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慧如牧師與新店教會的淵源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文見於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新店教會網站、人物介紹牧長篇。

文末註:本文部分內容摘錄自《一位女性傳道者的生命史—以陳慧如牧師為例》,廖惠如台灣神學院道學碩士論文[見 陳慧如牧師生命史]


我的爺爺還沒有受洗之前,叔公就已經是基督徒了,他們那一房出了許多牧師,陳宇全是我叔公的曾孫子,要叫我姑姑。另外我的二伯母是女傳道 —李素,年輕時跟著宋尚節博士,去廈門讀神學、當女傳道。印象最深刻的是,二伯母常叫我們讀詩篇與箴言,並且強調箴言說:「若要有智慧,就要敬畏耶和華上帝,敬畏上帝是智慧的開端。」聖誕節時,二伯母就在主日學教我們活動、做茶具等。

爸爸(陳坤頂)畢業於長榮中學後,出國去日本學醫,在日本雖然沒有去禮拜,但仍持續閱讀聖經。回來在溪洲開業沒多久,[於1943年1月25日]就因肺病過世了。過世時,抽屜裡擺著聖經,雖然他沒有去教會,但是他信上帝,因此墓碑寫著基督徒陳坤頂。

外公外婆有三個兒子五個女兒,五個女兒全都嫁到未信主的家庭,但是到最後,都帶領他們成為基督徒。我外公外婆可能是南部宣教師那個時代聽見道理的,當時外公聽見宣教師說:『上帝創造天與地,就要敬拜獨一的真神。』認為『那就要敬拜那個獨一的真神,不能拜偶像』,就這樣受洗成為基督徒,之後就帶子女以及媳婦去教會。

媽媽(廖玉錦)是西螺人,還沒結婚時就來台北讀書,就讀於台北帝國大學醫學院的助產士學校(現在的台大護理系),畢業後回西螺開業4年,直到22歲結婚。她對我們的信仰很嚴格,不但要求我們上主日學,也要我們參加大人的禮拜,坐在媽媽旁邊,雖然聽不懂牧師講的話,但還是乖乖的聽,直到禮拜結束,而且這不只是早上而已,早上禮拜、下午禮拜、主日學都參加;主日學那時候有幼稚班,比較大一點之後,小學就有白�����字、羅馬字班,而中餐有時候就在教會吃。姊姊早上做禮拜,下午就不太想去,媽媽就說:�����,每個人都要去���」另外,在家裡晚上常要做禮拜,吟詩、讀聖經、禱告。後來我三姊那一房出了十幾個牧師,其中一個女婿就是現在的(總會)總幹事—張德謙。

除媽媽以外,主日學老師郭錦鳳�����老對我的影響很大,她是幼稚班的老師 ,很有信仰又很熱心;本身是醫生娘,又和我媽媽一樣是助產士。她很會教禱告,教我們禱告的時候手怎樣擺,而且要靜靜的。後來我去日本牧��,她還專程寄一塊布寫的祝詞給我們。

田中小學畢業後,[1945年8月]我來台北就讀第三高女(���在的中山女高 ),開始讀英文,我喜歡一面讀聖經、一面讀英文�������如讀一節聖經,就同時讀羅馬字、日語、北京話和英文,用四種���言來讀同一節經文。禮拜天上午我�����加雙連教會的台語禮拜,下午就去參加濟南教會的國語禮拜,之後再參加YMCA 的 Vesper service (夕陽���拜 )英文禮拜,所以一個星期日做三次禮拜。

我讀神學院的原因,是想更認識聖經的內容以及待人處事,因為聖經裡面都是教導人要如何生活,如何做一個基督徒;所以動機並不���想當牧師,在台上教導人,因為知道自己沒有膽量。 神學院畢業後,[1955年8月]受派在花蓮一年,與美南宣教師一起服事,後來回來赤峰街教會的學生中心二年,[1958年8月起在]樹林教會牧會一年,新店教會牧會一年,1960年(4月)去東京神學大學留學。 在樹林教會的時候,剛好新店教會鄭連德牧師要出國再進修,有一次來找我說:「妳可不可以來新店教會幫我牧會?一年後,就會回來。」鄭連德牧師是我在學生時代於雙連教會做禮拜時認識的,他那時是神學生,在雙連教會實習,所以我在樹林教會一年後,就派去新店教會。

在新店教會(1959.09~1960.04)必須站講台,每個禮拜都要準備三篇講章,包括星期日早上、家庭禮拜、禱告會,那時感覺站講台是一個重擔、一個責任,沒有讀書、沒有努力是不行的,所以越學習就感覺越老練,剛開始很沒有膽量,越訓練就越穩,越講話臉就越不會紅了,尤其長執們也很幫助,感覺進步很快。樹林教會的牧會經驗也大大幫助我在新店教會牧會,經驗的累積讓我越來越知道如何講道、如何準備講章,如何適應兄弟姊妹們的需要。不過那時並沒有許多時間去探訪會友,只有需要時,或是什麼人生病,或是家庭禮拜時才會去探訪。在新店教會舉辦聖誕節慶祝會時,我很掛慮不知如何來準備相關事宜,但是一到時候,一切都很完備,使我感到在主裡的團結合一的可貴和其重要性。

新店教會牧會時,已和蘇慶輝牧師訂婚,知道他小時候在這裡做過禮拜,上過主日學,感覺很親切,長執們都很自動,也很活潑,團隊精神很好,印象最深刻的是李龍輝長老,記得他住台北,但常回新店參加聚會;還有很會司琴的許妙子,她自稱都是向蘇楊謙美長老學的。

如今回顧牧會的生活充滿喜、怒、哀、樂,也有生、老、病、死的事,讓我體會到一個傳道人、一個殉道者,在受召的時候,同時就要有獻身—完全奉獻的心腸,並 且信靠、順服,甘願受苦。就像保羅說的:「我們不只得到生命,也要為主耶穌基督來受苦。」受苦之後,當然就有受死,但是更要緊的不是死、而是復活!是要種子落土,然後結果實比較重要。結果實更多、讓人得到永遠的生命,就像耶穌一樣,祂雖然犧牲,但是重要的是要讓人因死而得到生命。

今年2月15日 回新店參加許阿老長老、許陳罔市長老娘文教基金感恩禮拜,看到了許多昔日的同工,也仔細參觀了各樓層,以及展出的字畫,特別感到新店教會進步很多,人才濟濟,我不禁為教會裡的信仰先輩們感到欣慰與驕傲,他們的付出與耕耘,就像種子落土,如今植根、開枝、散葉、結果,展現教會新的活力與新貌。我在報章上看過呂秉衡牧師的文章,感覺他是一位謙沖學者,又是一位藝術家;而且也發現牧師娘(吳佩玲)是我中山女高的學妹,李子貴長老娘也是,我們戲稱可以召開同學會,感覺非常親切,新店教會給我許多美好的回憶,聽說這次獻堂還有負債未還清,相信在上帝的帶領下,一定可以早日解決,祝福新店教會能在新的設備與環境下,更蒙上帝恩典,發揮功能,傳播更多的福音。


後記:

陳慧如牧師在1963年終止日本的學業,回國與蘇慶輝牧師結婚,由陳溪圳牧師於雙連教會主理證婚。婚後隨即偕同夫婿赴花蓮美崙教會牧會。協助孫理蓮女士於花連一帶的事工,於花蓮芥菜種會機構、學校、職業學校、保姆學校、護理學校服務,任主任職務。

1967年至1979年與蘇慶輝牧師牧會於台北城中教會,為期 12 年。並且在這期間所擔任宣教師人事委員會(常委)、台神董事會書記、台神校友會長、台北中會女宣部(副部長)以及代部長、北中教育部主日學組長、台神夜間部講師、女神院講師、ACWC 代表(出國參加會議等)。

1979封牧後,同時設立為海外宣教師,與蘇慶輝牧師赴日於日本基督教團東京台灣教會杉並區南荻窪牧會。其間參與西支區各項活動:西支區牧師會、牧師夫人會、婦女會、宣教師會、ACWC、NCC;學校部份:P.T.A(小學家長會)、惠泉會委員(中、高、大家長會)。另外受邀於日本的教會以及惠泉女學園中學、高校(國中、高中)之母親節以及特別聚會的講道。另外於1982年受邀回國擔任女宣六十週年慶祝活動的巡迴培靈講員。

1988至1995年與蘇慶輝牧師赴美國,先後於芝加哥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洛杉磯,美國長老教會好牧者教會牧會,並開拓洛杉磯南柑縣彌和長老教會。

1995至1998年於日本基督教團千葉基督教會牧會後退休回台灣。回國後與蘇慶輝牧師在北中泰山基督長老教會牧會。2002年開始借用光啟高中校內視聽教室,開拓活泉基督教會,同時為光啟高中教職員、學生、鄰居傳福音服務至今。另外於2006年至2008年9月擔任全國長老教會退休傳教師夫婦聯誼會會長。

大女兒蘇忻愛曾任台灣高速鐵路股份有限公司英、日、台、華語翻譯,二女兒蘇怜愛任美國德州達拉斯Baylor Healthcare System醫院院牧,獲Supervisor資格[參見蘇怜愛:院牧的成長]。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