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坤塗醫師和妻子顏雅幸

 
[archives/pc/leftbar/pc-toplist.htm]
吳淑梅 撰 原題『一位美麗賢德的婦人和她的良人── 紀念顏雅幸女士』 《太平洋時報》 2013年 9月5 日 。廖顏雅幸, 2013年5月5日去世,享年76歲。(廖坤塗醫師於2016年11月27日在紐約去世,享年83歲) 

廖坤塗醫師和妻子顏雅幸 Grace 是St Louis 台灣長老教會資深的長老。尤其是雅幸姊,她在7年裡持續不斷接受BSF(Bible study fellowship)的培訓後,就一直認真熱心地在教會教導主日學,在家中辦查經班。雖年過70但外表仍然保持娟秀高雅,個性溫柔婉約。
但不幸在2007年夏天她發現乳癌。雖經治癒,2年後又轉移成骨癌,2011年又擴散到腦部。雅幸姊忍受病魔侵蝕和治療的疼痛嘔吐,她仍堅持上教會、歡笑吟詩歌頌上帝。在她身體舒服時則賣力烹煮食物,冰凍冷藏以備在她化療電療時夫婿仍能享用她的愛心美食。在她掉光頭髮後卻圍上漂亮頭巾,仍然爭取機會和婦女會朋友結伴出逰,享受生命,不因疾病纏身而消沈自憐。她在多年病痛煎熬中,仍然不減當年堅毅勇敢,依舊待人週到有禮,樂觀仁厚,在她身上看到了她對上帝全然的交託和順服。
廖醫師長久獨自照顧陪伴,日以繼夜從未有疏忽怨言。他們兩人如影隨形心靈相繫,堪稱人間仙侶。有一次去他們家中探望雅幸姊,見她十分疲憊地斜臥沙發並示意需要如厠。廖醫師抱起她瘦小的身軀直奔廁所,她則心痛地喊道:Kon Do (廖醫師的日本名字)會摔倒、會跋倒……廖醫師則奮力地回答道:沒關係!沒關係!就像我們年輕的時候一樣,握緊我的脖子,我來抱著妳!雖然他倆一個年過八旬,一個病入膏肓,但是他們依然相親相愛,容忍體諒。我看到上帝圍繞在他們中間;因為上帝,他們有著綿延不斷的愛、有堅強不挫的信心,有平安溫柔的期望。所有親友都稱讚他是個難得的好丈夫。但廖醫師卻謙虛地表示太太由年輕起多年盡心照顧他的生活起居,當雅幸姊身患重病,他理應回報愛護她。如此的美好風範和鶼鰈情深真是令人感動和值得學習。望著80歲的廖醫師抱著76歲的雅幸姊,這是一幅多麼美麗感人的畫面!
雅幸姊為人謙遜仁慈,熱心公益,秉持上帝的愛,效法耶穌犧牲精神;雅幸寧可委屈自己,處處關懷幫助別人。幾年前有位台灣政治受害人的太太,在寒冷的冬天來到北美到處奔波,衣不避寒。雅幸見之馬上將身上僅有的外套脫下贈送給她,而自己忍受風寒。她對社團同鄉更是熱心奉獻,做事不落人後。故人人敬愛她,視她為完美基督徒的好榜樣。
她對人處處包容鼓勵,行善卻不欲人知,時常愛心贊助主內弟兄姊妹和同郷朋友。有一年全教會100多人的感恩節聚餐就在他們家中舉行。她一個人準備多日餵飽全教會的人。她和廖醫師知道社青學生口袋羞澀,無法参加教會retreat特會,主動捐出2,000美金讓有心追求上帝話語的青年人都能有機會如願。甚至在她病危時雅幸姊要廖醫師加倍捐款幫助我的兒子 Chris 追求拍攝電影的夢想。今年5月5日雅幸姊在主日早晨安祥地蒙主榮召,追思禮拜中超過200人参加。箴言說:「才德的女子很多,惟獨妳超過一切。艷麗是虛假的,美麗是虛浮的。惟敬畏耶和華的婦女必得稱讚。」 雅幸姊享年76,一生敬主愛人,是賢妻亦是良母,更是上帝眼中賢德的婦人。
廖醫師憶起小時候赤腳在雨中跑步上學,窮苦認真向學。童真調皮自製捕鳥器,尖樹枝頂頭綁上跳動的蟋蟀;小鳥貪食蟋蟀卻中計被繩套頸。他又回憶年少家貧,又逢戰後,到虎尾鎮上看眼疾口袋中卻只有幾塊錢。所幸雅幸姊母親,顏眼科醫生娘顏駱寶珠,不但不拿刮除沙眼的費用,反而偷偷藏錢在藥包內的美事。原先以為這位醫生娘弄錯,回診時他要把錢還給她,卻得知是顏醫生娘特意要鼓勵這位努力傑出的年輕人上學買書用。顏醫生娘常常做這種善舉幫助虎尾郷下地方窮困的人家,又怕病人推辭,於是就默不作聲偷偷塞錢在病人的藥袋裡。沒想到15年後這位善心的醫生娘竟成為自己的丈母娘。和雅幸姊訂婚4年後才結婚,也因為當年在服兵役時結婚而被記一小過。但喜獲佳人,受罰倒也甘心。台大醫學院外科畢業,執業數年後赴美改讀病理科。他兢兢業業比別人更努力研究個案。不嫌解剖屍體做同事嫌棄的事……卻是少拿薪資,被人排擠。但因真才實學,診斷正確,所以最終贏得重用和尊敬。
在生病前雅幸姊交代廖醫師她最喜愛的粉紅色洋裝擺放的位置。她要求廖醫師不要比她早走,否則她會承受不了。廖醫師提及火化屍體當天,看著雅幸姊身著粉紅色洋裝,細緻的皮膚配上淡淡的妝,精巧的五官襯著微微的笑容,是如此美麗賢淑的妻子呀!當他被催促按下點火的按鈕,一陣燄火轟然一聲,他結髮53 年的愛妻就從此不見了。在那一煞那間他不禁失聲痛哭……是的,死者已矣,生者情何以堪!早走的是福氣;未亡人必須分外堅強、順服上帝的安排,並且也為了先走的心愛的人好好活下去。
廖醫師在喪偶巨痛之後,一邊整修房子準備上市,一面也很努力振作自己,欣然接受教會弟兄姊妹和朋友兒女的關愛。有傷悲但卻沒有自憐;雖落寞但努力修復調整內心。他面對人生苦難的回應,印證了如此虔誠忠良的基督徒的美好信仰〜榮耀上帝!他在長女(Angela)力邀下決定在7月中搬到New York 州的Albany 和他們同住,同時也離二女兒不遠。大家都十分不捨但也替他高興,能夠和兒女團圓,安享晚年。
他們倆在St Louis 住了44年,為人行事都非常受朋友敬重。送別廖醫師的晚宴中有人贈詩,有人送畫,有人稱讚他是人格者(有深厚修養的紳士); 更有年長的醫生兼作家的朱真一醫師一言不發走到廖醫師面前深深一鞠躬,此舉勝過千言萬語。廖醫師平時沈默安靜、謙遜低調。他以誠懇正直、寬宏愛心贏得所有朋友最高的敬意。
我曾問及他是否抱怨上帝沒有垂聽禱告,沒有醫治雅幸姊?他以為神的道路高過人的道路,上帝接走雅幸姊一定會替自己好好照顧她。而且雅幸姊希望比廖醫師早走以免自己承受不住喪夫之痛,而 如今雅幸姊早走正合她的心願。所以他對上帝只有感恩沒有抱怨。至於他在一開始確實是六神無主柔腸寸斷。但是他相信慈悲的神必定會救他脫離泥淖苦海,幫助他能繼續活下去。所以他全心依靠著上帝,努力堅強地過每一天。上帝果然派來許多天使邀他吃飯,郊遊,聊天,看球賽以舒解失去伴侶的寂寞孤單。也送來教會年輕人幫助他搬家,清理諸多粗重的事務。如今他逐漸恢復平安寧靜的心也盼望著和子孫團聚。
箴言22:4説: 敬畏耶和華心存謙卑,就得富有、尊榮、生命得賞賜。這正是廖醫師夫婦最佳的寫照!因為上帝賞賜了他如此一位美麗賢德的妻子,上帝也賞賜雅幸姊這位謙和深愛她的良人!我相信他倆將來必在天堂見面!
補記 ;廖坤塗醫師1933生於台灣雲林縣二崙鄕,從省立嘉義中學畢業,即考入台大醫學院醫科,1958年畢業當了一年半馬祖高登島唯一的醫官(預備軍官役),再到台大醫院外科當3年住院醫師,1963年6月來美,先習外科,再改做病理。1969年來St. Louis,先在Washington University之病理科就職,2年後决定離開Academic Medicine,參加該地病理及實驗診斷的Group Practice。早於1969年就考過了American Board of Pathology。他為人謙恭敦厚,行醫認真傑出,是位極受敬重的病理學醫師。
廖坤塗醫師和妻子顏雅幸同為聖路易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長老,夫妻熱心上帝事工,教導聖經真理,益人榮神。夫婦育二女一男。
廖坤塗和顏雅幸夫婦白手起家,辛勤努力栽培二女一男。夫妻鶼鰈情深,家庭和樂、兒女事業有成。他們並投身社區服務,提拔青年後進。廖坤塗醫師留給許多親戚朋友、共事同鄉、教會弟兄姊妹,無限的懷念和美好的典範。  

 

[archives/pc/leftbar/top.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