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德貞/渡過海洋,乘著愛飛翔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周富美採訪 聯合報新聞網 2010年8月13日


「小時候,我經常跑到田裡去, 幫忙窮苦人家撿農夫不要的蔬菜。那個時候我的媽媽不明白,為什麼我經常把自已的衣服弄得很髒,但是我卻很開心,因為可以幫忙別人做一點事情。」丁德貞說。

丁德貞在18歲那一年,告別了親愛的母親與雙胞胎弟弟,決心成為天主教會修女,以服務人群來侍奉天主。到了23 歲那一年,她又奉命離開西班牙老家,到中國大陸的安徽服務。 

一生為他人奉獻的丁德貞修女雖然背駝了,腰彎了,甚至連頭也抬不起來,卻逢人就送出燦爛笑容。她經常注意別人的需要、為別人而活。彷彿天使的她,是樂生院民最貼心的依靠。(攝影∕周富美)

23歲的丁德貞怎麼也沒想到,此行離開家鄉,就是一輩子。正值雙十年華的她,在天主教修會辦的孤兒院裡,主要負責照顧失去爹娘的孤兒。當時,孩子們都習慣喊修女為「姆姆」,但是他們一看到丁德貞,卻改 口喊她「大姐姐」。

丁德貞向孩子們學講中文,直到中國大陸被共匪赤化之後,請教友們把孤兒院的孩子認養回家,才放心地告別大陸。她在 1953年來到台灣,住進了台北市青田街的耶穌孝女會宿舍。

樂生院‧洗澡擦背

來到台灣之後,丁德貞在修女會服事。每天結束清晨的禱告之後,她就到一樓大廳接電話, 替進出的修女及來訪者開關大門。此外,她還要趁空幫大家燙衣服,同時照顧借住在修女院的女學生們。每隔一陣子,丁德貞會收到教會發的一點零用金。原本她可以 存下這些零用金,買機票飛回西班牙,探視許久未見的家人。但是她卻把這筆錢省下來,繼續奉獻給更需要這些錢的台灣弱勢民眾。

1962年起,丁德貞的生命中,又多了一群新朋友—台灣的樂生院的「漢生病」(舊稱為痲瘋病)患者。每個星期三 和星期日,丁德貞修女都會特地放下修女院的工作,緩步慢行到公車站牌下,翹首等待著公車到來。一路搖搖晃晃,從台北市的青田街,轉搭兩班車,才能到位於北 縣新莊的樂生療養院。

丁德貞決定,面對患者的傷口與患肢,不戴口罩,也不使用手套。她要親自用自己的雙手,為女性病患們清洗並擦拭身體。在幫這些患者洗澡的過程中,丁德貞不但和她們有說有笑,而且還經常誇讚換上乾淨衣服的女病患:「好漂亮啊!」在一刷一洗之間,持續了42年,風雨無 阻。丁德貞修女和樂生院民們,因此建立起深厚的友誼。

八十歲‧退而不休

80歲大壽那一年,丁德貞到樂生與院民同慶。準備切下生日蛋糕的時候,院民們突然告訴 她:「請您以後不要再來了。」因為他們捨不得丁德貞年事已高,「不准」她再幫忙洗澡,只要來跟大家談天就可以了。

在樂生院服務多年,如今已然「畢業」的丁德貞,每年聖誕節和過年,還是會在熱心院民的接送之下,回到樂生院探視 他們。大家在那裡圍成一圈說說笑笑,延續著昔日的歡樂記憶與時光。從樂生回到修女會之後,丁德貞也依舊會坐在十字架前的長木椅上,不停的低頭為樂生院民禱 告。雖然她的身型瘦弱,意志力卻十分堅定。

2005年,83歲的丁德貞,成為台灣第15屆醫療奉獻獎得主。她不居功,只是笑說:「我愛樂生院民,他們也很 愛我。」然後把這份榮耀奉獻給天主。自此爾後,年邁的丁德貞身體日益退化,而且罹患了帕金森氏症。雖然她深居簡出,卻依舊維持著晨起禱告的習慣。

老天使‧乘愛飛翔

經常有許多來訪者俯身在丁德貞耳畔,輕聲問她:「以前從台北市青田街的修女院轉兩趟公車到樂生院去,會不會很辛苦?」高齡88歲的丁德貞,總是不假思索地笑說:「沒有沒有,這個是快樂。是辛苦,還是快樂。」

「她常常注意別人的需要,為別人而活,因為愛的動機。」在耶穌孝女會院長賈玫瑰眼中,丁修女是為別人而活的 「愛」的實踐者。丁德貞雖不是醫護人員,不能給予痲瘋病患適當藥物,但她卻做到了醫護人員無法完成的事:她付出了42個寒暑,年復一年,以實際行動親自替 女性痲瘋病友擦背、洗澡。正如丁德貞所言「我真的很愛她們,我也知道她們愛我!」驅使她持續下去的動力,就是「愛」。

五十多年前,丁德貞離開了西班牙的故鄉,來到台灣。如今年邁體弱的她,罹患了帕金森氏症,日常生活必須仰賴其他修女悉心照料。離開故土,遠渡重洋,一生奉獻給了台灣,雖然背駝了,腰也彎了,甚至連頭也抬不起來了,她仍努力張開謙慈與悲憫的雙眼,逢人就送出一朵燦爛 的笑容。

這位守護台灣痲瘋病患近半個世紀的修女,在愛中實踐勇氣,把疼痛也奉獻給天主。她像沒有翅膀的天使,還要繼續乘愛飛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