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思雅醫師 創設 TARSA 的心路歷程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葉思雅撰 台美人宗教研習會2010年刊 錄自該會網站(http://aomds.com)


TARSA 是 “台美人宗教研習會 (Taiwanese American Religious Study Association)” 的簡稱,2009年10月29日在大洛杉磯台灣會館成立,加入台灣會館成為永久社團會員,從去年11月開始每月第二禮拜四下午在台灣會館舉行研習會。第一年度在今(2010)年6月圓滿結束,受到很多鄉親的鼓勵和支持。

有些鄉親問我為什麼要創設宗教社團?

因為很多人認為宗教是抽象的問題,對學自然科學的人是不容易暸解的,大多數跟從家庭的傳統信教,很少思考宗教的真義 。可是當我們年紀增加,看到有些親朋逐漸往生,難免開始思考今世與來世的種種問題,再加上歷史上記載由宗教所引起的戰爭和恐怖行為對人類危害太大,難免使我們更想探考宗教真正的意義。

創設 TARSA 是我多年來個人對宗教體驗所產生的成品,所以介紹創設 TARSA的心路歷程,也要從我個人一段一段的人生經驗 (Personal Vignettes) 來敘述。

我出生在一般台灣中等家庭,相信佛教與道教合併的台灣民間宗教。記得小時候叔父去世,請“師公”來誦經拜佛,當時根本不知誦經拜佛的意義,只跟隨着師公 拜。上大學以後第一次去教堂,由於我喜愛唱歌,參加 YMCA 聖樂團與教會的聖歌隊,才開始接觸基督教。當時有二位牧師對我影響很大,一位是加拿大的宣教師明有德牧師 (Rev. Hugh MacMillan),我參加了他主辦的 YMCA George Williams Fellowship (名字採自英國 YMCA 創設人 Sir George Williams)。另一位是台灣著名又有幽默感的張逢昌牧師。他們二位信仰很開放,主張基督徒要用基督的“愛”和“寬容”為中心。我決心成為基督徒,受明牧師洗禮,後來與張牧師的千金信惠結婚。

我從小對其他宗教暸解有限,偶爾聽到一些基督徒批評其他宗教的壞話,稱非基督徒為“世俗人”。有一次岳父為了和天主教合辦聯合禮拜,受了一些保守基督徒的毀謗,我開始對那些基督徒的態度與行為發生疑問。1959年“八七水災”我參加 台大藥物採集隊被困在阿里山上,因為鐵路被洪水沖掉了。正好旅社隔壁房間有二位西班牙來的神父,我們開始聊天,他們說基督教和天主教是同一宗教,他鼓勵我們比較兩教的聖經,內容幾乎相同,因為大家都敬拜同一位上帝。後來在賓州Allentown Hospital 聘了一位回教徒的婦科癌症專家,我們成為好朋友,開始交談我們所信宗教的教義,才明白回教並不是暴力的宗教,他們主張和平,相愛行善。

1967年來美國進修,當時由於英文不太習慣,所以找台語的團契或教會做禮拜。 1969年搬來洛杉磯之後,與一些同鄉基督徒組成用台語敬拜的教會。當時我們決定加入美國長老教會,因為他們的組織堅固,思想開通。當我們洛杉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簡稱 FPCLA)被太平洋中會接受為正式會員時,我被選為第一任長老。

1974年我們搬到賓州,開始在美國人的長老教會禮拜,從牧師聽到的信息都是要尊照耶穌的教訓大家相愛,互相包容。可是我們也看到一些保守���督徒做出相反的行為��聽到一般人對基督徒反感的看法:他們認為基督徒自私,自大,��狂,自認為是上帝的選民,天堂是他們專有,不信的人都要下地獄;小 Bush 對伊拉克宣戰時在公衆面前說這是再度“十字軍東征 (Crusade)”,祈禱上帝保佑他們消滅惡魔王國 (Evil Empire)。我們也聽到一些牧師發願要把全中國人��改成基督徒!這種行為完全違背耶穌給我們 “相愛”“寬容”的教訓,深深�����到那些基督徒所作所為使別人跌倒,沒有資格代表真正基督教的真義!

2005年我們搬回加州,由於退休後比較有時間,開始看一些與宗教有��的書籍。 第一本對我影響最大的是暢消小說 “Da Vinci Code.”這本小說的故���不真實,可是讀了這本書之後,引起我對聖經來源的好奇����,開始探討研究有關聖經著和歷史背景的書籍,沒想到聖經是一本非常複雜的書�������容並不是歷史的事實記載,更不能說一句一字都是上帝的話,因為聖經裡面不同書本上記載同一事件���不同的說法。

另一本對我啟發很大的書是北卡大學宗教系主任 Bart D. Erhman 教授的著作 “Jesus, Interrupted.” Ehrman 教授是現今新約時期希臘文的權威。他出生於保守的基督教家庭,從小對聖經發生興趣,一心一意想當傳道師,從學生時代就會背念全本新約聖經。他到芝加哥最保守的 Moody Institute 和 Wheaton College (名佈道家 Billy Graham 就學的神學院) 進修,後來為了進一步學習新約時期希臘 文,就讀 Princeton 神學院。到了 Princeton 後對聖經的觀念完全改變,他發現新約聖經原來的版本已經遺失,當時沒有印刷技術,現存的每一本都是抄寫的,難免有錯誤發生,有時抄寫者加上自己的意見,所以現在所找到的幾百部抄本沒有二本內容完全相同的。記載耶穌生平的四福音書是耶穌死後40年至70年後才寫的,大部分資料是靠口傳的,那些作者不認識耶穌也沒有親身看過耶穌。所以聖經只能說是第一世紀基督徒的信仰告白,不能當作歷史文獻。

美國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Institute of Medicine 於2008年出版了一本對科學,演化論和創世論的宣告文件 “Science, Evolution, and Creationism,”澄清一般人對演化論的錯誤觀念,因為很多保守的基督徒只相信聖經所描寫的創世論,甚至有人在報章上公開寫文章毀謗演化論,說現在有很少人相信達爾文的演化論,因為演化論只是假設的推論而已。這一本由全世界最有權威的科學家所發表的文章說:“生物演化的證據在科學上不斷的有新的證據出現”,他們在這本書刊載醫學上,生物學上,農業上和工業上演化的事實根據。他們也報導美國長老會(PCUSA) ,美國猶太教 Central Conference of Rabbis 和天主教教宗等已經當衆聲明演化論和教徒的信仰沒有衝突。聖經上所描寫的創世論只是表達信徒的信仰,並不是科學,所以“創世論”不應該包括在科學教科書裡面。

對我暸解聖經最有幫助的一本書是台籍系統神學博士林天民教授寫的“宗教與現代人生”,商務印書館發行。林教授出生在高雄市的基督徒家庭,台大哲學系畢業後來美進修,在耶魯大學得到神學碩士,波士頓大學得到系統神學博士學位,後來一直在美國的大學教宗教學和哲學三十多年。退休後回台在真理大學和台灣神學院當客座教授。這一本書是表達他多年來對宗教的研究和觀點,寫給神學生和對宗教有興趣的人當參考書。他很清楚的告訴我們相信宗教不要盲從,要用理性來幫助我們的信仰。他在書上舉出很多例子,解釋聖經作者寫作的歷史和時代背景,要我們放棄字面上的解釋,進一步去尋求作者當時對宗教信仰的告白,這觀念頓時給我對聖經很多疑問得到解答。他進一步說二十一世紀是各宗教互相對話的時代,這樣做才能促進世界和平。

五年前搬回南加州時,決定回去 FPCLA 禮拜。當時教會沒有專任牧師,會友大 家同心合力維持教會各方面事工。我被選為“長青會 (Evergreen Fellowship)”會 長。長青會是退修會友的團契,由於大家比較有休閒時間,決定每禮拜四聚會一 次。我們決定聚會的節目不限制於基督教或聖經範圍,因為大家相信世界萬物都是上帝所創造的,加上大家求知心越老越強,所以每次聚會都安排各種不同的主題,結果大家踴躍參加支持,出席人數逐漸增加。當時我發現林天民教授搬來南加州,就立刻登門拜訪,邀請他來講課,他一下就答應了。他每個月來一次,對我們講解世界五大宗教的基本教義和形成的歷史背景。大多數會員對他講課有興趣,所以每次林教授來講課,來參會的人數至少增加三分之一,可是少數保守的基督徒認為林教授的講課對他(她)們狹窄的信仰有威脅,所以開始無理取鬧,盡量找機會來阻擋。

2008年有幾位保守基督徒被選為小會員(長老),加上新來的牧師有基要派 (Fundamentalist) 的狹窄保守觀念,所以不久在教會週報上宣佈荒繆的“五大基要真理 (Five Fundamental Truths)”,強迫會員相信,否則把他們當異端(Heresy) 看待。我們長青團契感到無形的威脅,知道我們創設長青團契活動的黃金時期可能會被迫中斷,所以我們設計了團契的咖啡杯,上面印着團契的基本宗旨:堅信,相愛,寬容,互助,求知,保健。我們將咖啡杯發給團契和教會會員,也送給來長青團契講課的外賓作紀念。

當時長青團契幾次向牧師與小會解釋,說林教授是來團契做學術上的講課,並不是來傳教,而且他的講課對團契會員的信仰有幫助,甚至有一位會員聽過林教授講課後決定受洗。可是牧師與小會完全不採納,於2009年8月向全教會發表最後決議書,控告林天民教授的信仰是“異端”,超出他們寬容的範圍之外,並下令教會不准再請林教授來講課!我們長青團契接到決議書後,本來計劃向美國長老會太平洋中會提出抗議,因為牧師與小會決議的理由違反了美國長老教會的憲章。可是為了顧全教會的將來,我們含淚接受。為了抗議牧師與小會的違法決議,會長,副會長和全部委員集體辭職,而且宣佈解散三年半辛苦建立的長青團契活動節目。這是在美台灣人教會史上最羞恥的一件事!

從這件事我們深深體會到在美國的台灣人教會的根本問題。在過去幾年內,林天民教授在南加州影響了不少思想開放的基督徒,加上我們從醫療義診認識了一些經常做義工的佛教徒,覺得有需要創立一個社團,大家來研究討論暸解各種宗教, TARSA 於2009年10月29日在台灣會館正式成立,由林天民教授,黃哲陽醫師, 黃友成先生和我為開創人 。研習會的宗旨是提倡大家對其他宗教有開放性的暸解,並且促進不同宗教之間的對話和學習。研習會並不是在創設另一種宗教,也不是在會裡傳教,更不准許用惡語批評別的宗教。在這信念之下 TARSA 終於產生了。

我們開始徵集創始會員,每人捐款$100,沒想到消息一傳出,就有將近20人參加,後來又有人陸續參加,現在會員已超過35人。研習會每月一次,於第二禮拜四下午在台灣會館舉行,從二點開始,先由林天民教授來介紹最近發生的重要宗教消息,然後有一個半鐘頭的主題演講,最後有一小時讓聽衆發問,研習會於五點結束。第一次研習會在去年11月12日舉行,從回教開始, 因為“九一一事件”以後,全世界很多人對回教有很深的誤解。第一次研習會就有39人參加。以後每次參加人數至少有25人,最多有54人 (平均每次參加人數38)。

開始二次研習會由林教授介紹回教,然後請 San Gabriel 市清真寺的 Imam Nisar Hai 來進一步講解,也回答聽衆對回教很多的疑問,聽完之後大家才明暸“九一一事件”是回教極端份子所做,並不能代表全回教,正如二次大戰希特勒慘無人道大屠殺是極端基督徒的行為,不能歸罪於基督教。接着我們研討佛教,因為佛教與台灣民間宗教有關係,很多人有興趣。林教授講了二課後,我們請二位客座教授���講課。第��位是 University of the West 的宗教學教授 Bruce Long 博士,他生長在美國南方保守基督徒家庭,就讀神學院得到博士學位,繼續研究其他宗教後改信佛教,經常坐禪修行。他的講題是 “Ethical Teachings of Buddha and Jesus.” 他說佛陀與耶穌主張慈悲與相愛 ,他們的教訓雖然表面上有些差異,可是最終目標是相同的 Compassion 。第二位講師是洛杉磯觀音禪寺的超定法師。他是台南人,少年出家修行,跟隨印順導師學習,主張佛教徒應該入世為人服務,他的講題是“人間佛教的現代意義”, 讓大家知道做一個佛教徒每天只誦經拜佛是不夠的,應該要入世為人服務。最後一課請 UCLA 宗教學教授 Reinhard Krauss 博士給大家介紹“Interfaith”的概念,講題是 “Interfaith Hospitality,”他主張每人要堅信自己的宗教,可是心裡要留一些空間容納其他的宗教。“Interfaith”是目前各大宗教領袖們所推行的活動,各宗教間應該互相對話,學習,合作,共同為世界和平來奮鬥。我們也很感謝黃哲陽醫師每次演講都用心寫筆記,給大家分享。

下年度從10月開始,將進入印度教和猶太教,也繼續研討“Interfaith”。除了林 教授介紹宗教大綱之外,我們將邀請專家來講課。由於成立 TARSA 受到很多鄉 親的支持與鼓勵,我們正式向政府申請成為免稅社團,可以正式向外慕款,將來可增加社團的活動。也計劃把黃醫師的筆記整理印成單行本,分發給創會會員和有興趣的同鄉。將來的計劃包括設立參考資料圖書館,及設立網站,供其他地區的鄉親觀看。我們也希望 TARSA 成為一個好謗樣,鼓勵其他地區的鄉親們創設類似的社團。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