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金田講 生命中的逗點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高金田講 「生命中的逗點」《台灣教會公報》 2865期 2007年1月22-28日。 撰者為台灣神學院教授,講於2007年1月9日退休感恩禮拜。 

人生如同一篇文章;在這文章裡只有一個起點和句點,而在起點和句點之間有許許多多的逗點,反射著人生中各形各樣的色彩……。這些叫人歡樂高歌或陷入悲泣啼哭的際遇,並不是人生的句點,而是人生論說文中的一連串逗點。
一則笑話說,西方人有四段人生;頭一段很喜歡聽聖誕老人的故事;第二段不喜歡聽聖誕老人的故事;第三段扮演聖誕老人;第四段看起來就像聖誕老人。東方人則有三段人生;第一段需要睡午覺,但不肯去睡;第二段需要睡午覺,但沒有時間睡;第三段需要睡午覺,但睡不著。
不管是三段或四段,普遍的心態會把人生看為人在世間的一趟旅途。不過,處於以思想、文字和語言為主要傳媒的經歷中,我要說人生如同一篇文章;在這文章裡只有一個起點和句點,而在起點和句點之間有許許多多的逗點,反射著人生中各形各樣的色彩:有清明、有暗淡;有陰冷、有炎熱;有歡呼、有哀哭;有平安、有緊張;有成功、有失敗;有健壯、有病痛的各種現象。這些叫人歡樂高歌或陷入悲泣啼哭的際遇,並不是人生的句點,而是人生論說文中的一連串逗點。
我們的人生論說文之起點和句點,並不由我們的自由手筆決定;因為我們所能做且應做的是,在論說和敘述的起點與句點間,運用我們的心思和理智,於各形各樣的逗點,把它們做適當的、順序的、關連的、展前的和向上的連接,使這些逗點朝著心目中,理想中和上主意旨的語詞去伸展。此乃生命寶典聖經所啟示,主囑咐我們去著筆書寫的人生論說文。不管文脈中的逗點是歡欣的歌頌詩或悲泣的哀痛語,生命主宰者指引且推動我們,應以盼望的文辭接續下去,亦即,我們於人生旅程中的逗點,應本著信心的勇氣,繼續提筆創作。這是天上的文耕導師自古而來經由先知、使徒和歷代聖徒在我們得意或失意中所朗誦的鼓舞詩:「我心愛的兒女們,人生道途中的逗點不是句點,你(妳)們當朝往那成全的景界去落筆論作。」這是生命書所傳佈「勇敢往前」的樂章。
約翰福音書21章15~17節,主耶穌向彼得質問三次同樣的問題:「你愛我嗎?」彼得三次同樣回答:「主啊,我愛。」為什麼很乾脆的耶穌竟重複地問?有釋經者說,彼得曾三次否認主,所以,主就三次檢驗他。我要跳出這種三對三的邏輯解說,而要立足於實存和過程的角度來思考;在三問中,即在一問和二問、二問和三問間;甚至三問之後是存在著逗點,而不是句點。這不是指經文字句的結構,卻是指主心目中對人生不同處境的關懷。三表明多數情況和時機,我們不必把它固定於三的數目。主是從多樣的可能情況和多樣的可能過程去想像,要確知彼得的心懷意念。所以,主的問題乃是針對人生論文中多樣的逗點所發出的檢驗與推動聲。
「你愛我勝過這些嗎?」到底勝過什麼?有兩個可能的答案:勝過其他人對主的愛,或勝過對其他人和其他物的愛。學者沒有絕對確定是哪一個。不管如何,問題的焦點是:主期盼獲知彼得於不同的人生逗點所存的心態和意願。第二次和第三次的問,是以更簡短的話表達;我們可從三個角度來沉思主的問與彼得的答之人生啟示。
1.自我參與
在我們人生實存中,特別在實存角色轉變的逗點處,主的問題:「你愛我嗎?」是對我們的意志與表現的挑戰。「我」是基督;基督本身曾說:「我是真理、道路、生命」。當彼得告白:「主啊,我愛?」,表明他決意要活出基督所彰顯的真理,要走主所走的路,要建構主所肯定的生命。
上帝意旨我們踏實地存活於現世,希望我們積極參與在邁向新天新地的奮發過程中。在這過程中,基督徒的人生就應追逐且具體地活現主顯示的真理。到底主彰顯了什麼真理?傳統上,我們會說,真理即道成肉身。沒錯;不過,我要處於實存的過程中說:「真理是自我參與、身心力行的人生。」主耶穌的人生向我們啟示,上帝期盼人走向祂旨意中的道路,祂不是處於發號施令的第三者,卻自我參與在人類的行列中,陪伴人朝著指望中的境界去投入付出。「你愛我勝過這些嗎?」是對我們的自我參與和身心力行的檢驗。
這個檢驗常常會在我們的人生逗點上發生。因為人在生活變遷、角色更動,尤其高升的時機,往往會淪落於「唯我為是」和「唯我獨尊」的危險中;顯著的例子是政客的嘴舌,當他們當選後的表現,常背叛他們競選時的大口號和大抗議。對那些掌權者,主的問題是:「你有自我參與、身心力行嗎?」因為,真理是「自我參與、身心力行」的實存。
2.「但是」和「依然」的時機
我們的人生不都接續在「因此」、「所以」(therefore)那種有通順、有邏輯、有合理的逗點上;卻有許多的逗點出現在我們的挫折、受阻、意外和突變的遭遇中。換言之,在我們的人生旅程中,有逗點是點在「但是」、「不過」或「依然」(Nevertheless, but)的情境與過程中。雖然我們都渴望走在合情、合理和合法的「因此」和「所以」的道途上;然而,無可迴避的,有時我們會碰到「不過」和「但是」的路段。
「你愛我嗎?」「我」意表基督所表現陪伴人同行的慈祥、憐憫、同甘共苦的腳步。祂不僅在「因此」和「所以」那類歡欣、光彩和心安的道路與人同行,更是我們在失落、哀哭、喪氣,甚或背叛中的安慰者和開導者。誠如巴特(Karl Barth)指出:「上帝不以自然的『因此』對待暗夜中的人,卻以神蹟性的『但是』和『依然』接納他們。」透過祂在「但是」和「依然」的逗點上所彰顯之說服的愛,讓失落的有起身再走的時機。
「主啊,我愛?」乃告白我們要在人生論文的寫作中,不僅要有「因此」、「所以」的邏輯關聯,更要效法主點出「但是」或「依然」的逗點,使我們的人生詞句朝向創意造新的文脈去發展。
3.發揮擁有的資源
從「真理」和「道路」的角度回答「你愛我嗎」後,我們要從「生命」的立場思考主意旨我們如何將逗點接下去。
主說,祂是生命,信祂的人必出死入生。什麼是「出死入生」?並非長生不老,卻是在實存過程中,把握生命,肯定生命,使生命的價值散發於展前和向上運作的時空中。於此時空中,可能會面臨不測的災禍;主安慰我們且激勵說:「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是你們要勇敢,我已經勝過了世界!」(約翰福音16章33節)祂要我們勇敢面對實況,本著信往前行。
去年10月8日我和內人遭遇車禍,被救護車送到馬偕醫院治療五天;這是我第五次車禍。我們是綠燈時走在人行道上被一部車衝撞。它使我回想到第二次車禍後朋友的一句話;那時我在普林斯頓神學院修讀神學碩士課,我告訴那朋友:「兩年內遭遇兩次車禍,我不想再開車了。」朋友說,走路確實比較安全,但也沒有百分之百的安全。這話正預言了我們這次的災禍。
這次災難再次提醒我,更催促我,應把握身上五個餅和兩條魚的資源,讓自己擁有的才能在此時此地(Here and Now)的逗點上去發揮功能,因為人生句點有可能在突如其來的際遇出現。
我屆齡退休,這是我人生中許多逗點的一個較顯著的逗點;不過它還是個逗點而非句點。在這逗點處我必須再次慎重地思考主的問題:「你愛我勝過這些嗎?」
圖片來源:www.crossmap.com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