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永祥長老史料庫 Elder John Lai's Archives

賽德克族語聖經 族群復合,忍耐至剛強

Walis Ukan(張秋雄)撰 《台灣教會公報》 3223期 2013年12月2-8日 p.15。撰者另有「恢復傳統母語之靈魂悸動 《賽德克族母語聖經》翻譯的信仰之旅」一文,見於《新使者雜誌》134期 2013年2月10日 p.61-65。按 賽德克族群區會於2013年12月7日於南投廬山長老教會舉行聯合聖誕節感恩禮拜,特別完成賽德克族德克達雅語聖經翻譯和聖經公會簽約儀式。

同為認同白石山(Pusu Qhuni)為民族根源的賽德克族3個語族,原具有與山林為伍、與大自然和諧、並不畏懼威權的民族特性;然而,慘烈的霧社抗日事件造成了崩解。
在日本人威脅利誘下,Toda和Truku語群拿著原為獵獸用的槍和殺敵用的番刀,殺害自己的同胞Tkdaya語群,致使原來的最大族Tkdaya語群,從原先的14個部落沒落到僅剩下3個部落。
而後,雖經部落三語群、甚至教會多次舉行傳統的「和解祭」,仍然還是無法消解這痛。每年只要當權者刻意界定的抗日英雄紀念日到來,均挑起賽德克族三語族過去相互廝殺殘害、違背賽德克族傳統部落律法之羞恥歷史,為三語群羞愧之日。
2007年後,進入一個全新的賽德克族民族意識整合與高漲時期,賽德克部落族人不分語群,積極參與賽德克族正名運動,也因而出現族群復合的契機。在1997年成立的賽德克母語研發工作室,其成員積極地參與正名運動,同年,高德明牧師(Siyat Nabu, 西雅子納霧)擔任召集人,邀請Robo Pihu(高師母)、郭秋金宣道(Pihu Neyung)、Obing Nawi(郭師母)及Watan Pawan (娃旦巴萬) 傳道擔任編輯,開始翻譯賽德克族聖經,然而不久因賽德克族教會數不多與財力薄弱等窘境而宣告停止。
一直到2008年4月23日,賽德克族正式成為第14個台灣原住民族,同年8月在賽德克族區會秋季會議,經過和Siyat Nabu牧師的討論,決定由我接續編輯工作,並祈禱、誓約在餘生完成賽德克族聖經,就此展開一趟信心之旅。
因為筆者一句承諾,和當時兩位已經接近80歲的退休牧者(目前兩對牧師和師母們皆屆齡90歲)的誓約,開始了一段至今已歷時7年寒冬酷熱、日夜埋首於上主話語的翻譯編修工作。這當中我們經歷了種種辛酸和痛苦,耗費的心力、時間和電話費也相當可觀。雖然毫無經濟奧援,僅憑著熱忱及依靠上主的信心,然而上主也不時賜下編輯完成的喜樂和成就感,鼓勵眾牧者和師母們。
3年之後,郭宣道的眼睛已經不能再閱讀聖經,只能藉著師母的口說審稿。但是,他的信心與持守讓我感動,他常對我說:「Knremun han, qdeey ta, Walis! Kari Utux Baro ka gee!(讓我們忍耐持守,完成它,Walis!因為,這是上主的話。)」
高牧師7年來誓言完成的心志,讓他雖然換過了3副眼鏡也不言退;我個人則因博士論文的最後審稿和預備口試忙得焦頭爛額,一直想著要辭退編輯的工作,但是Siyat牧師很奇妙地適時在電話裡鼓勵我,讓我得著安慰和力量:「Iya ta alix, Walis! Kmbeyax ta!(我們不要放棄,Walis,讓我們剛強面對!)」
當上主開始以霧社事件中受傷最深的Tkdaya語群的幽魂母語說話時,上主也已經透過耶穌基督的福音發出復合的聲音,也揭露了隱藏在我內心身為Toda語群及師母身為Truku語群的贖罪心態,最後終於完成了賽德克族語Tkdaya語翻譯。
Ndaan Smrtaso Utux Baro
1 Prading bale, Utux Baro we smalu karat ma dxeral. 2 Dxeral we mrramas we mlgeelu moda bobo qsiya ka Utux Baro. 3 Posa kari ka Utux Baro, “Pniqi ledax” mesa. Kiya de niqan ka ledax. (創世記1章1~3節)
聖經是上主的話,所以更需要謙虛且嚴謹地編審、印製,我們要感謝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原民宣教委員會與台灣聖經公會的關心,協助督導整個過程,接下來,印刷過程與經費又將是另一趟信心之旅。

此網站由李秀卿女士撰寫程式建置並義務作維護。如果您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指正之處,請聯絡我們。謝謝!

Copyright (C) 2007 年1�� [賴永祥長老史料庫 ]
修訂日期: 2014 年 02 月 24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