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 Ljegean aken a Lja Tudalimaw 我是樂歌安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樂歌安是Ljegean華語讀音
Tudalimaw(督達里茂)Ljegean(樂歌安)撰 《台灣教會公報》 3870 期 2020年 7月27 日-8月1日 p.14 特別企畫 必也正名乎 下 撰者是排灣中會總幹事

「請問妳貴姓大名?」「嗯……我姓樂,快樂的樂……」這是2006年我恢復傳統姓名後,最難回答的問題。基本上,我當然不姓樂,我的姓是家屋名,稱作Tudalimaw(督達里茂),而Ljegean(樂歌安)則是我的名字。但在情急不好解釋或懶得解釋的情況下,誤導人以為我姓「樂」是我經常犯的錯誤。
好奇的人可能會繼續問:「妳的名字有什麼意義嗎?」「哦!就很快樂、愛唱歌、又平安。」我頑皮的回應,對方總是會說:「名字取得真好吔!」當然,這又是我犯的第二個錯誤。其實,Ljegean華語讀音就是「樂歌安」,只是剛好而已。
事實上,排灣族的名字並沒有賦予意義,但卻從名字可以看出階級,如樂歌安(Ljegean)這個名字,排灣族就會知道我的身分是Pualju(士),也就是說,名字是用來辨別名字的主人是頭目階級(Mamazangiljan)、士(Pualju)、還是Qatitan(平民)。
在排灣族的社會裡,每個家屋都有專屬的家名,凡是出生在該屋的子女,名字便會聯結其家名,例如,我出生時,家族會議命名為「Ljegean Lja Kacedas」(樂歌安‧旮茲達斯,只有在講的時候會用Lja到這個字,「屬」的意思)。但因為我在家排行老二,我的師丈在家排行老四,結婚後我們都必須從原生家庭分出,另設一個新屋(排灣族只有長嗣才能留在家中,繼承家名),所以,在我跟師丈論及婚嫁時,雙方家族共同討論,為我們家屋取了Tudalimaw(督達里茂)的家名。
1995年政府公布《姓名條例》修正,提到「台灣原住民及其他少數民族之姓名登記,依其文化慣俗為之;其已依漢人姓名登記者,得申請恢復其傳統姓名……。」不過,我們家直到2006年底才回復傳統排灣族姓名。幸運的是,周邊的人很快適應了我們全家人的原名。當然,過程中,還是有幾件事讓我印象深刻。
記得有一回,教會信箱裡來了掛號通知單,領取人寫了「督達里茂先生」,因為我們家族名都是「督達里茂」,無法得知到底是哪位「督達里茂」,我乾脆帶著全家四口的印章,到櫃台後請負責人員自己挑選。這件事讓郵局的辦事員後來知道督達里茂是家屋名,往後至郵局辦事,大家也都稱我為「督達里茂牧師」。
另一次經驗,就比較不愉快。改名之後,因為所有身分資料都要重新輸入,當時電腦個人檔案表格最長只能輸入五個字,而我的全名加上「‧」則需八個空格。有一次去看病,護士及醫師研究了老半天,都無法將我的名字成功更換。於是,我小聲的對護理師和醫師說:「登入樂歌安就可了。」但是,醫師卻惱羞成怒的回應說:「名字就是名字,要登錄完整。過去的名字不是好好的,幹嘛要換掉,耗損國家成本。現在的人就是不知感恩,一天到晚上街頭抗議,說是爭取權益,就單單這個正名就知道了,好處在哪裡?這一改名會耗掉多少行政資源,族名回家唸、回家用不就好了……」
醫師不碎碎唸還好,這一唸之下,可換我火大了。我立即反擊說:「這個才是我真正的名字啊,過去原住民哪有姓涂的?我們爭取的是原本屬於我們的,這何罪之有?國家公布可恢復傳統姓名時,整個配套都應該要建置起來的,我們恢復自己的名字是我們的權利,醫院的檔案管理系統是你們的責任,以後陸續會有人像我一樣恢復傳統姓名,難道每次醫院或相關單位都要抱怨……?」我跟醫師開始你一言、我一語的激烈對話,搞得空氣頓時凝結、十分尷尬。後來,他也漸漸習慣「樂歌安」這個名字,也偶爾會說:「妳這名字真是取得好,又快樂、又唱歌、又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