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道師洪化機的生命故事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洪叡郎根據自撰整理。洪牧師2019年7月1日函略云:阿公沒有轟轟烈烈的事蹟,只是覺得留下早期傳道人的生命中的一些點滴,也是可以讓人緬懷的足跡

祖先飄洋過海避難來台
洪育(又名:化機) 出生於明治三(1869)年間,月日不詳.出生地彰化縣花壇庄(古名:茄冬腳)120番地 。父親名有連,母親楊氏貴。至於祖公,因僅知道是來自福建泉州的南安。聽說祖公原以打棉被為業是空手過來台灣,也不知為何因由,或許是避難遠離故鄉橫渡黑水溝過來台灣的吧 !
父親有四兄弟,長男文帝,次男有連,三男三貫,四男仲川。早早就已經分家,兄弟各人無相顧。
老父體弱多病
育的故父有連身材消瘦,生內痔,心氣痛,於茄苳腳之大路邊擺攤子賣甘蔗節,賣土豆、碗稞....等度日,若遇連續下一個禮拜的雨,本錢就食了了。故母楊氏貴,亦因過度勞累罹患咳嗽疾絕症 ,她需忙著炊碗稞,所以無力照顧兒女。
故父有連生有三男:長男育,次男坤山,三男自幼夭折,獨生女兒名角子,一出生就給人領養。洪育出生之時是雙胞胎,育先出生活著,而第二胎出世即不幸夭折。育出世時卻像大粒菜頭之大如斯。
育的名字
育,是親堂叔有義給的名。育在八歲跟他讀書,他給育書名峻極是因為書中有云:發育萬物,峻極於天。後來到台南神學校就讀,被同窗友名為:遂生(是書之註腳) ,育者逐其生也 ! 此是大學中庸之句也。在神學校之窗友也有人稱:德昭,亦有時稱作德輝,或是養德;照窗友的意見是講:有修德、修養之意。
育的成長
八歲之時育入台灣公學校讀至十一歲父亡時。五歲至十歲之間,除讀書之外,亦有替父親看顧土豆攤。又遇嬸叔之心真硬,當育老父的米食了後亦無半斗相助,所以我的父親才會早死。在八月十一日老父死之時無錢可埋葬,幸得三叔墊出十餘元才得以埋葬。為此老母得為三叔煮飯,不料不到二年遇著米漲價,三叔限米給我母親煮,致母親終不得生活所以再嫁於白水坑水車頭,代價十二圓則被三叔收去。
育生性膽小,十一、二歲時,常常受着驚嚇。父亡後、情況頗為淒慘常常哭。育必須放養二隻牛,夜間十二點就要起來放草飼牛,就是乾稻草及煙蚊草。早起時四點鐘又起來,去竹叢邊或是空地拾豚屎。約五點去拾田螺,六點去挽菜回來,食飽就需去飼牛,到十二點。中午食飽不得午休,就要去割草,草曬乾可來攪牛屎可落田作肥,到日落晚時牽牛回來,接著又要拾田螺直到六、七時天暗才回到厝內食飯,這是自五月到九月的工作;十月至十二月晨起時若落霜雪,雖脫赤足亦需去挽菜,雙腳凍到麻麻紅紅 。如此的11至18歲,天未光到暗才得睡覺。最慘的事啊,育竟染患著三年久 "牛寒熱" (Malaliah)並無藥倘食,後來又留下後遺症,引起吓龜嗽,嗌赤酸... 。
在十五歲那年,有一次去飼牛之時,因為中午炎熱, 爬上林投樹欉去乘涼,因為腳踏的樹枝突然斷去,致人跌落趴在ㄧ樹幹上,撞著胸膛骨致胸膛骨凹進去,雖有卡好,可惜後來二三年久、一咳就會痛,導致後來十六歲青春期轉未過、致留落麻煩的後遺症。
十七歲時、因為四叔結婚,這事導致三叔與四叔不合常打架,這是家庭衰敗的兆頭 。到十八歲時,第四叔四嬸與三叔三嬸不時相爭,彼時育才看破,決心離家去彰化城做工。
絕望人生、逢主救恩
在失去父母那時,感覺人生真苦,很想要出家做吃齋人 (俗話說 :吃齋易承修難 )。 有一日在城隍廟口,育聽到有一個叫吳傳道的人叫作雞母仙的說,天上有一位咱未曾認識未曾拜過的神…,育問他這位神要怎樣拜,他說 :他並不欠缺世間的祭物,只要人存誠實的心敬畏他。吳雞母傳道所講的道理吸引了育,此後育每個禮拜都到拜堂外避佇窗外偷聽,如此經過幾個月日。有一次禮拜完了之後,吳傳道師出來將我請了進去,對那時起我接受了基督為我的救主,那時我二十四歲
獻己為主用、入台南大學
育25歲到台南讀中學,27歲才入大學(台南神學院前身)。三年畢業後被分發至坑口(二水),每個月薪資四丹,教導四十個學生,兩堂禮拜要講道。三十歲再去讀神學院讀一年。那年12月28日育與吳清和結婚。
分發教會之初,有甚多同窗友盼望育去他的教會牧養 ,因為在同窗們的心中育是個很會忍耐的人,中學二年到大學,育素來與人和而不喜與人相爭,向來都被視為好品行的人。自幼命名育,為發育之意,老師則給名化機,又號:遂生(同窗朋友較多呼此),又有同窗叫育:德昭,亦有稱養德,德輝。育自己不敢自高得意,育在學的考試乙等,論說為甲等。
展開侍奉生涯
一、善化教會
育三十一歲被傳道會派到苑裡街(善化)教會,從彰化搭輕便車(古時候在甘蔗及貨物的火車, 沒有車廂人在滑動軌的車床上),三日三夜才到善化。渾身骨頭痠痛異常,隔日去台南傳道會,下午走回來卻開始咳龜喘,而且每每晚上七點至九點咳龜喘。
當時善化教會的禮拜堂較為狹小,漸漸人數到五六十人就滿座。宿舍是原為牛骨厝,旁邊一條臭水溝,教會僅一條舊棉被沾到黑紅似若染人血,不得已也得使用。在善化傳道一年增添十餘個會友,初到此教會時僅三十餘信徒,後來遇到教會的女會友爭吵,因為本身也在當時患了咳龜喘,不堪發怒氣,為了方便一邊吃藥治療所以轉至醫館繼續服事主。
二、台南醫館(新樓)服事
台南醫館(新樓醫院前身)四年之久,育在此自覺成果豐碩,教導過許多患者學字母(羅馬拼音白話字),因而得福音的有一、二十人。這些人有來自遠至恆春半島,北有嘉義、麻豆、佳里等各地方,他們成做現時許多教會根基的第一代的種籽。
在醫館服事的期間,從上午八點禮拜三十分鐘,接著陪同醫生巡視病人,然後教患者白話字課直到中午十二點。中餐後幫患者寫信,下午就到市區尋訪過去的患者,提醒他們要來守禮拜,禮拜日再去太平境禮拜堂門口點數看有多少患者來參加禮拜,到暗時要向馬醫生報告有多少患者來參加禮拜,晚間八點要進入每間病房引導他們祈禱,然後才休睏。
在醫館服事期間,育的月薪是十一丹(那時一丹可買半斗米)。在育三十歲畢業時曾向宋牧師借二十五丹,又向善化教會借二十五丹,這些借貸都在我到醫館工作後還清了 ! 後來我向宋牧師要求轉換職場,竹仔腳教會不知哪裡聽說育要換單位,就二三十名聯名寄信,好像聘請牧師一樣,育就被派往東港竹仔腳教會。
三、竹仔腳教會
轉往竹仔腳教會後,育在竹仔腳受許多苦,首先是草厝著火至禮拜堂及家具都成灰燼 , 重建之後一直都沒有再買傢俱 , 竹仔腳教會很有錢,但是卻不肯再買傢俱。 育夫婦兩人加上兩子,教會每月給十二丹,後來再添一子加給一丹共十三丹,就不肯再加。
育在竹仔腳教會才兩年久,因為後來得罪福仔,所以福仔就托人寫信去台南傳道會告育三項罪名: 1. 無盡本分,2.拾田螺,3. 釣水蛙。 育在竹仔腳教會的事奉禮拜日下晝二點半禮拜也是順著他的意思,但是卻無幾個人。後來引領會眾唸十誡,直等到六十人都來才禮拜。育在講台上因為講一句:妳們這些姊妹要早一點來啊。禮拜之後,福仔在教堂外假好意的行大禮說 :先生,好好好 ! 過後就寫信去台南傳道會告狀說前述的三項罪名,告狀信也不署名只寫 : 長執同心。
甘為霖牧師收到信後與安醫生來查訪,甘牧師詢問是誰狀告先生的?各人都說不知,甘牧師又問福仔,福仔不敢承認,牧師就說那必是魔鬼寄的或是從天上掉下的? 牧師又問長執:各人當盡本分,先生禮拜日有無講道理 ? 大家說,有。牧師就說,洪先生有與恁做工豈不是。關於拾田螺事,育回答甘牧師有,在下午四五點帶孩子去拾田螺,共有兩次每次一斤多。至於釣魚之事,育也答以有。因為牽手有身孕,腳水腫,釣水蛙來燉蒜頭食能消水 ,所以就去東港之大路旁水溝釣兩次水蛙。
牧師問完,長執會結束之後對育講 : 不要緊,你盡你的本分,他們若不要你,我會換另外一個。甘牧師回去後,再請安醫生來查育賣藥之事,但事實並無。安醫生離去之前又將許多東西送給育,又說,安醫生、甘牧師是育的知己朋友。
四、左鎮教會牧會
在竹仔腳教會兩年後,我被派轉往左鎮教會服事,自此育的牽手與孩子搬至左鎮,往左鎮的一段路上必須請轎夫運送。
左鎮教會卓旺執事真情的與育成為知己之交,卓執事幫育設法伙食事,預備少許的碎米與鹽,後來碎米也食用盡了,只得竹子丁配鹹鰱魚,妻與子若食不下嚥就煮竹仔丁配飯度飽。
育看見左鎮教會禮拜日兩百多人參加禮拜心裡非常歡喜,因為那時候的教會大多只十數人禮拜而已 。在左鎮教會期間,身體雖然糧草較缺,但常常要去攀山越嶺巡訪會友、看山景,左鎮教會會友原本兩百七十餘戶,後來增加到三百餘戶 雖然育像苦力,牽手像山婆,此時我一家內共有六口,雖月薪僅十七丹,但是有時會友會帶來蔬菜或水果,在幽靜山林之間感覺內心擁有真正滿足與喜樂平安。
在左鎮牧會四年久,傳道會派育轉任他地,後來我將養的豬賣出有得款一百二十丹。離別時會友家家戶戶流淚不捨,離開之時家小坐轎,有的兄姊擲錢入轎,又有七八十人送行,由內山至平陽好幾里路外的的車站,育感觸,這敢是世間的榮光 ?
五、舊城教會牧會
鳳山舊城,禮拜堂在城外~北門埤子頭 這舊城名:興隆。這裡的人很愛互告,左營人又曾殺死首位的傳道人(莊清風傳道) 。
在那埵酗@庄叫廊後,那禮拜堂是向一位謝姓富翁租用的一座無人要住的古宅,正身三間不與育家人住,因為說要做禮拜堂,禮拜日要乘涼、睏宙。安排讓育一家去住那間樑低低門窗小小,蚊子實在真多又大隻的,大家在那夜遭蚊子咬,隔日即搬到正身,因為正身禮拜日午可以補眠。初日到午後,行旅仍未整亂糟糟,牽手欲煮粥時找不到鍋具用,後來在牧師軒看到地上一個乾淨的桶子,聞之並無異味,終於牽手用它煮出一鍋好美味的粥。到禮拜日,問一位姊妹說,因無鍋具找到牧師的一個大桶子,會不會是禮拜日煮給大家用的炊鍋啊?姊妹說,那不是炊鍋啦 ! 那是甘牧師的糞桶子, 啊 ! 聽了差點吐出來,後來幾位兄姊才去買炊具來。
育在此服事四年,牽手在左鎮教會期間的儲蓄,來此不到一年就花完 !
後來教會在如來園買厝及地建堂,有兩分八及五間厝,共兩百二十丹。
六、溪湖教會
兩個囝仔念公學校兩年多,就隨我們轉到台中區溪湖的教會。在那牧會四年,時當歐洲戰亂時,溪湖教會給我每月18丹。生第二女兒時,因為無錢為牽手作月內,決心辭職離開學做生意,時值四十九歲
退休之後
後來就回到花壇來,向李心煲仔借一百丹做生意,不到一年虧損,後來心煲仔以貨抵回。接著我也賣大舅大恩的藥、孩童玩具、新樓書房的書籍做文字事工。
最後任岩前教會牧會一年又轉至關子嶺教會牧會半年,停職回到烏日教會,寄居禮拜堂宿舍顧厝一段時間,等到兒子洪冬寶(台中民族路教會長老)於台中州開業後接回台中終老。
後記 (林恆道)
洪化機又名育,為雙胞胎,又叫遂生,福建泉州南安縣人(藍紅),生於明治三年(1869年,同治八年),卒於1939年。24歲時遇吳雞母傳道信主,25歲到台南讀中學,27歲入大學(台南神學院前身)。30歲(應該是1899年12月28日),娶妻吳清和女士。
牧養過二水教會,善化教會一年(卅 一歲),台南醫館(新樓醫院前身)四年,東港竹仔腳教會(兩年多),左鎮教會(四年),鳳山舊城,城名: 興隆四年 (在鳳山舊城外~北門埤子頭) ,溪湖教會牧會四年(戰亂中,四十九歲生二女兒珠愛,離開溪湖)。花壇教會,岩前教會牧會一年又轉至關子嶺教會牧會,不久停職回到烏日教會。
接觸過馬雅各醫師,宋忠堅牧師,甘為霖牧師,安醫師
知己友人;安醫生、甘牧師、左鎮教會的卓旺執事,
祖父洪天鄰年輕時不知何原因,為閃人....?, 於1860年左右,孤身冒險渡過黑水溝,來到台灣,查看歷史,洪秀全於1862年被滅,據史書記載洪秀全有子四人,名子第二字皆有一天字,這是巧中之巧,時間極為接近,名字又相關,不盡懷疑祖父洪天鄰與洪秀全有關。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