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猷:一雙運動鞋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胡文池撰 「一雙運動鞋」《憶往事看神能》19977 (新增訂版) 人光出版社 p.39-43

按:王大猷長老(1873-1960),長老娘陳細柳(陳其祥長老之),後妻嫌。


他不是猶大,貪財自私,他是大猷;他對自己節儉樸實,對上帝慷慨大方。

    我在大甲牧會期間(1941-1947),王大猷長老每逢禮拜天,很早就來到禮拜堂。他雖穿著不值錢的黑色粗布衣服,卻整齊清潔,看得出來是一位樸實、敬虔的老信徒。他的腳上穿著運動鞋,卻沒有穿襪子。這雙運動鞋與眾不同,並不是因為它是當時的名牌「華盛頓鞋」,有美國總統的大名,而是這雙鞋深藏著王長老偉大的信仰及其克己的作為和動人的故事。

   70年前,工業尚未發達,人人都是整天赤腳不穿鞋。只有極少數富人、孔門弟子、書房老師才穿得起一雙布鞋。從前的布鞋,上面使用好看的布料,男人用黑色,女人用彩色的綢緞。鞋底是用數十層粗布,用人工一針一針、密密地縫成一塊硬硬、厚厚的鞋底。這種花了很長的人工時間製成的鞋,不但價錢貴得驚人,而且不實用,雨天不能穿,易髒又易破。

    跋涉遠路的商人,因為它經不起冬夏的冷熱,以及腳底磨損的痛苦,只好買一雙便宜的稻草鞋來穿。

    大猷長老是大甲地方有名的大地主,也是自耕農,他雖然富有,即是一位性情溫和、勤勞、節儉的人。他常說:「大富由天,小富由勤儉。」以他的經濟富有來說,不只一雙、十雙、甚至百雙千雙鞋,他也買得起,奈因他節儉,謙卑的天性,加上他是一般人看為下等的農人,非士紳顯官,那埵麥x量,也不敢向老祖宗借膽,在平時也穿起布鞋來。

  工業發達以後,橡皮製品紛紛出現,橡皮(台灣人叫它樹乳)做的運動鞋也應運而生,而且借用美國總統華盛頓的大名為商標。這種鞋是鞋類的大改革,不但價錢便宜,而且美觀大方,十分受歡迎,一般人叫它「華盛頓鞋」。

一、華盛頓鞋的美談

    一向節儉的王長老,經不起家人的慫恿,下定決心,也順著流行買來一雙華盛頓鞋,感到無比欣喜。誰也不曾想到,他買這雙鞋,並非為了享受,或者提高身份,而是為了敬拜上帝之用。所以除非禮拜天不敢穿它。而且由甲南農舍步行到大甲,他也捨不得坐火車,徒步大約一小時的路,途中必須行經新開墾的溪底石頭路,他都是赤腳,快到街市時才洗腳穿起運動鞋。內人笑著對他說:「王長老啊!你的運動鞋為什麼提著捨不得穿呢?」王長老說:「牧師娘,這個您就不知道,溪底石頭凹凸不平,鞋子容易壞,自我出生,造物主就賜給我這雙最自然、最真實的『皮鞋』,永遠穿不壞,運動鞋穿破總是要花錢呀!

  1934年,大甲實施市區計劃,舊禮拜堂必須拆除。有一天牧師探訪王長老談起這件事,王長老十分瞭解會友都是貧困者,無力負擔重建新堂的經費,就答應獨自奉獻一間新禮拜堂。因此出售良田一甲多,全數奉獻為建堂之用,並且天天帶他的次子王守信到工地監工。第二年,完成了一座全島獨一無二的五層鐘塔禮拜堂,他把這座神聖獨特的新堂獻給了他所崇敬的神。

  19354月,離大甲不遠的墩仔腳發生驚天動地的大地震,墩仔腳禮拜堂全毀,附近的教會也都嚴重的損壞,其他的民房損失更慘重,惟獨大甲禮拜堂保全完整,一時被稱為奇蹟,大家異口同聲讚美主!

二、菜脯就是他的高麗參

  王大猷長老性情溫柔,身體強壯,忠厚寡言,但有時候也很幽默。有一次,我問他:

  「王長老身體這樣好,雖然年紀也不少,還能在田地工作,不知有否吃高麗參?或者吃什麼補藥來補身體沒有?

  「嘿嘿! 什麼補!」他笑著說「只有自己做的菜脯啦! 什麼補!

   王長老每禮拜比其他會友早到教會,中餐不到飯店吃飯菜,都是自己帶飯包來吃。他每次都躲到無人的地方,獨自享受午餐,不喜歡人家看他吃飯。有一次某會友經過他身邊,順便偷看他所吃的飯,才發現他果然只是吃白飯配菜脯(即蘿葡干)

  王長老在家也喜歡吃菜脯,有一次他的媳婦也證實說:「家人在桌上享受魚肉,他卻獨自在牆邊吃菜脯,他就是這樣節儉的人。」

  雖然王長老不注重自己的衣食,上帝還是特別祝福他,賜他長壽,享受他一生快樂的信仰生活87年:而善終歸回天堂。上帝也祝福王長老子孫,他的二個兒子就是王守勇和王守信。王守勇是眾人皆知有名的牧師,畢業於日本同志社神學院及同志社大學,是當時牧師中最高學業、最有名氣的牧師。

  順便一提---一件最奇怪的事,就是王牧師一連生了8位千金後才得1公子。相反地,守信一連生了8位公子後才得1女兒。

  上帝啊!「你的作為奇妙非凡。」(詩篇一三九:14)

三、另外的美談

  王大猷長老自幼研習漢文,初在馬鳴埔經商,到壯年時才轉業為農,所以他雖是農民,不像當時一般農民是個文盲。他因老實、寬大;待人接物不與他人斤斤計較,使得外人以為他可以欺負,傳有口頭語說,「我們去吃豆油膏」(音通大猷哥)

  他做事謹慎不馬虎。初次到禮拜堂聽道時,數個月不敢飲用教會的茶水。因為聽信謠言。以為教會的茶水是由信徒的「心肝粉」泡成,會迷惑人。後來逐漸悟道才決心信主,終身當長老。他曾開設實費醫院,救濟貧苦患者,發揚基督博愛精神。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