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要事奉上帝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許林碖撰《和平鐘聲˙和平教會蒙恩見證文集之一》  19772月刊 P. 59-62

林碖,1918.10.6日生,1998.44.13日去世。

夫許鴻源長老,1917.10.23日生- 1991.1.22日去世參見許鴻源:我的見證


當我幼年時,家父早逝,家庭的重擔,全賴家母一人在支撐。雖然生活陷入困境,但對於子女的教育,卸從未鬆懈。就讀長榮女中時,開始接觸到基督教教義,及宋尚節博士培靈和許鴻謨牧師(當時是長榮女中擔任聖經老師)的領導,也就在那個時期,認識了 上帝,從此在人生的旅程中邁進了新的境界。當時在日本統治下,常遭到欺凌、恥笑,精神上遭受種種壓力,但也讓我學會了如何求告 上帝,凡事在祂面前祈求,相信 上帝會幫助我,正如詩篇9115節說「他若求告找,我就應允他,他在急難中,我與他同在,我要搭救他,使他尊貴。」 上帝待人就是如此的奇妙,祂利用外在的難境磨練我的心志,讓我真正地認識,就像約伯體驗了他的遭遇後對 上帝說「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 (約伯42:5)畢業後排除了許多困難,到日本東京治療眼疾,在 神的引導下,繼續求學,由於得到家母與長兄、三兄、大姊及姊夫的全力協助,得以順利完成學業。但同時又面臨了別一個問題,那就是家母一直為我的婚姻而擔憂,可是我卻從未為此而憂慮,我相信 上帝一定會為我安排一切,不久,我與許鴻源長老在上帝的奇妙安排下,我們結婚了,共同為著榮耀 上帝,服務社會而援手奮鬥。

  二次大戰進入激烈的情況時,許長老仍然繼續在做研究的工作,而我則必須為看相繼出世的兒子而奔波。在戰時物資及醫療品的極度缺乏,加上空襲的威脅,東躲西藏,飽受驚嚇。在此期間生活倒足一個很大的擔子,勉強糊口還有困難,何況撫養兩個幼小的孩子,根本談不上營養,萬一身體出了毛病那真會令人不知所措。我那老二許照義在回臺灣的船上,就得過一場大病,在醫藥缺乏下,幾乎喪失了生命,最後還是由於 上帝的憐憫,在長兄和許長老的三兄全力施救下,才得以平安。

  雖然處境相當艱苦危難,但我只有一個信念,不管遇到任作事都禱告 上帝,相信 上帝必會為我開啟前面的道路,正如大衛在詩篇23篇說的「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我深深地體會到 上帝愛一個人,祂必須要磨練他,用各種不同的方法鞭策他,使他成為可用之才,如同上帝磨練摩西一樣,讓他在逆境中學習忍耐與依賴 神,我就是在 上帝的愛激勵之下,慢慢地成長。同時深切體會一句諺語「女人是弱者,但是母親是強者。」

  在日本期間,受到吳南雄長老夫婦的照顧幫忙,回到臺灣後又得到他們夫婦的協助,在師大對面北師附小幼稚園對面找到一間房子居住,與吳長老比鄰而居,心中真有說不出的高興和感激。同時得到蕭華銓醫師的幫忙,使我們的兒女能得到醫療上的照顧,深深感謝不已。在這堥洇皕Q起 上帝的應許是可靠的,在每一個角落都有安排我們在石盤上安穩的地方,在 上帝面前我一直地記念他們對我們一家的恩情。

  回臺灣初期,情況仍未好轉,不斷地受到家母的愛及協助與兄們照顧,對我們愛護與訓誨,在我一生中永遠忘不了。我只能在 上帝面前獻上感謝。感謝祂賜給我一位偉大的母親(被選第一屆模範母親)。不久許長老在衛生試驗所謀得一個職位總算稍微能修安定,但收入無幾,孩子又小,又不健康仍得四處為看生活而奔波,白天上班(下午),晚上替人開藥方配藥也開過藥房推銷藥品,雖然在這期間嚐到許許多多的辛酸苦辣,自己常病,身弱,但只要能做的盡力去做。其間和平教會成立我們就在那裡參加聚會,受到莊丁昌牧師及師母在靈性上的栽培受益不淺,兄弟姊妹同心協力為首 神的事工而服事我也一面在教會盡我所能服事 上帝,一方面在事業上極力的奮鬥。慢慢地在 上帝的引導與祝福下事業有了進展,雖然仍常遇到挫折與打擊,但並不因此而灰心,因為確信 上帝在前面為我預備了一條道路,讓我通過,保羅說「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羅馬828

  「阿爸、父阿,在你凡事都能。」(可1436)上帝是一位無所不能的 上帝,在經過了許多的遭遇,讓我更相信,只要依靠 上帝全心全意事奉祂, 上帝必會成全,再大的困難, 上帝都會解決因為 上帝凡事都能,人只要對 上帝忠實謙卑到主前將一切憂慮交託祂,祂就會指引你的道路,箴言36說:「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

  約書亞帶領以色列百姓進入迦南地,並非一次就順利,他受到許多挫折、失敗,但管他年老時,回顧他的生涯作出如此堅定的信仰告白‥‥‥「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約書亞2415)今天我回顧過去的年日, 上帝的愛,一直跟繞著我,幫助我,在我困苦危難時祂總是牽著我跟我走過死蔭的幽谷,在我乏力疲倦時祂加給我力量。我深深地體會到 上帝的愛,我一生中離不開 上帝的愛, 上帝也不會離棄我,今後我不知還要走多長的路要遇到多少的苦難,但我會像約書亞一樣堅定的說「至於我和我家,我們一定事奉耶和華。」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