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愛國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郭維租撰 曹永洋譯 《玉蘭莊通訊》127期 2010年10月15日。見日文原文


為人,愛自己出生成長的故鄉和國家是自然之情。愛它的自然、人民、文化和歷史。而實際上這大多是受到外力的威脅壓迫 而被觸發的。日本的明治維新、中國的國民革命和抗日戰爭等,是近世的著明案例。

然而,從自衛開始的愛國運動,事實上往往取富國強兵的形式,並且一旦達成一定的目標,通常就往外邊擴張。「國防的第一線」不斷地前進,正義的自衛在不知不 覺之間,變質成為貪婪的侵略,而自己一點都没有發覺!真可怕!

我在台灣出生長大,年輕時作為華裔日籍的人,體驗激動的十五年戰爭(西元1931年~1945年),關於國家民族的問題嘗盡辛酸。然而慈愛的上帝憐憫我, 在戰時的東京念大學時,經恩師矢內原先生啓示十字架的福音。鱗片從我眼中掉落,發覺天上來的真理-上帝是公義又慈愛。我心充滿了重生的感謝和喜樂。戰後又 能蒙高橋三郎先生繼續教導長達四十多年,真是感謝上帝,也感謝恩師。

在此要敍述我小小的經驗和感恩,作為諸位的參考。我出生於1922年,是日本統治台灣五十年的一半稍過一點。多年的經營漸漸結果,社會一般情勢相當安定, 就決定讓台灣的孩子也有進學的機會。我的兩所母校就在這一年成立,就是台北二中(台北有四間中學)和台北高校。

一、台北高等學校

這是台灣唯一的高校,高等科三年,各學年 有文甲、文乙、理甲、理乙的四班,各班40名。台灣學生一年佔四分之一,40名,大約一半家中希望就讀醫科的理乙。這樣,理乙就是日台學生各一半,問題就 多了。

日人「愛國心」強,被「非常時(戰時)」的狂浪翻弄,無心於功課,熱中柔道或橄欖 球,上課時疲勞打盹。而台灣人善用難得的機會,熱心功課,從優秀的各科教授處學習良多。日本同學就批評台灣學生不愛國,利己主義,而自任為國士,威風凜凜。顯然一班兩制,怎麼辦?

我們很困惑,到底日本是怎麼了,台灣青年該怎麼辦?但無論如何,首先要充分了解日本,為此進內地的大學,最好是首都的東京帝大。然而我的家庭經濟又只是小康,留日的事夢想都不敢。想不到,轉機來了!上一級的江萬煊在1941年暑假回台,力勸我們幾個功課不錯的朋友去考東大。他說只要有上進的心,只要省著點用,經濟不是問題。回家商量結果,父母很了解,勉強同意,要緊縮家計讓我去拼一拼。好高興,趕緊準備應考。年底發生太平洋戰爭,但當初海運還順利,翌年初到東京。幸好考上東大,四\4月初進入醫學部就讀。

二、東大醫學部

好高興,到底是天下俊秀雲集的東大,班上的氣象跟台高截然不同!一片好學上進,有教養,並在談話中透露對時勢具有 一定見識的模樣。

想不到的事又發生,1943年新年過後不久,和矢內原先生邂逅,蒙他指引信主重生,更在3月春假回鄉途中,所乘坐的高千穗丸被魚雷擊沈,九死一生。就在太平洋受洗。上帝以奇蹟救我,是一生難忘的宏恩。回家休養一個多月後,再回東大繼續學醫,並跟矢內原先生學習信仰。

1944年,三年級,戰況一直惡化,東京糧荒加重,大家半餓著肚子。當時我們分成10名左右的小組,輪流在各科實習。指導的H助教授,下課後請我們到府上吃 馬鈴薯,大家好高興。老師和師母溫馨招待我們,一片和樂。老師說:「不要客氣,吃吧!吃吧!大家輕鬆一下!人世間難免種種麻煩事,其實基本上很簡單。就像 這樣,大家不分彼此,像一家人,同甘共苦」。真是善良天真的好老師!然而他好像說溜了一句:「萬一有些人,和眾人唱反調,那就不得已,只有修理!」

我聽了,不知怎麼搞的,也說溜了一句:「老師,那也要仔細看情況吧!例如強盜侵入民家遇到抵抗,到底怎麼樣?反抗的不對嗎?」糟了,怎麼會突然說出這種話!這不是顯然把日本比喻成強盜嗎?怎麼辦?我心慌了!所幸我們的好老師,他不慌不忙說:「不必想到那麼極端的特例吧!我只是說說一般論點而已,並無他意」。我才放心,再看看大家的臉色,使我驚訝,大家都好像没什麼事。如果在台灣,必定不會這樣就過關!並且半世紀之後,在畢業50週年的紀念會上,我說起當時「失言」,感謝大家寛大包容。然而,竟有好幾人說,並没有印象我說了什麼不合事宜��話���在困難的家境中,勉強東渡念東大,真值得了,感謝上帝!

三、級友M���

同班上又在同一小組有位M 兄,曾去滿洲念「建國大學」但又回國, 念一高、東大,��很愛國,有一天叫我去「說教(教訓)」:

「你是台灣出身,對天皇陛下怎麼��待���」

「身為國民,當然尊敬他為國家的元首」

「雖然是標準答案,但是���冰冰,一點感情都没有!我們天皇,是天孫降臨以來,威權光被天下萬邦的君王!手握著神權!��

「看來你是基督信徒。到底是天皇偉大,還是基督偉大?」

「我是��督徒。你所問的,人和神怎麼比較?根本不能比較?」

「什麼?你說天皇���人,不是神,那是大大的不敬!」

「什麼?你說天皇不是人(人非人),那才是最大的不敬!」

「算了!算了!你這個人玩弄理論倒是在行,但是思想真不行!你的老師 到底是誰?從哪裏學來那樣的思想?」

「矢內原先生。他才是真正的愛國者。」

「噢,是他!到底是那麼壞,不合日本國體的思想!先前在一場講演會,他說日本的前途要看是否順服上帝的公義行動而定,我就起立反駁,那是外國思想,不合我國。我國有無與倫比的國體,前途必定光明無量!」

真没辦法!那麼迷信日本神國論,無可救藥了!但是作為同班同學,他還不錯,他勸我要多小心。

「我們是同學,我不會去告密檢舉你,但是你要知道事情的嚴重!這些話是不能亂講的,到處都有特高密探,好危險噢!千萬要小心,以免遭殺身之禍!」

他還老實,戰後在校友會月刊登文,表明從前的不明受騙,深感沮喪失望。我看了就寄封信去安慰,卻没回音。大概是覺得不好意思,無臉見人吧!欺騙愚弄這些「忠良」「老實」百姓的那些誤導者,罪過真大!

四、結語

愛自己國家也要遵守公義和平的基本道理,愛國不是利己主義的擴張。矢內原先生曾說:「人家說要棄小我就大我,真可怕。小我已經厲害,大我怎麼行?問題是義,不是利。大家一味追求利會怎麼樣?那不是禽獸的世界嗎?」個人間有道義,國家間也是一樣。要彼此尊重,共存共榮。弱肉強食,自然淘汱是禽獸之道,不是人間之道。

內村先生說過:「我為日本,日本為世界,世界為基督,而一切為上帝。」我們也要說:「我為台灣,為中華民族,為世界人類,世界為基督,而一切為上帝。」我相信,這才是真正的愛國。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