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語在我生命中的哀愁與美麗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陳惠世撰 《新使者雜誌》125期 2011年8月20日 p.60-62

以華語為主要溝通與書寫的人,可能難以理解以族群母語為思考與溝通者被壓迫的心情。在我以母語為根的心靈深處,那股壓制母語的勢力,曾對我造成極深的傷痕。但傷痕不再,因我以母語為榮為美。
學生互相監視不准說方言
我出生在以講母語為主流的六O時代,上小學以前,從不知世上還有他種語言。進入小學,一整天聽到人們唧唧咕咕,我開始慌亂。還好,我的班導林永大老師了解一年級新生的不明白,常會用母語跟同學解釋他在講什麼。可惜好景不常,在我注音符號還沒學好,林老師就生了重病,一病不起,離開人世。在資源不足的鄉下小學,我一年級裡,連續換了好幾位代課老師。那時候,學校正如火如荼的推行「國語」,為了配合政策,校內禁止「說方言」,代課老師只管講他的華語,不管學生到底聽不聽得懂。我因為沒聽過華話,還沒學會拼注音,更不識國字,所以,上課往往只是跟著同學唸歌詩。好笑的是,我可以把國語歌詩唸得倒背如流,卻仍不識一個字。考試的時候,看不懂試卷上的題目,只知道括號是給人寫答案的地方,所以,看到括號就亂填,選擇題寫上OOXX;是非題,隨性填它123。本來還驕傲的自以為作答速度快,誰知卻抱回一堆鴨蛋!
當年學校「國語」政策推行得很徹底,徹底到人人可以當「使敗」(Spy)。誰不小心講母語,就遭使敗的檢舉,脖子上掛著「我要說國語���的�����子,成為當天學生最大的羞辱。為了灌輸「說國語」是一種「榮譽」,學校設計了「榮譽券」。一開始每人發幾張,一說母語遭到使敗檢舉,榮譽券就被沒收。檢舉的使敗可以�����榮譽券,積滿一定數量的榮譽券可以到福利社兌換健素糖或「哈哈袋」(一種橡膠小錢包,只要用拇指和食指往袋口左右向內一按,袋子就會哈哈的開口對人嘲笑)。榮譽券萬一被沒收光了,��開始罰錢。
「匪諜常在你身邊!」以致人心惶惶。小學時代,我的華話講不好,只要一開口,母語就會不小心溜出來。在學校,即使跟好朋友講話,講完也會�����把冷汗自問:「抵才我是講台語抑是講國語?」為了萬一,索性就當自閉兒,在學校,盡量不出聲。
教會裡的母語天使
還好,除了充滿使敗的小學,我還有另一個學校--我��母會(嘉義中會的新港教會)。對我而言,國小充滿了使敗,我的母會充滿了天使。國小禁止說方言,���會鼓勵講母語,並且還教白話字。
教會每年舉辦夏季學校,不論期間長短,每天都有「白話字」。白話字按程度分級,從字母到拼音,再從拼音到聲調。最高級是「聖經班」,能到這一班,是父母與孩子的無上光榮。次高級班是「聖詩班」,能到這一班,程度也還算不錯。
教會為學生設計學籍卡,記錄學生之白話字程度。每年開學第一天,就按照學生去年最後一次的級別分班,若是新生,就從字母班開始。第一堂課會先測試去年的程度,退步了,當場拿著學籍卡降級;進步了,馬上就升級。所以,白話字課堂之間,總會看到學生拿著學籍卡,或憂或喜的穿梭。認真的學生可以在一個暑假連升好幾級,沒興趣又不認真的學生,有時會在上課搞失蹤,跑到附近市場閒蕩。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主日學校長很了解學生,常會在白話字上課時段去「逛菜市場」,帶回自願迷失的羊。在嚴格校長和有愛心的主日學老師教導下,新港教會造就出不少白話字精英。
可惜白話字的風光歲月,隨著青年學子的外流,及「國語」政策對母語的持續壓制,而逐漸黯淡。年輕一代被洗腦到認為講母語沒水準;唯一休閒娛樂的電視媒體清一色是華話節目;限定時段播出的台語連續劇,總上演著悲劇,好像講母語的人,註定一生要悲慘!
年輕一代受到學校教育和媒體的綁架,開始拒絕白話字,認為白話字是那些沒受過學校正規教育的LKK族群的專屬。教會開始為了要不要繼續傳統的白話字教學起了爭論,最後,白話字從必修變選修。在那風聲鶴戾的年代,教會優良傳統的白話字教育,從此被外來的華話寒流強烈地吹襲到進入不知何時醒轉的冬眠。
懂白話字也是識字
直到如今,母語依舊被邊緣化,白話字也不受尊重。近年前,教會有位八十幾歲的老姐妹拿著白話字聖詩跟著松年唱歌,唱完後,她用哀歎的口氣說:「阮查某子定定笑我沒讀冊,呣bat字擱兼無衛生!」我心裡想:「哪有女兒這樣取笑自己的母親?」我就說:「妳雖然無去學校讀過冊,呣拘妳哪會呣bat字?妳看,妳手theh–teh-ê這本聖詩,內底攏嘛是字,白話字嘛是字!!」然後我又說:「另工,恁查某子若擱笑妳呣bat字,妳就ka伊講:『我哪會呣bat字,我bat ABC,擱有法度將ABC直接翻台語!』」
受過學校教育的人不識白話字,卻嘲笑沒受過學校教育而懂得白話字的人不識字,這是件很可笑的事!但這情況也顯示以華話為主要溝通與書寫語言的趨勢,正不斷地繼續侵蝕著原本資產豐富的母語,就連原本以保留母語為優良傳統的長老教會目前也瀕臨母語資源的破產。往往,主日一個多小時的台語敬拜完,華話馬上跑出來。
想拯救母語,我們至少需要回復以母語為主要的交談語言。我相信,冬眠了的母語種子,正以她特有的強韌生命力等待著甦醒。這個時代講母語,沒人敢再叫你掛狗牌,也不用擔心旁邊有使敗。美麗的母語種子等待著播種在柔軟的好土。每個新生代,是一畦柔軟的好土。當母語種子播種在新生代柔軟的好土,母語生機便會重現,並在這一世代開花結果,孕育出另一個美麗的母語新世代!
在家庭中盡量使用母語
讓我們從語言使用習慣開始改變,以母語跟呀呀學語的小孩對談,就是在最柔軟的好土裡播下母語的種子。語言不是天生遺傳,語言需要學習,學習需要環境。孩子生活的每個情境都是母語的最佳學習環境。孩子小時候,用母語哄他吃飯、睡覺,用母語誇獎、讚美他。常常使用母語跟孩子正向交談,孩子就具有母語的美麗內涵。
今天要改善族群母語的困境,除了爭取學校母語教育資源的平均分配之外,每個台灣族群若能身負母語傳承的使命,我們就能以族群母語為榮,發現族群母語之美。在漫漫人生中,當華語挾帶「國語」威權,強行取代我的母語後,我的文化記憶受了傷,我的母語辭彙飄散了去,但生命總是不斷尋找出口,母語種子也是!當我啟動母語的交談風氣,我也喚醒了我的族群文化記憶,所有看似飄散的辭彙,也不斷的重新凝聚!身為台灣人,我以台語當我的族群母語為榮;為了傳承族群文化的智慧,我以我的族群母語為美!
家裡的小孩,是母語鬆軟的好土,我們需要好好的把握。也許起初不習慣或聽不懂,但堅持下去,情況一定會改觀。教會若盡可能啟動白話字教學,把講母語當一回事,台灣新生代就有更好的母語環境,而蘊藏在母語裡面的族群文化智慧也會重新展現光輝!
要扼殺一個族群,就從斷了他的母語著手;要拯救一個族群,就從挽救族群母語開始。挽救母語,不能靠別人,只能靠自己。這時代,我們都身負族群母語的使命,為了族群母語的美麗光輝,讓我們盡情放膽的開口講母語吧!!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