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愛的陳慧如牧師再見了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賴淑珠撰 《台灣教會公報》 3382期 2016年12 月19-25 日 p.11。 陳慧如牧師(故蘇慶輝牧師娘) 於2016年11月24日晚上安息主懷,享年86歲。 

為了要和敬愛的陳慧如牧師說一聲「再見」!一早7點半就出門,有車來就坐,卻欲速不達。從內湖搭上222號公車,繞了台北市一大圈,下車後,還走了約10分鐘才到城中教會,幸好沒遲到,但已經錯過了練唱慰詩的八點半。
在告別禮拜中,主理石清州牧師說到陳牧師的為人客氣、有禮、常常肯定人、給別人鼓勵,聽到這裡我幾乎要哭出來,繼而抑制不住感動的淚水直流,她與我相差17歲,微不足道的我,深深感受到她真實的為人。
話說從前:我們是不同年代的人,那我又是如何認識陳牧師呢?是認識於退休牧者聯誼會上。以前聽過他們的名字,但是沒見過面,也不認識。幾年前有一次退休牧者聯誼會在總會,坐在我對面的人就是蘇慶輝牧師。我有眼不識泰山,還問他尊姓大名,而且問他牧師娘怎麼沒來?他除了自我介紹,還告訴我,他的牧師娘就是陳慧如牧師,去主理日語教會聚會。
就這樣我們開始相識了,在牧者退休聯誼會,蘇牧師送我他集結成冊的手稿,在他生病的時候,去馬偕醫院探望過他,當然,他的告別禮拜,我也沒有缺席。但是,不同時代的人,真的沒有太多機會在一起。然而,最令我感動的事是,陳牧師每當在《台灣教會公報》或《傳福通訊》看到我的文章,就會打電話給我,稱讚我並鼓勵我要努力的寫作,而且還叮嚀我要將文章集結成冊。這些豈止令我感動而已,我真的不敢當啊!
有一年全國退休牧者聯誼會年會,她由大女兒陪同參加了,我幸運的在那年的徵文比賽得了優等,也拿到獎金3000元。我把它當成紅包,轉送給她,當作感謝她對我的鼓勵,但是她很客氣婉拒了。
最近一次,她又打來電話,我很高興的跟她說,為了感謝她,要請她吃飯,她說她也要請我。我們約在她來馬偕醫院拿藥之際,在醫院旁巷子內的日本料理店一起用餐,當天她讓我請客了。但離開的時候,她另叫了兩份壽司,讓我們帶一份回家作晚餐,所以,她也請了我們。
不久之前,從葉豐盛牧師的E-mail得知她生病住院一段時間(那時我在國外,不知道也沒去看她,讓我難過好久。)由E-mail得知的時候,她已經出院回家療養,葉牧師描述她很瘦很瘦,剩下30幾公斤,還傳她的照片,看了心好疼好疼,急著要去看她。撥了電話,聽到她仍然有力的聲音,放心不少,說明要去看她,她不肯,要我們為她禱告就好。我回說:「我沒有看到您,會睡不著覺。」她才答應,且要我們在住家大樓的大廳會客室見面。本來就嬌小的她,如今更纖細瘦弱了,看到非常非常瘦弱的她,心裡疼惜不已卻不敢表達,只靜靜的注視著她那蒼白消瘦的臉龐。才話家常一會兒,她就要請我們吃晚飯,就在斜對面的餐廳,陳牧師的堅定語氣,讓人無法婉拒。
陳牧師雖然瘦弱,但意志力堅強,仍堅持走路前往餐廳,我們慢慢的移動步伐,中間休息一會兒,再往前行,在那裡用餐,她只吃了兩口,其實是陪我們用餐。回程一樣小心翼翼的慢慢來,在轉角便利商店稍加停留,紀牧師在那為她祝福禱告,然後走回住家大樓。她真是位客氣又有禮的長輩啊!
人生在世能萍水相逢相知,都是因為神的愛,我有幸認識這麼愛我的前輩,且受到她對我關心鼓勵,他們夫婦都是我敬重的牧師,而且,我對女牧師有著特別的尊敬,陳牧師是位關心後輩的好牧者。她打過數次電話給我,每次都讓我感動得說不出話來。她的第一句話,就是說看到我寫的文章,很喜歡且鼓勵我要繼續努力寫作等話題。雖然自知還很淺薄,但我一定會努力不懈的寫,在文字禾場上筆耕,才不辜負前輩的關愛,也是在上帝面前盡本分。
如今,她已經息了世上勞苦重擔返回天家,接受上帝所賜永生的福樂,在不捨追思懷念中,仍為她感到歡喜快樂,她已經功成身退,只等待再見之日了。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