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信德牧師和太魯閣語聖經的翻譯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舒皓撰 「完成太魯閣語聖經翻譯-Yudaw Pisaw」 《台灣教會公報》2841期 2006年8月7-13日

Yudaw Pisaw (尤道‧彼绍,漢名 田信德),1925年8月5日生;

第一位原住民信主的芝苑傳道師(Ciwang Iwal,姬望),是Yudaw Pisaw牧師的表親阿姨。


走過日據時代、國民政府威權時期,到台灣民主化階段,Yudaw Pisaw(田信德)牧師的一生,輝映著激烈變動中的台灣社會,也反應出大時代下,一位原住民如何蒙恩、獻身、找到上帝在他身上的旨意。其中,令人讚嘆的是,Yudaw Pisaw牧師迎向每一階段挑戰的堅持,而多少次年輕歲月裡的失意、偶然,如今在81歲的老牧師眼中,都成了上帝特別的安排。他語氣堅定地說:「一生只要堅持做一件事,最終就會有成果。」

在壓迫中,磨練出堅持性格

跨越半世紀的太魯閣語聖經翻譯事工,已於2002年完成、經過2年的整理後,在2004年由聖經公會印行出版,母語聖經出版後,無論在太魯閣族信徒的信仰生活上、或是母語的推動與保留上,皆可謂貢獻卓著。

而整個母語聖經翻譯的靈魂人物─Yudaw Pisaw(田信德)牧師,從1953年就參與在翻譯審查委員之中,之後,更是主導整個翻譯事工,不但個人長期投入翻譯工作、並爭取太魯閣中會的支持,組成一次又一次的翻譯團隊,終於在Yudaw Pisaw牧師長期的堅持、努力下,太魯閣語聖經得以問世。

對此,玉山神學院特別二度頒發榮譽學位給Yudaw Pisaw牧師,包括19866月頒發榮譽神學士、19976月頒發榮譽牧範學碩士。玉神院長高萬金牧師表示,玉神是根據Yudaw Pisaw牧師對教會的貢獻──包括培育許多教會、以基督信仰做為牧會的準則、推動母語文化、以及最重要的太魯閣語聖經翻譯成就,影響至為深遠,所以決定頒發此殊榮。

講到太魯閣語聖經的印行,Yudaw Pisaw牧師淺淺地笑說,翻譯工作一路走來很辛苦,如今出版印行了,就像是和聖經步入結婚禮堂的感覺;「不過,聖經審查工作是要繼續下去的。」他翻開一 本「審查用」的聖經,手指著裡面有些紅字、彩色框線,標明出需要改正之處認真地說。

已白髮蒼蒼的Yudaw Pisaw牧師,細心地翻閱著聖經、不時調整著他的眼鏡,想要將這些經文看得更清楚一些,並且努力的思索著經文真義,看來這項與Yudaw Pisaw牧師相伴半世紀的翻譯工作,老牧師依舊樂此不疲,其精神十分令人動容。

Yudaw Pisaw牧師出生的前二年,台灣第一位原住民信主──芝苑傳道師(Ciwang Iwal,姬望),她正好是Yudaw Pisaw牧師的表親阿姨,爾後也常在����個部落傳道,所以Yudaw Pisaw牧師很幸運的從小參加主日學,奠定他羅馬字的良好基礎。

「到了日據晚期,日本政府開始逼迫太魯閣基督徒�����������我的母親、妻子都被抓���警察局去罰跪。」神情顯得有些激動的Yudaw Pisaw牧師,已年邁的身軀堅持要跪在地上,讓我能了解在大腿、小腿間夾著圓木,跪一整夜的苦難�������

Yudaw Pisaw牧師說,霧社事件後,日本政府認定太魯閣人都會反叛,又認為基督教是美國宗教,我們一定都是美國的間諜。「那時候日本人對待太魯閣人就像奴隸一 樣,甚至剝奪小孩子的教育權,不讓我們考國中、高中。」這讓認真讀書的Yudaw Pisaw牧師,斷了一條升學的路。

Yudaw Pisaw牧師國小一至四年級就讀公學校,畢業後,轉唸日本孩童就讀的小學校,並曾獲得「國語(日語)演講比賽」的鄉冠軍、縣冠軍,Yudaw Pisaw牧師還記得,當年部落裡的日本警察覺得獲獎讓他很有面子,還特地派車將學員接回的情景。

講到他優異的日語能力,Yudaw Pisaw牧師只是淡淡的說,他的日語沒有問題而已。反而,國小的歲月,卻讓他第一次感受到,身為台灣原住民的劣等感。Yudaw Pisaw牧師回憶說,「當時日本同學的便當一打開,大家都帶很好的菜色,可是我只有生薑配飯,每天都不好意思打開蓋子,好像我比同學還低一級。」

事實上,當然不是這個樣子。然而,Yudaw Pisaw牧師因為小時候這份「劣等感」,所以比一般學生更堅持、更認真。未來的歲月,也就是這一份堅持的性格,引導著Yudaw Pisaw牧師在聖經翻譯的半世紀歲月裡,一路支撐著他走下去、再堅持下去。Yudaw Pisaw牧師這樣說:「一生只要堅持做一件事,最終就會有成果。」

堅持的性格其實還要伴隨上帝美好的安排。Yudaw Pisaw牧師說,日本政府只讓他唸到國小,青少年時代的他,領導花蓮縣的原住民青年,因此,沒有多餘的時間上教會。突然間,傳來台灣終戰的消息,迫害中止了,很多族人就在那一年大批、大批的信主。

這時上帝的呼召臨到他們家。Yudaw Pisaw牧師的母親,希望他能去唸台灣聖經學園,他回憶說,「母親、芝苑牧師其實都為我可以獻身傳道,禱告很久了。」當時,正好很多人信主、教會很需要傳道人,長老教會於是開辦二年制的聖經學園,他本來只是想,這是唯一的升學機會,後來在學校閱讀聖經、越了解上帝的呼召,決定了一生獻身傳道的路,如今一晃眼都過了六十多年。

跨入太魯閣語聖經翻譯

回首太魯閣語聖經翻譯的歷史,似乎是自然而然的臨到Yudaw Pisaw牧師身上。1953年,一位美國宣教師柯饒富牧師Rev. Ralph Covell),感到原住民需要自己的母語聖經,於是開始著手太魯閣語新約聖經翻譯工作,邀請部落耆老李守信牧師協助翻譯、Yudaw Pisaw、葉保進、林廣萬、高添萬等牧者負責審查。

當年因為國民政府禁止使用羅馬字,柯饒富宣教師就以注音符號,翻譯太魯閣語新約聖經,1963年完成新約後,正好柯饒富所屬的海外差會,派遣他回美國述職。Yudaw Pisaw牧師回憶說,當時他很不希望柯饒富離開,因為聖經翻譯工作必須要繼續下去。

沒想到,柯饒富卻反而對Yudaw Pisaw說,希望他未來能接續聖經翻譯工作,並且建議他使用日文聖經及資料來進行翻譯。因此,當年年僅38歲的青年Yudaw Pisaw記住了柯饒富對他的期待,他一直謹記在心裡,之後也沒有因為牧會的繁忙而遺忘。

「我很幸運,母親在我7歲就信主,我從小在主日學就學會羅馬字。」Yudaw Pisaw牧師說,當年教會都用日語聖經,牧師講道就是用母語,而柯饒富宣教師翻譯的新約是用注音符號當作字,信徒也很努力學習注音符號,大家都學會了。 但是,後來信徒希望有一本羅馬字的新約聖經,所以就將柯饒富這本注音符號新約,直接改成羅馬字。

新約聖經翻譯工作要做,牧會的服事也同時在進行,Yudaw Pisaw牧師想到過去牧會的點點滴滴說,「當時原住民教會真的很辛苦,信徒大部分是務農、或是收入不穩定,沒有禮拜堂、也無法支付謝禮。當時各教會很需要巡迴牧師,所以我大多擔任巡迴牧師,分別前往各個村落,堅固信徒的信仰,就這樣巡迴傳道下去,後來,教會慢慢情況有比較好,開始建造草寮、木屋、到現在水泥的禮拜堂,我也是一路見證上帝的賜福滿滿。」

Yudaw Pisaw牧師在各村落巡迴傳道,牧師娘則帶著五個孩子留在家裡,一家老小過著務農的生活。Yudaw Pisaw牧師的長女田掬芬說,父親巡迴傳道,雖然週間都不在家,但是週末他一定會回家,帶著全家一起禱告,「我們也都能感受到父親的關愛,尤其他對我們小孩子的信仰、教育非常嚴格,所以我們從小都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

「父親在我心目中是一個最偉大的父親,一個信仰的典範,我更常看他不願意計較收入,奉獻給窮乏人,這也影響到我對信仰的態度。」田掬芬說,父親可能收入不豐,不過,他們是個大家族,有自己的田地可耕種,以前祖母在世的時候,叔叔、姑姑們都住在一起,無論如何,全家就是一種氣氛,一種全力支持父親服事的氣氛。

帶著全家族的祝福,19811988Yudaw Pisaw和吳文章牧師在中會的支持下,全心翻譯部分的舊約聖經;1990年起和葉保進、金清山牧師一起翻譯整本舊約聖經,並由許通益、吳金成、高順益牧師負責審查工作,2002年終於完成全部太魯閣語聖經翻譯工作。

全心全力為教會奉獻一生

Yudaw Pisaw牧師的長女田掬芬說,小時候都是母親帶他們小孩子長大,父親當年在外面傳道;現在他們都長大,她自己也從國小老師退休了,但是,父親至今還是在傳道。

「所有太魯閣教會和信徒都在父親的心裡。」田掬芬說,父親每天清晨4點起床禱告,為每一間太魯閣教會代禱,到現在還是這樣禱告;此外,父親也會為家人、孩子禱告,田掬芬認為他們家一直很順遂、蒙福,就是因為父親禱告而來,也讓她十分感恩。

曾經在Yudaw Pisaw牧師牧會的重光教會,同時期擔任實習神學生的玉山神學院院長高萬金說,Yudaw Pisaw牧師是個很注重和信徒間互動的牧師,常常看他到信徒家去探訪,關心信徒的需要,可說是全心全力在傳道上,所以Yudaw Pisaw牧師在教會界服事四十多年,大家都了解他。

Yudaw Pisaw牧師很信任神學生。」高萬金特別記得Yudaw Pisaw牧師對青年的重視,因為神學生帶領的青年活動,需要長執會的支持和活動經費,Yudaw Pisaw牧師總是對高萬金說:「一切由我來負責,你們儘量去做年輕人的信仰表達。」

Yudaw Pisaw牧師的堅持,不只讓他堅持傳道、堅持走完聖經翻譯之路,也讓他在道德倫理上有所堅持。高萬金說,Yudaw Pisaw牧師非常注重青年的道德,例如,不希望青年發生婚前性行為等,他常常說,「很多的倫理道德,不是因為基督教的教導,其實太魯閣族的傳統本來就是 如此,更何況我們是上帝的子民呢!」

走了一生服事的道路,翻開Yudaw Pisaw牧師過去的牧會經歷,可說是相當豐富,他的足跡幾乎遍及東、西部所有的太魯閣教會,並且一直傳道到72歲的高齡,才正式在佳民教會盡程退休。 但是,老牧師的傳道生涯還未終止,他之後又繼續協助一些教會。甚至,Yudaw Pisaw牧師在主日時還是要去教會傳道,或許這就是他回應當年上帝呼召的堅持。

對妻子的感念

50多年歲月過去了,Yudaw Pisaw牧師感謝每一個階段的團隊同工,大家互相扶持走到出版的最後一刻。也特別想起4年前安息主懷的牧師娘──楊美玉Yudaw Pisaw牧師說,以前他在翻譯的時候,全心投入聖經翻譯的世界,或許也疏忽牧師娘的感受,有時牧師娘飯已經煮好,但是手中這段經文前後相關、互相呼應, 需要一氣呵成的弄清楚,於是牧師娘等著、等著,等到菜都冷了。

「一份從上帝來的使命、一位一生相伴的妻子。」Yudaw Pisaw牧師的聲音越來細微,感覺就像是在跟楊美玉牧師娘說明著,許多來不及解釋的話語。因為翻譯聖經的道路是艱辛、孤獨的,有時連自己的妻子都很難完全了解。如今,身為丈夫的Yudaw Pisaw牧師,言語中隱隱然透露出許多對妻子的不捨、與深深的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