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事道上啟蒙師 吳勇長老 (1920-2005)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陳一萍撰 「服事道上啟蒙師」中華福音神學院 網站 2005年2月

按:吳勇長老於美西時間2005年1月9日凌晨0點35分在洛杉磯住家睡夢中安息主懷。陳一萍是華神第6屆校友。


1973.9.2主日崇拜中,吳勇長老把剛從大學畢業,清楚蒙召,決定加入教會事奉的我,介紹給會眾,並為我禱告,他用箴言4章18節:「義人的路,好像黎明的光,越照越明,直到日午。」勉勵我,給我祝福。從此,開始了我一生服事主的路程。

1973-1980年,我在台北基督徒林森南路禮拜堂全時間服事,其中1975-1978年,在華神讀書;我有幸成為吳長老的女弟子,蒙他在服事道上開導,並得見他身體力行的榜樣,紮下美好根基;迄今,猶銘刻在心,不敢或忘。謹記三兩事如下﹕

一、吳長老是一個心胸寬闊的人

1973-1975年,吳長老只要在台灣,總要每週一次給我上課,談教會真理,談聖靈充滿,談他個人與教會的歷史,還談他服事主的經驗與心得;有時上完課,他帶我出去探訪,把我介紹給一些弟兄姊妹,又安排我在姊妹會一個月講道一次。他對後進的提攜與栽培,確實是不遺餘力。當時,我尚未進華神就讀,他用這樣的師徒方式帶領我,大約一兩年,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彌足珍貴。

有一次,他說他喜歡「耶穌外傳」中一段記載﹕曾有野狗陳屍道旁,門徒皆掩鼻而過,獨有耶穌讚其齒白。他對我說 ﹕「這事雖未載入正史,但我喜歡其中的教訓。一般人,大多對人的缺失,難以忘懷;耶穌卻善道人之優,善用人之長。」他常說:「一個人犯再大的錯,只要真心悔改,我們就沒有理由不接納他,因為主都接納了他,赦免了他,難道我們比主還大嗎?」

吳長老的確是這樣的人,因此,他心中沒有過不去的人,他的服事也就倍加有力。他還提拔教會年輕人站講台,給予各樣服事的機會,為教會儲備人才,以致教會能一再植堂。

二、吳長老是一個與太陽競賽的人

1974年間,我有數月暫住南京東路禮拜堂副堂二樓;吳長老、師母一家住三樓。那時每天早晨,副堂一樓有晨更,由吳長老主領。我記得我總是趕不上晨更的時間,常在詩歌聲中醒來。原來吳長老心中迫切,總是今日比昨日提早開始,參加的弟兄姊妹也就越來越早。我窺見了吳長老靈堿□漶B歷久彌新的秘訣:每日與太陽競賽,早起親近神之後,便講解聖經,一天一章,循序而講,每日都有新的發掘、新的亮光。吳師母則在晨更之後,回家作筆記,然後自己再讀三章聖經,同時作筆記。吳長老、師母他們如此渴慕主話語的榜樣,深深激勵了我,使我至今仍受用無窮。

三、吳長老是一個持守異象的人

1973年底,1974年初,我第一次參加「地方教會全省同工退修會」。會後,特地到屏東大津探望倪頌德小姐。她是地方教會屬靈前輩,人人敬重,對我這初出茅廬的新傳道人諸多勸勉;也在那堙A我第一次感受到吳長老身為「海宣」(1968)與「華神」(1970)的創辦人,在地方教會同工中,所承受的壓力何等大。然而,吳長老既領受了從天上來的異象,就不輕易動搖,他靠主得以持守到如今。

其實,吳長老一直沒有離開過牧養教會的崗位,因為「教會是神的家、基督的身體,神一切的豐滿要在其中彰顯;神手中一切的器皿陶冶完成,也當優先用在教會」。他乃是以教會為基礎,藉近文化、異文化的宣教,不斷將基督的身體擴展;又因牧養教會,需有合神所用的時代工人,神學教育何等重要。

當年初出茅廬的我,獻身的第一步踏入教會,便是因著吳長老所教導的「教會觀」;如今,32年的歲月逝去,我十分能體會吳長老的苦心,他乃是貼近了神的胸膛,體貼了神的心意,堅守了牧會、宣教與神學三方面的崗位,艱苦卓絕地,直行到了他旅程的最後。但願後起我輩,能在這三方面的某一崗位立定,踏著他的肩膀,再上層樓,好讓吳長老一生所持守的沒有落空。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