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阿爹蔡培火(蔡淑皜)

思念阿爹蔡培火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蔡淑皜撰 「思念阿爹」是《蔡培火全集》的序文。全集是由張漢裕主編、張炎憲總編輯 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 2001年6月10日出版,共7冊。 蔡培火於1983年1月4日去世。撰者蔡淑皜是蔡培火之六女,其夫婿為賴淳彥教授。

阿爹,你離開我們已經有15年了。今夏淳彥與我去(舊金山)看二姊(蔡淑文,醫師),有機會聽到一些從前的事,而使我想起您
二姊說:「我小的時候,我們家裡常常很熱鬧,因有雙方的祖母與二個表弟(孤兒)都住在一起。阿爹叫祖母『阿娘』,叫外祖母『阿姆』。阿爹出外回來,一定與雙方祖母問好打招呼,很有禮貌」。
也說:「在黃昏時把已洗澡好的姈仔(蔡淑姈)和我,排在他的面前,他自己坐在小椅子,就教我們他自做的歌曲。他唱一句我們就跟著唱一句。雖然不懂詩意,但是看到他那充滿熱情而滿足的表情使我們一起高唱。」
二姊還記起,那個時期大姊已先去東京留學,她每次寫一封信回來,阿爹一定馬上給她回信,作為她很好的筆友。可惜那些信,大姊也已去世,我們都無法看到了。
阿娘去世(1937年)以後全家搬到東京。記得在柏木的那房子相當大,半夜上廁所時,你都陪我去。五個姊姊們是住在樓上,有時你就上樓看她們。她們為了要注意到你的腳步,就去買了一雙走路有聲音的拖鞋給你,免得你上來時都不知道。現在想起來,你在外雖那麼忙碌也一直都沒有忘掉我們。在柏木有一些時候,(侯)書德兄、(侯)書文兄、(高)俊明兄都在我們家,晚上吃飯大家坐在長桌子兩邊,而阿爹坐在上座。我們都先坐下來然後才去請你來,先禱告後才開始吃。有一天書文兄說,今天培火丈,開始禱告一定會講這一句,後來你來了,坐下就開始禱告,果然你說出那一句,使我們五個小孩,8歲到19歲的都忍不住笑出來,結果你很生氣,記得那晚大家空肚上床。
第二次大戰終戰的一、二年前,你為了中日和平謀事(這事我本人到最近讀父親的日記述才知道)要離開我們去上海,記得離開以前你常常與我們玩牌。有一天晚上天氣特別好,在高井戶的家前面,那時為備美軍空襲燈火管制暗黑黑的,可以看到滿天的星星,那時你教訴我們星星有不同光亮,有紅、有綠、有黃等顏色。在那時候世界上誰知道有一天,原子彈投下來而致結束戰爭。你平安到滬後與反戰同志田川大吉郎先生,帶講和使命往重慶的途中得到了日本戰敗、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消息。
戰爭結束次年,蒙上天保佑我們再有機會在台灣大家再回國。還不知世事的我,覺得時間過的很快,在你的旁邊過了自由快樂的少女時代。但到現在才知道當時對你來說是滿肚有苦說不出的黑暗時代,你為台灣要做的事往往未能實現。1956年訂婚,沒幾天後,你送我一本食譜,說能夠做好菜給先生也是很重要。有時叫我給你按摩時,你也教我一些婚後的心得等。
淳彥出國得博士後,我們都搬到美國定居。你一共來看我們三次,記得第二次來時你已是88歲。有一週末晚上,你忽然問我,週末幾點鐘起床,你就說怕太早起床叫醒大家,今天一大早醒來在床上等你們好久,直到背開始痛才起來。這讓我不意中笑出來了。再過3年,你來時,告訴我:「我長壽,上帝一定是要我繼續為台灣做事」。我回答:「我想上帝要你長壽,也要你有機會享受」,聽了這些話,你講你覺得很開心安慰。當淳彥說要抽閒帶你去遊玩,問要到什麼地方,你回答說:「凡是能增加我的知識的地方,那裡都可以」。等了一會兒你說去訪問你的親家公好了。旅程相當遠,我不會開車,一路都是淳彥開,快到,你也順口說辛苦,辛苦。那時,我還在上班,婉容在一家出版社做事,有一天你在家休息,傍晚我與婉容一道回家,我馬上去廚房準備晚飯,而婉容去在後園看書的祖父旁坐下也開始看書。不一會兒她就來到廚房,說要幫我忙,說:「阿公問我為什麼不去幫媽媽?」我回答,因為她常說不用,阿公就跟我說:「你媽媽是我的女兒,阿公會不甘心。‧‧‧‧‧‧」
你說你喜歡我們住的環境,房子也不大也不小,說我有福氣。當我們勸你住下去,不要回台灣時,你說:「台灣有那麼多艱苦人,我應要回去與他們一起,不能放摔他們」,這樣你就回去了。使我記起你在77歲,頭次來美國時作的那一首歌:志向決定 目標分明 腳步輕鬆 行!行行。你這樣的離開我們了。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