎,收入自然不錯,因此他就揮霍成性,嫖賭飲三全,每次提親一被探聽大家都退避三舍,所以29歲了依然光棍一條。

   有天早上他找到馬偕住處在今禮拜堂西北50米處,見門關著就趴在門縫看,只見內有四人手拿書本不知在做什麼,其實是馬偕和嚴清華、許銳、李福正在做禮 拜。李、許都是台南上來的,理事廚師,許銳兩年後在新竹獅潭殉教禮拜後門開了,他們請他入座。奉茶招待他,他先將茶水含於口中不敢吞下,再趁不注意時 把茶吐掉,他們拿養心神詩當時聖詩給他看,他就故意讓他掉落並趁機抖一抖,因當時謠傳「洋蕃」在食物裡下迷藥,在書頁裡撒毒粉,人不謹慎被迷倒會七孔 流血而死,屍體被拖去剖腹取心熬湯煉藥。經這場提心吊膽的拜會後,許銳請他再來坐。

此後,他就常在門外埋伏,趁機往裡面丟石頭,等阿華出來的時候欺侮他,罵他通蕃背祖,揪他髮、摑他耳光,此事令馬偕頭痛不已,並經常為他禱告。有一次他到海關油漆,回來時見馬偕在發十誡單張,他也分到一張,邊走邊讀唸到第五誡「當孝敬父母」時,心受感動改變對這「蕃教」的印象,他平常事母至孝。

不教有三無後為大  

不久,他想如何別出心裁的在廟宇多畫些花草裝飾圖案,忽然靈機一動,何不利用馬偕的「豆菜字」(及羅馬字母如e)來加以變化,遂去托阿華引他拜師,阿華和馬偕當然喜出望外。見面時馬偕先問他年齡,外公當時29歲,馬偕好奇的多問了幾遍,因他們剛好同年齡。馬偕說「照你們中國人算法是30歲了,你很不孝喔」「怎麼說」(外公最怕人家說他不孝)。「你們通常十八、九歲就結婚了,而你居然到30歲尚未成家,孔子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這樣不是不孝嗎」外公當時大吃一驚,原來這個「蕃」居然懂這麼多。

馬偕是懂的不少。翌週,他到馬偕家,馬偕問他「你是讀過書的,知道『上帝』的事嗎」「沒有」馬偕便說「你騙我讀過書怎會沒讀過上帝。孔子不是說 『郊社之禮,所以事上帝。』孟子也說『雖有惡人齋戒沐浴則可事上帝嗎』」外公聽後說「這倒是唸過,他並沒有解釋意義」於是馬偕說「我來就是傳這位上帝」就這樣開始耕耘他的心田,事實證明那是塊好田。

不久,他經過考慮和掙扎後,親口向馬偕說「我以前做了 很多對不起你和阿華的事,請你們原諒。我決定信奉基督」就這樣他成了繼嚴清華後第二個決定信基督的北台灣信徒。不過信主後他和當時信徒一樣,攔阻逼迫接踵而至,尤其當他母親一聽到他的獨子信了耶穌,真是怒不可抑,鄰人、親友和地方人士更是交相指責,他的兩個姊妹差人去警告他暫時不要回去以免事態擴大。最後,馬偕看到平素孝順的他有家歸不得,就親自陪他回去試圖向家人解釋,沒想到我的曾祖母已經憤怒到極點,一點也聽不進去,她當時正在搗米,越想越氣就衝上前舉起木槌,往他兒子頭上就打,幸好馬偕眼明手快,躍身搶下那木槌,否則真是凶多吉少,他一面哭一面罵,馬偕只好帶著他傷心的回去。不久機會來了,因外公的妹妹患了重病,請了漢醫、司公、道士,甚至求神佛都無效。正焦急時,有人勸他不妨去找馬偕用西藥,他只得去找外公和馬偕,他們一診就知道是瘧疾,開了金雞納霜給她服用,並就痊癒了。曾祖母從此心軟,也就不再反對外公,不久她也帶著兩個女兒信了基督,照馬偕所稱她還是第三位聖經女教師呢

外公就此成為用功的學生,187329日他與阿華、林孽、林杯和王長水在同日受洗,建立了淡水教會,我每次看到今日禮拜堂後面的紀念碑上刻著外公的名字,就興奮不已。

 良緣天成

受洗後的他成為新人,也經常隨馬偕出外佈道,不久到了新店,遇到新店的初代女信徒高霞嫂,高霞嫂當時正為一個二十來歲未出嫁的獨生女擔憂。原來高霞嫂為信主前和當時的人一樣不知尊重幼兒生命,並且重男輕女,她一連生了幾胎女嬰,都被她用尿桶浸死,當生到這個女兒時已經過四十,她知道年事已高生育的機會渺茫,只好把她留下將來好招贅。只是日後條件高,而且用招贅的也實難尋到好對象,再加上高霞嫂脾氣暴躁名聞新店,因此這個黃花大閨女一直沒出閤。這次見到外公,一方面她信主後改變了看法,能為女兒的幸福作考量,再者外公的年齡也相當合適,信主後的表現也有目共睹,因此她就去央求馬偕作媒,馬偕當然樂意為他們撮合,這段姻緣就此匹配。我的外嬤芳名為許連理,她為外公生了五男四女。大舅吳盡心,為傳道師二舅吳盡意做過長老大嫂吳盡性嫁與柯乞,為本教會柯雅名執事的母親二姨吳盡力嫁與詹富屋,是艋舺教會的長老,三女吳蜜嫁與蔡三喜,她就是我與蔡信彰牧師的母親另有四舅吳受祿、五舅吳約書等今日依然健在。

夫唱婦隨  

外公和外嬤就此開始傳道的生涯,他們在新店傳福音招人信主,後來在三重埔南港任傳道,也曾在水返腳汐止、錫口松山、新莊、五股坑和尚州 、暖暖和淡水等地物。他為人坦承、謙虛、不好管閒事、親合力高,並專心傳福音,是個令人愛戴的傳道人,每次傳道時都有痛惜和揮淚的場面,外嬤夫唱婦隨吃了不少苦。

他們在三重埔南港的時候,曾遭受百餘暴徒包圍教會和追殺,有三人持長毛衝進屋內,有意人對準門窗刺上一鎗,落桌上的茶油矸,外嬤正在梳衕i前險些被刺穿,他們夫婦逐跪在地上禱告。這三人東張西望卻沒有發現他們,逐出去宣布「沒『番公』和『番婆』,沒半人」。人在六隻眼睛前卻看不到,外公認為是上帝顯神蹟救他們,如同當年的羅得19

又有一次傳道娘及四位子女住在桃園的詹處,土匪頭夜來搶劫,他們圍住屋子卻不敢進去,甚至一哄而散,後來才知道土匪們聽到屋內劈劈拍拍如小X的火藥聲,所以驚嚇而散,其實裡面什麼聲音也沒有,只有外嬤在迫切禱告。幾日後,他們要離開桃園回艋舺,由於當地橫行,外嬤唯有仰賴主施恩幫助,並且托詹富屋父子同行後來成為親家。陸上土匪設有三個關隘,前兩個因主匪認得詹氏父子是本地熟人而不敢動手。第三關時,有人舉起大刀對她吼「往哪裡逃沒路啦」但她心 中默禱,勇敢的由這群匪類面前通過而全體安然無恙。就是有這麼多的試鍊與神蹟,益發讓他們更勇敢、更熱心的為基督而工作。  

盡忠職守  

傳道生涯中最讓他們津津樂道的,就是再暖暖時與陳兩故長老一家相交甚篤,其子陳溪圳每主日都認真上主日學,外嬤認真的教他唱詩、讀白話字。後來外公轉來淡水時,他們父子專程跑來請教他,因陳溪圳已中學畢業,他們不知唸醫科好還是唸別的,外公毫不考慮的告訴他們「做醫生只是救人身體,而做傳道卻是救人靈魂。」從此陳溪圳獻身為主,服務教界四十餘年貢獻良多。

他除了勤於佈道外,亦有著作,和一些叫人改邪歸正敬拜真神的勸世歌,1901年馬偕逝世時,他也做一首詩歌追念其恩師。

他一生盡忠職守,到了73歲才退休,但是他仍退而不休的自由傳道五年,直到1902114日才息了世上的工,享年78。外嬤在1937年的521日也歸回天家,享年83

到今天他內外孫共百餘人,做傳道牧師者一我所知有六人以上,任長執者更不在少數,亦有碩士、博士,他們都持守信仰,見證主的應許-主必報償與祝福盡忠祂付出的人。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